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骑驴闯异世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失去的恐惧
    景初秀给了驴六子一个眼神,使出身法就往竹林外边赶去,她现在解开封印了,她得回天门山看看。燃?文小说  ??? w w?w?.?r?a?n?w?e?n?`org

    驴六子正要甩开蹄子追上去的时候,发现被景初秀一个意念就丢在天眼水池里,驴六子呼隆呼隆就被灌了几大口水,驴六子好不容易爬上岸的时候突然发现景夕正在对着一颗种子发呆!这不是见驴不救吗?!驴六子一脸气愤的走向景夕,还故意弄出好大的声音,景夕只是看了它一眼,转回头,又盯着那颗种子发呆。

    驴六子蹄子飞快,犹如人手一般灵活的在景夕手中抢到了那颗种子,驴六子实在想不明白,这颗看起来只要瓜子大小的种子能有什么好看的,能让景夕见驴不救。

    驴六子拿走种子后,景夕终于回过神,站起来,眼神犀利的看着驴六子,小手伸到驴六子面前“拿来。”驴六子后退几步,猛摇头“不给。”最近景夕有点不对劲,是不是这颗种子有什么秘密,说不定是颗能种出那种级别灵果的果树种子,所以景夕才会这么紧张,嗯,一定是这样!

    景夕站了起来,小手伸到驴六子面前,语气冰冷“再说一次,把种子给我。”驴六子后退了几步“本驴觉得――”“扑通!”是驴六子落在天眼水池里的声音,景夕手里握着那颗种子,看都不看驴六子的情况,直接往景夕空间的深处走去,驴六子趴在岸边,蹄子抵在下巴处,看着景夕离开的背影,眼里充满着趣味“嘛,这颗种子以前可是连他都没有,居然会在景夕这么看到,啧啧。”驴眼闭上,顺便躺在天眼水池里泡着。

    景初秀来找萧炎的时候,萧炎正准备带着饭菜过去给她,想不到在半路碰上了,知道景初秀要找他爷爷的时候,毫无防备的就说他爷爷在书房,然后把景初秀带进去。

    萧维南看着在景初秀面前笑的一脸灿烂的萧炎,再看看门口处被萧炎一脚踹开的木门,萧维南真的觉得应当要好好的给萧炎上一堂课了,名字就叫勤俭持家!

    萧维南一眼就看出景初秀身上的封印已经解开了,没等景初秀开口“今天已经封庄了,再急的事也得等明天。”萧维南都这么说了,景初秀也没有办法,倒是一边的萧炎坐不住了“君弟弟,你要出山庄?”萧维南刚刚暗道一声不好,还来不及阻止萧炎,萧炎的声音就带着一点兴奋的说“君弟弟,我知道哪里可以出庄,我院子里有条密道可以直接出山庄。”萧维南刚刚开始没有听到萧炎说狗洞,还以为没事了,想不到他床底下居然有通向外面的密道?!

    “君弟弟,我告诉你,我挖的密道可大了,我每次睡觉的时候都不敢用力在床上蹦哒,就怕床给塌到密道里去了。”萧炎的话让景初秀冒出几条黑线,用点力就塌了?那密道得多脆弱……

    不等景初秀问,萧维南幽幽的声音从萧炎背后传出来“你床底有密道?”“是啊,那密道可大了君弟弟我和你说。”吧啦吧啦……

    景初秀轻轻挪了几步。

    “还是你自己挖的?”“是啊,每天晚上我都挖半夜,然后中午睡觉,晚上继续挖,为了能看清楚点我还特意拿了书房里的几颗夜明珠去放着。”吧啦吧啦……

    景初秀离萧炎至少有两米远!

    “呵呵,还把我那几颗最亮最好的夜明珠去给你照密道?”“是啊,这事除了君弟弟你和我之外没人知道了,正好爷爷的夜明珠多得是,拿一两颗没问题。”吧啦吧啦……

    景初秀巴着门口已经要准备跑路了。

    “萧、炎!”

    “……”

    “爷爷,我错了!君弟弟救命啊!!!”

    景初秀用灵力封住耳朵,听不到萧炎的惨叫声以后才感叹世间万物的美好。

    半刻萧炎揉着他头上高高肿起的包,一脸委屈对景初秀说“君弟弟,你怎么可以见死不救。”景初秀眼皮子跳了一下“刚刚我瞎了。”萧炎:“……”

    景初秀要出山庄的事情还是要等到第二天了,因为第二天要出山庄,她就没有回竹林,萧维南让萧炎送她回到那个粉红色房间的时候,月亮已经挂在树梢了,打发了还打算赖着不走的萧炎,景初秀闪身消失在房间里。

    景初秀进入景夕空间的时候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平日里她一进来,看到的画面从来都是景夕一脸嫌弃的看着驴六子,要不就是在吵架,还真没有这么诡异的安静过。

    景初秀瞪了把灵果丢得到处都是的驴六子一眼,意思让它注意点形象,走向正在发呆的景夕。

    “景夕?”景夕回过神,对景初秀笑了一下“姐姐。”景初秀揉揉景夕的脑袋“有心事?”虽然可以利用契约的关系去查看景夕的内心深处,但是不管是景夕还是驴六子她都没有去探查过,每个人每只驴都有她们的故事,不愿说的,何必强硬去参与。

    景夕犹豫了一下“姐姐,和那个君陌凌是认真的吗?”景初秀的手顿了一下,轻笑“有什么关系吗?”景夕咬着下唇,像下了很大决心一样的说“他很危险。”这点驴六子完全同意,不单单危险,还老变态老变态了!居然虐待它这么帅气的驴!

    景初秀想了一下“景夕,你不喜欢他?”景夕别过头,怎么可能喜欢得起来,当初的危险至少有一半来自于他!

    景初秀轻轻把景夕的脸转过来,“景夕,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对他有那么大的敌意,但是我想好了,我要追上他的脚步,我想牵着他的手,赖在他怀中,想娶他做我老景家的妻夫。”景夕听到了景初秀的话,抬头看着景初秀的脸庞,双眼朦胧,小手抬起抓住她的衣角就扑在她怀里嚎啕大哭。

    “姐姐,姐姐,我怕,景夕怕。”当年的情况她不想再经历第二次,她不想再经历一次那种世界都崩塌的恐惧。

    景初秀轻轻的抱着她,拍拍她的后背,沉默没有说话,也许,她应该找个时候问问驴六子,她到底是谁,不会只是那个家族的女儿那么简单的。

    (文是够的,看着收藏一会上一会下,老景的小心肝碎得是七零八落的,还是拿着浆糊一点点的重新拼好,凑合着用的,是不是六子都丑瞎妖精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