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骑驴闯异世 > 第一百章 合作 景绣坊出事
    祁隆走到景初秀面前,仔细看看才知道,这个少年不仅仅是沉得住气,还长得一副好模样,若是要说,好一个陌上如玉,世上无双!

    祁隆盯着景初秀看了好一会,突然冒出一句话“我们合作吧。r?anw  en w?w?w?.?r?a?n?w?e?n?`o?r g?”叶十七顿时睁大眼睛,合作?和他师傅合作?景初秀抬头看向祁隆,一位精明的君王。“因为高家?”除此她真的想不到有什么地方能和皇室合作了,而昨天发生的事情这位应该是清楚的,祁隆的眼神犀利起来“有没有人说过你除了长的好之外还很聪明。”景初秀轻笑着“只是长得好吗?我还以为是长的非常好看。”驴六子在景夕空间自豪的哼了一下,那是,有我这么俊美的魔兽主人会长得差么?

    祁隆也想不到景初秀会对他的话开玩笑,眼中完全没有那种对于君王的敬畏。“朕倒是好奇了,哪家的那么有福气居然能有你这么出色的孩子。”景初秀脸色不变,“老景家的。”祁隆没有多问,手一挥,两把椅子就停在了景初秀和叶十七面前“坐吧,不用拘束。”景初秀心安理得的坐下,在她的观念里,你是君王又如何,亏待自己的事情她从来不做。

    叶十七就没有那么好的心性了,坐下以后就双手放平在大腿之上,紧张的头上都冒了冷汗,他也没有想到过跟着师傅出来就会碰上国主啊,那个传说中出来就带着千军万马做护卫的国主,今天居然能和国主坐在一起,真的好激动好紧张。

    景初秀看了叶十七一眼,这孩子要不要紧张成这样?祁隆坐在景初秀对面,“我想和你合作。”说的是我,不是朕。“是要合作什么?”祁隆看着景初秀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我希望你能娶了高家那位小姐。”“咣当!”叶十七手中的茶掉在了地上,他连忙要跪下的时候被景初秀定住了,祁隆示意让人来收拾,并没有怪罪叶十七的意思。

    这时候驴六子的蹄子不停的往脖子上捶打着,“景夕,给我拿点水,天眼水快点。”景夕看了它一眼,真是一只没用的驴,吃个灵果都能卡住脖子,它脖子白长那么大了?这事不怪驴六子,是祁隆说的话太劲爆了,驴六子接过了天眼水,大喝了几口,终于把灵果给顺下去了,不然就真的成了世上第一头吃东西噎死的驴了。

    驴六子想到祁隆说的话,给祁隆那个老头吃一蹄子的心都有了。君大魔头走的时候可是特意给它留了作业,所有意图靠近小变态的雄性动物,雌性动物都要通通的告诉他,不然等他回来了,看到小变态身边多一个人就拔掉它一颗牙,谁知道小变态趁着它不注意就拐了个徒弟,这次好了,直接娶回家了,驴六子仿佛看到他百来年后的样子在和它打招呼……

    景初秀想不到这位君王会这么说,娶了那个冒牌的?“这样的话我不会和你合作的。”祁隆皱起眉头,“为什么?那位高小姐她样貌家室都是顶好,况且是天门山老门主最喜爱的幼徒,你为什么不同意?”景初秀把叶十七的定身解开,“没有为什么,如果你的合作只有这些的话,我还有些急事,就先走了。”说完站起身子,往殿外走,叶十七也小跑着跟上。

    祁隆没有拦着,只是看着景初秀离开的身影,眼里闪过一丝趣意,从殿旁出现一个老者,“国主既然对君公子有合作的意向,何必如此的打探呢?”祁隆满怀深意的说“老苏啊,你不懂,这逸轩国未来说不定还要靠着他了。”一个不畏强权,沉重冷静又绝美当世的少年,真的很想知道他家室在哪里,祁隆想到景初秀刚刚的平淡又想到自己几个不争气的儿子,怒火就上来了“走,去看看他们进行到什么程度了,哼,朕还没死呢!”说完大步走出大殿,那位叫老梁的老者也跟上了祁隆的步伐。

    叶十七看着走在他前面的景初秀,眼里心里的崇拜可以说是大海一样的汹涌,师傅他拒绝了国主的要求,他真的拒绝了国主的要求!嗷嗷嗷~师傅太有胆量了,师傅太帅气了!景初秀走了一会,停下转身“十七,这个逸轩国国主也就是刚刚看到的那个大叔他叫什么?”叶十七反射性的回答“祁隆!”景初秀怪异的看了一眼叶十七,这孩子见了一次国主怎么就这么激动了,到现在都还在激动中。

    景初秀要开口问的时候,驴六子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脑海中,“景绣坊出事了。”景初秀把驴六子放出景夕空间,看的叶十七很是好奇,他还以为师傅没有魔兽,想不到是只驴,还是是一只会说话的驴,咦?会说话的驴?会说话好像最低都是圣兽……

    景初秀没有理会叶十七的好奇,只是浑身散发着杀气的看着她眼前的一幕,柳楚楚躺在地上,浑身是血,脸色苍白,说话声音断断续续,“小姐,今天来了一,一群人,带走了黎洛,烧了景绣坊,打伤了重夏……快来……”驴六子收回传忆石,这传忆石传送的时间有差,现在才看到的消息应该是两天前的……景初秀用灵力把叶十七丢到驴六子背上“抓好,我们赶回景绣坊。”说完就直接飞往雀元国。驴六子也腾腾蹄子跟上了景初秀的速度,叶十七趴在驴六子的背上,紧紧的抱着驴六子的脖子,生怕他一个没有抓稳就掉下去了。

    景初秀就算日夜不分的赶路,到达景绣坊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的事情了,驴六子看着景初秀站在废墟里边,浑身散发着杀气。有点担心她的身体,两天的不眠不休不吃不喝还用灵力往这边赶,铁打的身体都受不了啊。

    景初秀静静的站着,从围观的人群中走出一个小孩子,跑到她面前“哥哥,你是在找那位漂亮的姐姐吗?”景初秀低头,一个刚刚只到她大腿高的小孩子拉扯着她的衣角,眼中是满满的纯净,“是,你认识她吗?”小孩子扭了一下头思考“嗯,有一个哥哥让我在这里等着,让我把这个给找那位姐姐的人。”景初秀看着小孩子手中的东西,那是一张已经看不出字迹的字条,景初秀接过,揉揉小孩子的头“帮我谢谢那位哥哥。”小孩子缅甸的跑开。

    景初秀打开字条,虽然看不清,但是一个严字却是可以认的出来的,严?严爵?不管怎样都要去严家看看。“六子,我们去严家。”驴六子实在担心她的身体,“你先休息一下,我和这只蠢七去就好了。”叶十七瞪了驴六子一眼,什么叫蠢七?人家明明叫叶十七!景初秀摇摇头,“早点知道黎洛和啊夏怎么了我才能安心。”深呼吸了一下,离开了景绣坊。驴六子无奈的摇摇头,叫上了叶十七跟了上去。

    (终于赶上了,老景再忙也不会断更哈,更得少是真,不会断!!毕竟老景是靠驴吃饭,今晚捋捋关系,捋捋情节,捋捋驴的发展,总要有爆发的。文是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