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家有宝妻 > 第343章 舍不得走吗
    邵洛川默了下,他冷声道,“我相信他会绑架淑寒,但是蓝星夜,他不会!”

    到了这个时候,邵明阳和邵洛川的观点是一致的,他可以相信谢宇南会买通赵伦,他会绑架白淑寒,但是蓝星夜,他却是不会。火然??? ?文  w?ww.ranwen`org如果说这一切都是伪装,那么他的戏演的太好,他没有必要去为蓝星夜做那么多的事情。他可以不屑一顾,他可以不去相认,他又为何如此着急去为她寻找医生,更甚至是为了她而给一个陌生男人下跪,这样高傲的谢先生,只因为那个男人有可能会救回他女儿的性命!

    邵洛川见邵明阳默然不语,只以为他是在担忧,他宽慰道,“有句古话叫虎毒不食子!”

    这句古话,他早就验证过,的确是如此。可是,还有一句话,他却是领悟太晚。

    “洛川,你有没有听过,六亲不认这句话?”邵明阳轻笑着问。

    邵洛川一时间却是不明白,他到底是在说什么,他默然无声,用一种询问的眼光瞧向他。

    邵洛川等待着他的下文,可是他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邵明阳只是说道,“好了,去工作吧。”

    邵洛川似懂非懂,心里边略有狐疑,却也不再询问,只是点了个头,继而问道,“那位谢先生,他会坐牢?”

    邵明阳深知法律,对这方面更是了解,又加上蓝星夜的关系,他和谢先生也牵扯了千丝万缕理不清却依然存在的牵绊,不可以再放任对待。不管是仇恨,还是无奈,都不可能不去听闻,哪怕他会置之不顾。

    邵明阳淡漠道,“他要是真犯了罪,接受刑罚是自然的事情。任何一个人,犯了罪,都要受到制裁。”

    “这次,他受到制裁的可能性有多少?”邵洛川随意问道,眼眸幽幽一紧。

    邵明阳更是淡然,仿佛又和他没有关系了,“我没有这个兴趣去探究。”

    邵洛川瞧见他如此,也知道二伯,也就是邵明阳的父亲邵则海和谢宇南之间有过一段错综复杂的过去。恐怕,谢先生是生是死,究竟是否会被判刑坐牢,他都不会去插手相助。

    邵洛川也不好再多言,他作势就要离开,只是邵明阳叮咛道,“这件事情,不要告诉蓝星夜,她要是问起来,就说他去了国外。”

    “这也是事实。”邵洛川应了一声,谢先生的确去了国外,被fbi的探员请了回去。

    “那我先出去了。”邵洛川就要离去,可是邵明阳却唤住了他,“洛川。”

    邵洛川困惑回眸,邵明阳默了下问道,“如果有一天,让你六亲不认,你能不能?”

    邵洛川整个人一怔,他思忖了下,微笑着说,“我想这一天不会来临,如果的事,对于我而言,不存在。”

    邵明阳只是淡淡一笑。

    出了办公室,邵洛川莫名的有一丝沉重,心里边还盘踞着他那两句话。

    ——洛川,你有没有听过,六亲不认这句话?

    他是在说谁?

    谁在六亲不认?

    ——如果有一天,让你六亲不认,你能不能?

    这样的如果,又是为了什么而说?能或者不能,又会如何?

    那好似是另一个谜团,牵扯不清。

    ******************

    谢宇南从s市离去被押送赶回了美国,他已经被羁押在fbi的警署里继续接受连番的调查。美国那边,律师罗伯特在邵明阳的邀请下,成为了谢宇南的委托律师。罗伯特远在美国,四下里会和邵明阳进行视频通话。

    在入夜的夜晚,已经是七点,公司里已经没有了人,邵明阳于电脑前,在和罗伯特通话。

    电脑屏幕里,是罗伯特的影像,他笑着打招呼,“嗨,邵,好久不见。”

    “你好,罗伯特。”邵明阳也打着招呼。

    两人各自都抽着烟,罗伯特笑道,“我还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会委托我,替你打官司,我以为你会亲自出马。”

    罗伯特可没有忘记,那天他接到了fbi探员的电话,询问他在他的事务所是否有一位邵明阳律师。罗伯特当下明白过来,若非是邵明阳自己应允,那么哪里会有人报上他的姓名来,他一口就应了。这之后,他更是让下属联系了他,让他接下美籍华人男子谢宇南先生的案子。

    “罗伯特,你知道我不打官司。”邵明阳笑着说。

    “可是你的律师执照却还是被认可的。”罗伯特直接道,“随时你都可以出山。”

    “等我哪天离开了邵氏,我想我也许会去你的事务所工作。”邵明阳玩笑了一句,罗伯特也是应了,“我太期待这一天的到来了!”

