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机破星河 > 第二十六章 你比他们耀眼
    所有族人看着萨兰哭泣,他们羞愧的低下头。

    他们不敢忤逆神使大人的威严。

    更何况,他们本来就是神使大人的奴仆。

    是神使给了他们圣地……

    萨兰的父亲又不是第一个被神使杀死的人。

    这种事,他们作为成年人都可以接受。

    但对于小萨兰来说……

    真苦了她了。

    她的母亲,因为开矿时不慎坠下,半截身子都摔烂了,眼睛也看不见了。

    萨兰的家里全靠她的父亲撑起。

    两个成年人加上一个孩子的任务全都落在她父亲身上。

    那自然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

    真是苦命的孩子。

    唉。

    ……

    周围再次响起一片隐隐的悲叹声。

    崖顶之上的微风将悲叹声吹入沐凡耳中。

    他目光冰冷的缓缓扫视。

    原来这就是之前的悲叹声。

    他的左手垂在身侧,此刻死死捏紧。

    萨兰那无助、茫然、悲哀的哭声,一刀一刀扎进了他的心脏。

    死人,他见得太多了。

    但是……

    那一声“我却没有爸爸了”,直接让沐凡那颗冰冷的心脏重重收缩。

    他比萨兰幸运的多。

    起码他还有希望。

    而现在,那个未谋面的“神使”却扼杀了这个女孩全部的希望。

    “父亲他还能活过来吗?”

    那双希冀的目光注视中,列弗首领只感觉强劲的心脏这一刻疼的厉害。

    但他却只能安慰似的拍了拍对方头颅。

    “萨兰,老格里的灵魂会回归故土,你要继承他的意志。”

    听到这句话,萨兰那铜铃大的眼睛中忍不住的泪水流下,她用力抹掉,努力想止住抽噎,但却怎么也止不住。

    这不是她想要的答案。

    那些平常亲切的叔叔伯伯,为什么没有人替她的爸爸说一句话。

    这三年她一直认为生活很欢乐,她对返回故土有着无限的憧憬。

    她相信一定会过上幸福的生活。

    可是现在,她那美好的梦想全都破灭了。

    她感觉天塌下来了。

    远处有些站在岩石上的身影看到这一幕后,全都摇着头散开。

    被神使大人赐死,只能说不够幸运。

    他们接下来需要越发谨慎了。

    不交够矿石真的会死人……

    开始有人陆陆续续的散去……

    萨兰这个苦命的孩子,接下来要被迫成长了。

    他们也不能耽误太长时间。

    如果他们怠慢了挖矿工作,那么下一个死去的人可能就是自己。

    看到这一幕,沐凡的眼神越发冰冷。

    “让萨兰继承她父亲的意志,然后继续挖矿?如果挖不够,将来的某一天可能再次会像她父亲那样死去?”

    冰冷的话从崖边传来,每一个字都仿佛一击重锤狠狠敲在每人的心中。

    哭花了脸的萨兰抬起头,她看着缓缓走来的沐凡,嘴巴紧紧抿着,但是脸却压抑不住的在哭泣抽搐。

    沐凡看着瘫坐在地上的萨兰,一步一步缓缓走去。

    他的目光如凛冽的刀锋从每一名铁族人的面孔扫过。

    “你们作为萨兰的长辈,不在需要正义和力量时站出来,而在事后告诉她要继承死者的意志,继续为凶手效忠……真是开眼界了。”

    沐凡眼中带着嘲讽,缓缓摇头。

    这一瞬间每个人都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

    但是又有另一种羞怒在他们的心底腾起,铁族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外人评头论足了。

    更何况,这个人他们可以随时处死。

    “你个外人懂什么!”

    “我们族人的事情,轮不到你插嘴!”

    列弗骤然出声,他的脸色阴沉。

    那群本欲散开的铁族人,同时用愤怒的目光看着沐凡。

    他们十分讨厌这个外族人。

    如果不是看在萨兰的面上,现在他们肯定都会将钢锤抡过去了。

    这些人手中的兵器又全都取出。

    那直径超过半米的巨锤,长柄有手臂粗的钢斧……

    这些铁族人目光中此刻全部泛起敌视的目光,似乎沐凡再出言不逊或者向前一步,他们就会毫不留情的出手。

    然而沐凡却根本没有理会他们,仅仅是用平静的目光看向萨兰,缓缓的步伐没有半点停留。

    “萨兰,我问你,继续为凶手效忠,那是你的意愿么?”

    沐凡连续两次用“凶手”替代“神使”,已经快彻底激怒这群铁族人了。

    萨兰茫然的抬起头,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沐凡此刻的语气。

    沐凡确实说着忤逆族人的话语,但……

    却是此刻唯一为她说话的人!

    她哽咽着摇摇头。

    嘴巴紧紧抿着。

    她忘不了,哪怕她被神使杀死,她都忘不了此刻父亲死时的模样。

    这摧毁了她所有的幸福!

    “很好。你比这些人都要有骨气。”

    卑微不会磨灭骨子里不屈的印记,萨兰这个铁族的女孩,有原则,耿直。

    就在刚刚,对方毫无心机的帮助他。

    那么现在,很简单。

    这份人情可以还了。

    沐凡左手背到腰后,握住那冰冷的金属短棍,缓缓旋出……

    “萨兰!”

    首领列弗这一刻被彻底激怒了,“不要听他的蛊惑。”

    然而萨兰抱着自己父亲那乱糟糟的头发,眼神异常坚定的摇着头。

    她的爸爸不会再复生了。

    “蛊惑?”沐凡眼皮微微抬起,注视着列弗那饱经风霜的脸孔,“被洗脑的是你们这群愚昧的人。”

    “外人,从现在开始,你就是铁族的敌人!”

    列弗将地上的重剑拔出,狠狠向下一砸。

    咔!

    咔咔咔!

    一道闪电般的裂纹竟生生蔓延到沐凡脚下。

    沐凡低头看着这道漆黑裂纹,而后漠然抬头。

    “再迈出一步,我们会把你杀掉,奉献给祭坛!”

    哗啦啦,一片兵器拔出的声音同时响起。

    这一刻,人群后方那缕缕白烟当真如狼烟般直冲天际。

    萨兰将怀中抱着的父亲放下。

    起身看着沐凡,目光倔强,摇摇头。

    铁族的事情,她要自己解决。

    沐凡是个好人,不吃她,还为她说话。

    她不会伤害自己的朋友!

    杀掉?

    沐凡轻轻冷哼一声。

    他看着萨兰,语气平静:“你知道那个所谓神使的居住地,是么?”

    萨兰点点头,但立即又摇摇头。

    “你比他们,要耀眼的多。”

    沐凡看着身前那气势恐怖的人群,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一步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