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骑驴闯异世 >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一看过去,都是仇人。
    景初秀回到客栈的房里的时候,她一进到房间里就意识到了危险,下手毫不留情的就往床上打过去。ranw?en w?w?w?.?r?a?n?w?e?n?`org

    一阵旋转景初秀牢牢被锁在某禽兽怀里。

    “笨笨这么凶是不是不太好。”

    景初秀微愣一下,直到满空间到处都是他的味道,景初秀才回过神,咬牙切齿的说:“那也好过某只禽兽。”

    君陌凌凑到她耳后轻笑“喜欢你伶牙俐齿的样子。”

    景初秀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怎么过来了?”他不是有很多事情的吗?

    君陌凌把景初秀打横抱起,凭空唤出一张大床,把景初秀轻轻放在上边,放开景初秀不到一眨眼的功夫,他已经重新抱着景初秀,一起躺着的样子让景初秀有些不习惯。

    君陌凌压住景初秀乱动的脚,“别动,我只是顺路过来看看。”景初秀没敢动,她虽然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她知道抱着她的是一只禽兽啊,不听话的话是不是就被吃了?

    君陌凌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守在房间门口看门的鬼步鬼夜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对于自家主上的话给予坚定的信任。

    嗯,主上带着他们破开三个空间界面来看老大是顺路。

    嗯,主上带着他们不眠不休赶了半个月来看老大是顺路。

    嗯,主上丢下已经急着快着火的十二殿来看老大是顺路。

    景初秀原来以为被君陌凌抱着她会睡不着,可是不一会她就在君陌凌的怀里沉睡过去。

    景初秀睡过去之后君陌凌才仔细的打量着这张让他神魂颠倒的容颜。

    漂亮?不,也许笨笨不是最漂亮的,善心?呵,他的笨笨怎么会允许有善心这种东西的存在。

    不是因为容貌,不是因为内心,不是因为家室和能力,而是因为她是笨笨,是君陌凌心尖上的人啊。

    君陌凌把修长的手放在景初秀的心口处,缓缓的,缓缓的移动,神情带着一丝迷惑。

    直到他手心中浮现一颗滚动的血珠子,君陌凌脸上的迷惑才解开。

    还带着一些幸灾乐祸的笑容。

    “许久不见,你居然还能出世,是我小看你了,毒年。”

    血珠子在君陌凌手中来回滚动,他在进院子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他的存在,就立马恢复珠子模样,深藏在景初秀心口最深处,一般不是特意去查探是查不到他的存在的。

    君陌凌控制着血珠子跟个很好玩的玩具一样的滚来滚去,毒年只能恢复着本身,只是小了许多,站在君陌凌手上也才不过只有他小指一样大小。

    “喂,不要一见面就这么凶残好不好?好歹你还得叫我一声小舅子。”

    君陌凌看着毒年“以前你打不过我的时候我都没有承认,现在就你这个样子,啧啧,配?”

    毒年没说话,他知道君陌凌说的是什么意思,毒年转头看向熟睡的景初秀,是他们欠了她的。

    毒年原本只是看了一眼,结果君陌凌直接一个结界就把景初秀给围住,隔开毒年的视线。

    毒年:“……”

    他看起来有那么饥渴么?连一个小女孩也惦记着,他又不是君陌凌那个禽兽。

    毒年收回心思“你那里处理好了吗?”

    君陌凌不经意的把毒年顺手放地上丢开。

    毒年:“……”果然和以前一样的暴力。

    “已经在加快速度了,毕竟千年的累积,需要点时间。”君陌凌给景初秀压压被角。

    毒年落地的时候就长的和七八岁孩子般大小。

    “她太慢了,来不及的。”

    “无妨,有很多人在,别说你们那边那位没有动作。”

    君陌凌的话让毒年嘴角抽了抽,不承认也不否认。

    “还有她家那位暴力的……呵呵,虽然说有些漏网之鱼,给她练练手正好,实在打不过的你是干嘛吃的?”

    毒年不想说话了,多说多错!

    君陌凌看了一眼毒年,二话不说招呼都不打的直接把毒年丢到鬼步鬼夜旁边,看门去了。

    他可没有那个让人看他抱着笨笨睡觉的爱好。

    毒年的出现让鬼步和鬼夜吃惊了一会,这位出世了?居然还是在鸣天大陆这个界面出世……

    毒年看了一眼守门的鬼步和鬼夜,慢悠悠的迈步走向早已经被丢出来的驴六子,在驴耳朵旁说了几句话,驴六子站起来,甩甩尾巴就跟上了毒年的脚步,消失在院子里。

    日上三竿,景初秀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君陌凌的身影了,小手下意识的往他的位置摸过去,还是微温的,也是刚走不久吧。

    景初秀下床刚刚洗漱收拾好,就有人来敲门。

    景初秀打开门的时候何诗洁几个脸上带着一丝气愤,看到景初秀开口就说了让她气愤的原因。

    “这次迎战帖的时间定在了今天!今天抽签明天对战!”景初秀看向重夏“今天?不是应该在大后天么?”而且在大后天的话也是提前了很多了。

    重夏坐在位置上,背上的巨剑没有丝毫的影响“四大学院突然向国主提出请求,说是来到雀元国水土不服,久了会影响了各大学院的实力发挥。”

    景初秀轻轻敲打着桌面“他们倒是打的好算盘。”现在陈宗没有回来,秋华也还没有回到,啊凡也不知道有没有通知到他……

    景初秀在何诗洁不解的目光中站起来“走吧,不是说今天抽签么?去晚了他们还以为我们怕了。”

    雀元国都有一个加了秘法加持的比武台,几百年来的加持,比武台大大小小的比赛不下几万场,就连迎战帖这种比赛也是常有的事情,比武台还是那年的比武台,只是比武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

    北绝院派来抽签的是老熟人了,戴思浩上来看到这次带队的是之前打过一架的小女孩,向来犷野的他也是眯了双眼。

    他就说这孩子绝对不能以外表来对待,那样只会让自己吃了闷头亏还不知道是谁给自己下的套。

    西厢这次则是一个身穿嫩黄色衣服的姑娘,蒙着面纱,景初秀注意到那姑娘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奇怪,她也不在意,看就看了,又不少块肉。

    东篱这次出来的人倒是让景初秀觉得稀奇,这苏子辰的恢复能力就那么好了?昨个不是被她诱发心魔了吗?今天就能蹦哒了?

    苏子辰也注意到景初秀的目光,他看过去就像是要生吃了景初秀一样。

    南丹这次是一个陌生男子带队,年一凑到景初秀耳边,轻轻解释着“这个是南丹的首席弟子,乔兴,是乔木的哥哥。”

    景初秀点点头,怪不得明明看她的时候一脸嫌弃不屑的样子,倒是眼神里就像把她生生活剐了一样。

    景初秀放眼望去,不得了了,咋看过去都是仇人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