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骑驴闯异世 > 第一百六十七章 重聚
    三人回到天延学院之后,年一就被人叫走,景初秀和何诗洁并肩走着,一年多不见,想说的话太多却不知道从哪个地方开始说起。r?anw  en w?w?w?.?r?a?n?w?e?n?`o?r g?

    回到一年二班的学院内,景初秀和何诗洁漫无目的的走着,居然走到了她们刚刚认识,打一架的那个地方,当年已经算是大树的那棵青杨树显得更是粗壮。

    何诗洁把手轻轻放在树干上,虽然九月,可是骄阳没有要消减的意思,绿叶成阴,一阵微风吹过带来一丝凉爽,一个地方,天成两个世界。

    景初秀站在原地,双手捶在两则。“诗洁。”“嗯?”何诗洁回头之际偏愣在原地。秀秀她……

    景初秀扑进何诗洁怀里,紧紧的抱着,把头埋进她的脖子里“对不起,对不起,我把黎弄丢了,对不起,对不起……”何诗洁的脖子处传来一阵温热,黎,怎么了?

    何诗洁轻轻拍着景初秀的后背,没有说话,远处赶过来的年一看了正在树荫下拥抱的两人,想起刚刚自家老爷子和自己说的话,深思一会,悄悄离开。

    年一没有注意到,他离开的时候,何诗洁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

    等景初秀发泄完了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何诗洁拉着她的手,坐在树荫了“啊夏不会怪你,我们谁都不会怪你,不哭了不哭了。”景初秀嗓子哭的哑了,只能摇头,把那时候柳楚楚发给她看的场景放出来,给何诗洁看。

    何诗洁看到一半,猛地出手把画面毁灭,整块传忆石在半空碎成粉末。

    景初秀声音嘶哑的开口解释“那时候,我刚刚出关,柳楚楚就传给我的,我赶过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后来到了严家,找到了啊夏,我只找到啊夏……”

    何诗洁闭上眼睛,双手紧紧握着。睁开双眼的时候,轻轻拍拍景初秀的肩膀“没关系,我回来了,我们一起找,没关系。”景初秀没说话,把头埋进膝盖里,何诗洁也没有说话,静静的坐在景初秀旁边陪着她。

    夜幕开始降临的时候,两人面前出现了一个身影,年一带着一盒密封性很好的木盒子,蹲在两人面前。

    一边打开木盒子,一边说着“还有二十来天四大学院会来京都应对战帖,死女人你饿死了,一年二班就没用了。”景初秀把头从膝盖里抬起来,瞪了年一一眼“你死了我都还没死。”

    年一连忙点头“是是是,你啊就好好当你的老不死吧!”景初秀想一脚踹过去,想不到坐久了,屁股都麻了。

    年一摇摇头“来,老不死的,请吃饭吧,今天的肉是我炒的,知道你老,口齿不好,故意炒的时候多加了水。”

    说的时候把饭菜都拿出来,摆到景初秀和何诗洁面前。

    景初秀看着那盘肉,黝黑的眼睛看向年一“你说的多加水不会是你的口水吧?”何诗洁的筷子吧唧一下就掉地上了。

    年一看着景初秀那怀疑的目光,手扶着额头“死女人,这是在吃饭,你能不能不要在这时候恶心我?”景初秀点点头“不能。”不能你还点头?!

    何诗洁在一边慢慢的吃着,看着景初秀和年一时不时互相斗嘴,看着景初秀的心情开始慢慢变好,她唇角微扬,这样也好,伤心的时候,她能做的就是陪伴她,而年一却是能帮她转移注意力。

    晚上景初秀和何诗洁睡在一张床上的时候,两人毫无睡意,一年多不见,成长许多,经历的磨练和苦楚,自己明白就好,有些事情,一眼就能明了,两人相对无话到天明。

    何诗洁的回来,让整个一年二班也欢腾不已,想着自己的容貌女装并不方便,景初秀和何诗洁纷纷以男装示众,景初秀带着何诗洁来到黑市,还是原来的地方,那家景绣坊还是和一年多以前一样,只是门前冷落许多。

    景初秀和何诗洁踏进景绣坊的那一刻,柳楚楚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放下手中的算盘就跑过来,靠近之后才单膝跪地“主子。”她还以为天门山一别,再也看不到她了。

    景初秀点点头,对于严爵那时候打伤重夏还是心里有着隔应。

    景初秀看着店里的摆设“是按着以前的样子来摆着的吧?”柳楚楚低头回答“是。”景初秀看了柳楚楚一眼“起来吧。”柳楚楚起来之后,门外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不比早年单薄的身影,身后背着一把巨剑,墨发高束,一身墨衣,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他站在门外,垂在身体两侧的大手轻轻握紧,进,还是不进?

    在纠结中,他还是抬脚,步进那个让他脑海里充斥着悔恨的地方。

    景初秀和何诗洁正要去看看仓库,想不到有人会进来,柳楚楚第一个迎上去,却不想愣在原地,呆呆的说不出声来。

    景初秀迷惑的转身看看怎么回事的时候,也愣在了原地。

    显然他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微愣之时也看到了站在她旁边的人,他反应过来,朝着呆住的两人挥手。

    景初秀木呐的走向他,一直到被他紧紧的抱进怀里,他紧紧的抱着景初秀“我回来了。”景初秀闷在他怀里,点头“嗯。”何诗洁站在旁边,把头转向另一边,柳楚楚把大门关上之后退下,把空间让给他们三人。

    重夏轻轻揉了揉景初秀的头,景初秀微微松开重夏“怎么样?”重夏看了一眼店里的布置,眼神有些浮动“先处理好四大学院的事情,然后去找黎。”景初秀点点头,何诗洁走向前“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回天延学院吧。”

    重夏点点头,和景初秀何诗洁瞬间消失在景绣坊里。

    “所以说这次你会回来还是天延院给你的通知?”景初秀看向重夏,目光透着一丝不解。重夏点点头“是这样的,我当时正在修炼,接到了爷爷的通知,说四大学院给天延学院下了战帖,爷爷就让我过来了,想不到会在黑市碰到你们。”

    景初秀转头看向何诗洁“诗洁你也是吗?”何诗洁也点头同意重夏的话“我接到的通知也是这样子的。”景初秀眯着眼睛,小手挨个敲打着桌面“既然你们两个都收到通知了,那么啊凡玉阁他们也会在迎帖前回来吧?”

    景初秀刚刚说完,一阵笛子的声音就飘扬在她院子上空,三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说“玉阁回来了!”三人出了院子,冯玉阁正好御音落在他们前面。

    一年多前清秀的少年已经长成俊朗的模样,一身白衫一把玉笛,活生生一副斯文尔雅的白衣少年。

    “我以为我回来是最早的,想不到你们三个比我还要心急。”景初秀轻笑“回来就好。”

    就差啊凡,秋华,幼兽,还有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