    “案子情况怎么样。”闲话一场后,邵明阳抽了口烟问道。

    罗伯特也是凝重了面部表情,不再玩笑,他低声道,“警方那里已经采集了足够的证据,几宗商业罪案是躲不过了。”

    既然是被揭开,那么对方也一定是有备而来,更何况谢先生的确做了手脚,那也是逃不了的事实。邵明阳淡然颌首,他又是问,“谋杀案呢。”

    “邵,你该清楚,现在的人证物证,都是指向我的当事人。”罗伯特也是头疼不已,“这桩案子可真是难办,下套的人很高明。”

    “只能辩护他是被冤枉的。”邵明阳漠然道。

    “现在也只能咬死他没有派人去谋杀,虽然人证一口咬定是他。”罗伯特皱了下眉头。

    “死人是没有办法说真话的,活人却能找疑点,找个切入口。”

    “这是当然。”罗伯特缓缓道,“既然罪案已经是事实,那么没有办法脱罪了。我会提议让当事人供认不讳,这样会赢取陪审团和法官的信任,然后在谋杀案上,坚定立场表明自己无辜。”

    “有些难辩。”邵明阳弹去了烟灰,他眼眸一抬,“不过,绑架案可以脱罪。”

    如今到了这里,商业罪案逃脱不了,那么唯一能申辩的就只剩下那宗绑架案罪了。

    罗伯特笑了,他耸了耸肩肩道,“我相信,没有一个父亲会愿意伤害自己的亲生女儿,更何况,他还自己亲自去现场救人。要不是真的,那就可以去好莱坞拿奖了。”

    “打亲情牌,可取。”邵明阳应喏了。

    “我会争取让他少判几年的。”罗伯特亦是许诺。

    邵明阳猛抽一口烟,他低声道,“死不了,二十年至少。”

    “能活着,就还有希望。”罗伯特安抚了一句,邵明阳笑了,他眼中的光芒却暗淡了几分,“说的不错,是这个道理。”

    他又是一瞧时间,那屏幕的一角,显示了近八点,邵明阳道,“我还有事,要挂了。”

    “放心,有情况我会再找你。至于你的太太,蓝小姐那边,我会向警方申明,她不方便出庭作证。”罗伯特已经了解了一切,他微笑着说。

    邵明阳也笑了,“谢了。”

    “这么客气做什么,你的婚礼日后要是补上,可要请我们出席。”罗伯特提醒了一声。

    邵明阳的声音幽幽,“那是当然。”

    离开了邵氏,车子开往实验室。这早已经是每天必须要前往的地方,更是每天必定要守候的所在。只是往常等来的只是漫长的寂静,只是没有结果的漫漫长夜。但是今天,邵明阳一到实验室后,杨戬却是高兴地奔走上来。

    “二少!抗体研制有成效了!”杨戬也是激动万分,他立刻汇报。

    邵明阳眼中有光芒聚起,“真的?”

    “班森医生已经进行了改良,在小白鼠身上进行了实验,证明有效果……”杨戬一边说着,一边带着邵明阳前往实验间。

    两人来到了进入到那一间房间里,班森和几个助理在看着小白鼠,前几日还病怏怏的小白鼠,此刻却是可以进食喝水,已经初见转好的端倪。邵明阳看到过先前白鼠死气沉沉的模样,他此刻心里有着雀跃跳动,好似有一簇火苗,燃烧了起来,那么灼灼的燃烧,他看到的不是白鼠,而是希望,是生的希望!

    邵明阳的声音都有一丝发颤来,是太过欣喜,“班森医生,抗体什么时候研究完全?”

