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骑驴闯异世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传言高手死于话多
    第二天,景初秀离开的时候,萧炎一脸委屈看得萧维南差点吐血,给了萧炎一个爆栗“把你那一副怨夫的脸给老子收起来!”萧炎泪眼汪汪,小媳妇一样的躲到景初秀身后,“你出来。?  燃?文小? ?说  ? w?w w?.?r?a?n?w?e?n?`org”萧炎猛摇头“你再不出来送你去迷谷和你大哥一起。”萧维南的话刚刚落下,萧炎一步一个回头的松开景初秀,慢悠悠的挪到离萧维南的一米之内。

    景初秀这时候匆匆给萧维南道了个别,直接叫出驴六子,赶往天门山的方向。

    萧炎看着景初秀的驴,惊讶不已“君弟弟的魔兽居然是一只驴?”萧维南瞟了他一眼“那也好过你那一只白色的菜虫!”萧炎小声的抗议“小白不是菜虫!”“你说的是不是看见普通小鸟就装死不动的那只白色菜虫?”

    萧炎:“……”

    景初秀骑着驴六子出了南剑山庄,粗粗的认了一下方向,直奔天门山的方向赶过去。

    而原本围着天门山的人,正在反抗着一场一边倒的厮杀。

    两个一身黑衣,眼神冰冷的看着那一群目漏惊恐,又在垂死挣扎围在一起的人,一个黑衣人身影晃过,进入人群像是猛虎进了羊群一样,厮杀毫不留情,没有悬念。

    鲜血染红了天门山外,杜修透过护门阵,看到外边的血腥,希望秀秀不要回来,只要她不回来,他做的一切都值得!

    之前没有动手的黑衣人看着正在收回手中剑的同伙“这些不中用的人也想掺合一脚,那家最近真是拿自己当成第一家族了!”另一个黑衣人踩着地上的尸体,走到那个人身边“颜帘,你确定王刚最后发送消息的地方就是这个地方吗?”那个叫做颜帘的看了他一眼“你跟着我来还不是相信我了吗?颜林。”“啧啧,真没有礼貌,叫哥哥。”

    颜帘看了他一样,迈着步子,站在天门山护门阵前,研究了一下,把手贴在护门阵上,闭上眼睛。颜林看着和他长的一模一样的侧脸,很知趣的没有打扰颜帘的动作。

    颜帘睁开眼睛,颜林把他那张和颜帘长得一模一样的脸凑到了颜帘的面前“怎样?”,颜帘谈定的把颜林那张脸推开“没法使用秘术,只能硬打。”

    说完手上瞬间凝聚灵力,一把轰向天门山的护门阵,护门阵上突然出现一些一闪而过的古文,颜帘的攻击就像水遇到海绵了一样,被吸收得一点波澜都没有。

    颜林看颜帘打的起劲,他也来了兴趣要动手的时候,颜帘拦下他,“不用了,我感受到了。”说这句话的时候,颜帘眼里透漏着一丝疯狂,颜林看着已经飞远了的颜帘,瞬间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使用身法赶了上去。

    在天门山里,看着两人突然离开的杜修感觉心里一阵不安,秀秀回来了?不,不可能,他告诉过萧维南那老不死的,在秀秀没到帝级之前不许让她回来,秀秀不可能回来的,只是,这不安又是从哪里来的……

    景初秀正在赶路的时候,被一个灵力团攻击,她不得不停下,看向攻击她的人。

    这是一对双胞胎,景初秀眯起眼睛,这就是老头子不许她回天门山的理由吗?两个完全看不透等级是多少的人,那天门山呢?是还没有被洗劫还是已经因为她出了事……

    颜林看着丝毫没有受到惊吓的小女娃,还有……她在骑着的驴。

    景初秀直直坐在驴背上,颜帘对着景初秀伸手,没有说话,景初秀感觉到有一股力量在把驴六子拉过去,驴六子前蹄抵在地上,身子后退,不让自己往前一步。颜林看着直接上手的弟弟,没有说什么,闯过那么多危险的他们知道有一句话叫做高手死于话多。

    景初秀一把把驴六子收进空间,颜帘使出的吸力一下子就收了回去“把驴给我。”他看出来了,这小女娃是那头驴的契约者,恐怕也是王刚最后和他说的那个孩子了吧。

    景初秀拿出千羽扇,灵力催动,直接开打。这两人来意这么明显,想要驴六子没得商量。

    景初秀的攻击轻松的被颜帘化解,化解的时候甚至连空中都没有发生一点波动,就那么无声无息的化解掉。

    景初秀也想不到会这样,能这么无声息的化解掉她的攻击,连一点灵力波动都没有,是圣级?不对,连老头子都要避开的,应该是帝级之上……

    景初秀戒备的看着颜帘“你们是那边的人?”颜帘愣了一下,以为景初秀在唬他,这个地方怎么可能会有人知道他们是哪个地方的人,毕竟相隔得那么远不说,没人会想来这种界面的。

    颜帘没有回答,只是手中的灵力告诉景初秀,不管他来自哪里,驴六子他是要定了。

    颜林在一边倒是在想些什么,他怎么觉得这个孩子的气势想谁呢……尤其是……那一双眼睛……

    颜帘的攻击让景初秀只能躲开,超越帝级之上的等级,哪怕是只是最普通的灵力攻击,那也比帝级的全力攻击要强上百倍,这就是等级之间的差距!

    颜帘的攻击速度越来越快,景初秀有好几次都差点没躲得开,地上也被颜帘的灵力攻击轰炸成了一步两个大坑,让景初秀的躲避动作增加了不少难度。

    驴六子在景夕空间里急得团团转,早知道就不签什么狗屁主仆契约了,主人不让出空间就不能出空间,只能看着主人在外边受伤,真的是后悔死驴了!像以前一样签平等契约多好,这次它怎么想不开的签了主仆契约,这是要急死驴了!

    景初秀抬手擦去嘴角的血丝,站起来,看向颜帘。

    颜帘也不知道这小女娃这么倔强,能躲开他那么多的攻击,倒是让他高看几眼了,不过也仅仅是高看而已,并不会放过她“把驴给我。”景初秀看向没有动手的另一个人,挥手驴六子就出现在她身边,驴六子蹄子上还带着一个果子,不过不是给它自己吃的,而是递给了景初秀。

    景初秀接过来,咬着吃下去,她从来不知道驴也是有洁癖的,驴六子吃的果子它最少要洗三遍,所以它递过来的果子她绝对会放心。

    (文是够的

    驴六子:本驴也是爱干净的好驴好吗?!

    老景:长的丑就要学会爱干净!

    君爷:爷走的是什么路线呢?

    老景:s路线!

    于是老景淬。

    灵魂老景: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弄死我?!

    驴六子: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