    “大概就这两天,再查看两天。”班森说道。

    邵明阳又是询问,“这一次没有问题?”

    他可没有忘记,之前一次为蓝星夜服下要药剂后,她直接昏迷了三天三夜,差点心跳停止就这样离去!

    班森不敢一口断言,他迟疑着道,“这我不能保证。”

    邵明阳的眼中也阴沉了几分,“这话是什么意思。”

    “邵先生,我们虽然在小白鼠的体内进行了测试,但是小白鼠和人类还是有区别的。”

    “所以,在人的测试,才能够百分百肯定?”邵明阳立刻举一反三,他眯起眼眸问道。

    班森道,“按准确度来说,确实是这样。”

    “那就好办了。”邵明阳笑着一句。

    “二少,您……”杨戬震惊,他话里的意思,他的神情,都代表了一种意思!他这是要豁出去了吗!

    果然,听见邵明阳很是淡然洒脱地说,“拿我来做试验。”

    “二少,这千万不能!”杨戬立刻阻止,“这是有生命危险的事情!”

    “我不想拖也不想等,所以越快越好!”邵明**本不管不顾,他夺定道!

    “二少!”

    “可是这不符合法律规定,不能在人的身上做测试……”班森迟疑犹豫道。

    邵明阳站定在他的面前,他凝声道,“我已经决定!就这么做!”

    邵明阳,向来是说一不二的人,他哪里肯听从旁人的意见,此刻他更是一意孤行到了极点。

    ********************

    蓝星夜一连昏睡了好几天,这日精神状况总算是好转了。早上醒过来,她的气色比之前要好上许多,虽然还是那么苍白,但是至少不再浑浑噩噩。一连几天没有见到城城,蓝星夜太想念他,急忙让邵嘉英接了他来,中午的时候,学校有用餐时间,加上午休,倒也是足够。

    城城来医院里探望,也已经是一回生两回熟了,午后小睡了一会儿,醒了正是精力十足。更是捧着《小王子》的书,想让蓝星夜来给她念故事。那是之前邵明阳念到中间停下来的地方,城城挨着蓝星夜,安静乖巧地听她说故事。

    “小王子说,你知道……我的花……我是要对她负责的!而她又是那么弱小!她又是那么天真,她只有四根微不足道的刺,保护自己,抵抗外敌……”

    “他迈出了一步,而我却动弹不得。在他的脚踝子骨附近,一道黄光闪了一下。刹那间他一动也不动了,他没有叫喊。他轻轻地象一棵树一样倒在地上,大概由于沙地的缘故,连一点响声都没有。”将最后一个字念完,蓝星夜抬起头来微笑着看向他。

    城城却是郁闷了,“妈妈,故事说完了吗?”

    “恩,说完了。”

    “那小王子一动不动了,他是死了吗?”

    蓝星夜想了想道,“没有死,他回去了他的星球上。”

    “是吗?”城城听到小王子没有死,他高兴说道,“那他为什么要回去呢?这里有他的朋友,还有蛇,还有那只狐狸啊。”

    “城城要是舍不得走吗?”

    “当然。”城城点头。

    蓝星夜轻轻搂着他,笑着说道,“他想回去啊,因为他喜欢的玫瑰,在那颗星球上。”

    “玫瑰?”城城蹙眉,他郁闷道,“可是我不喜欢玫瑰,我喜欢那只小狐狸,我要是小王子,我就不要回星球去。”

    小家伙说着孩子气的话语,蓝星夜笑着喊他小傻瓜。

    这边邵嘉英也是微笑着看着她们母子两人,门外边邵明阳却是慢慢走进来,只听到那欢笑声,好似世间的烦恼全都被抛去了,他不禁问道,“在聊什么?”

    “爸爸!”城城高兴呼喊,急忙说道,“妈妈给我念了《小王子》,最后他竟然回到那颗星球上去了,妈妈说因为他喜欢玫瑰!我就不喜欢!我还是喜欢那只小狐狸!小狐狸还在等他呢!”

    小家伙嚷嚷着说了一番,病房里气氛更是热闹非凡,邵嘉英一瞧时间差不多了,她喊了一声,就要送城城回学校去。小家伙甩了甩手,依依不舍的告别了蓝星夜和邵明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