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家有宝妻 > 第345章 决定了
    而在后边的邵哲东,他却也是将车子往紧急停车带那里一靠,紧随其后也一并停了下来!

    他的意图太明显,让周青青终究是心烦意乱起来!可是偏偏,他就是不下车来和她说个清楚明白!终究,还是周青青在车里静坐了十分钟后,她一下打开了车门,修长的长腿一迈,整个人钻了出来!

    周青青扭头,她笔直地走向了后方的车。燃文小说?   w w?w?.?r?a?n?w?e?n `net美眸直视着车里的邵哲东,和他的眼眸撞了个正着。

    邵哲东见她朝自己走来,他这才不急不慢地下了车来。

    他就倚着车而站,瞧着周青青往自己走近。

    周青青在他面前微微停步,她侧头瞧着他,美眸一紧道,“东总,最近邵氏是不是太闲了,所以你这么有空。”

    “周小姐怎么这么说。”邵哲东微笑询问。

    周青青将他紧锁,她冷笑着道,“连着几天,你天天都盯着我做什么?我到哪里,你就去哪里,你这么阴魂不散,是有什么阴谋?还是,你也想绑架我?好让我给你那位二嫂解药?邵三少,我今天虽然是一个人出来,但是我身后就是摄像头,你不要想对我怎么样!你要是敢动我一下,我一定告到你身败名裂!你也少费口舌,我是不会让赵伦交出抗体程序的!”

    可是谁知道,邵哲东却是语出惊人,他扬起了唇角,“周小姐,我以为我已经做的很显眼了,原来这么失策,我是在追求你。”

    周青青顿时一怔,她眯起眼眸来,审查一般看着他,更是轻笑了一声,“呵,邵三少,你确定你现在不是在和我说笑话?”

    “我早就对周小姐爱慕已久,只是可惜,时机不好,从前你是二哥名义上的未婚妻,后来你又和大哥走的近,我一直都没有机会。”邵哲东笑着说,“现在,真是一个最好的时机,让我有这个机会来追求你,而且光明正大。”

    周青青冷眸道,“邵三少,你就少来这一套了!在这个时候,你来对我说追求我,你别说你没有任何目的!”

    “我对那些什么解药,什么抗体病毒,全都没有任何兴趣。他们是生是死,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和他们不熟。”邵哲东笑着说,他的俊容十分魅惑,阳光下被覆上了琉璃一般的光彩来。

    “你不熟?”周青青直接点穿了他,“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那个姓张的女人私下是什么关系?你,邵哲东,再怎么说也是邵家的人,也是邵明阳的弟弟!你会不帮他们?”

    周青青终究是不信的,更加上现在时局如此混乱!

    邵哲东道,“我的确是邵家的人,但是我可不是他的弟弟。周小姐,你该知道,我和他可不是一个父母生的。”

    “这点我倒是忘了,你是邵家的私生子。”周青青毫不遮掩,再次直接揭开他的身世背景。

    邵哲东是邵家的私生子,母亲不详,父亲早逝,因为那一脉只留下了他一条血脉,所以被邵家接了回来。可惜他一个人孤独无依,在邵家没有丝毫地位可言,性格更是孤僻,在邵家不受老太爷喜爱,为人也低调,近乎于默默无闻。却是在s市社交圈里闻名,邵家三少,世间少有的美男子,为他倾倒的名媛无数,他的入幕之宾自然更是无数。

    邵哲东依旧微笑着,风吹动他的头发,那双勾人的眼睛聚起光芒,“正因为如此,我才更加不在乎他们是不是能活下来。”

    “这其中有什么原因?”周青青走到他的身边去,她有了兴致想要知道。

    两人倚着车身而站,邵哲东取了支烟来,点燃了抽上,风将烟雾吹去,他的声音也森霾传来,“当年如果不是邵明阳的父亲,我母亲就不会死。”

    周青青很是诧异,她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缘由,“你说邵则海害死了她?”

    邵家过去太过复杂,周青青又怎么会清楚了解,只是此刻,她更是迟疑不决,无法太过信服!

    “就算他不是直接凶手,也是间接,我这一辈子也忘不了。”邵哲东的声音幽幽。

    周青青侧头看着他,只觉得他眼眸凝重,如果不是真的,那就是演技太高超,可怎么看却也不像是。周青青想了想,默了下道,“所以,你才会站在你邵凌劲这边,和你大哥与他作对,你这是要报仇。”

    邵哲东抽了口烟,他微笑以对,算是默认了。

    “只是我实在是不懂,你现在又说要来追求我,你这动机真是不纯。”周青青好似能明白了几分。

    邵哲东笑着,他低声道,“我跟了我大哥那么多年,发现他越来越蠢,做事情不像从前了。与其帮他,将邵明阳从那把椅子上拉下来,还不如靠我自己,亲自将他拉下马,这样还比较明智实际一些!更让人痛快高兴!”

    “再来,我对邵总的位置,也很有兴趣!”他的眼中有慑人的光芒!

    “你们邵家一个个也真是够狠,老大和老二,现在你半路杀出来,一个人斗两个。”周青青也笑了。

    “所以,你千万别让赵先生拿出抗体解药来,就让我那位住在医院里的二嫂就这样死了吧。”邵哲东低头,在她耳边轻声呓语。

    周青青抿着唇,望着前方的风景,她没了声音。

    他的话语还在幽幽传来,夹杂着风声,是那么的绵延,“答应我的追求,和我在一起,让他们都看个清楚。”

    “和你在一起,我又没有什么好处,好处可都让你一个人占了,邵三少。”周青青道。

    邵哲东垂下眼眸来,“你成了我的女人,谁敢动你,你的特助赵伦现在能保的了你,等他死了以后呢,还能保的了你吗。蓝星夜要是真的死了,我二哥他们是不会就这么算了的,到时候你哪怕是躲到天上去,他都会上天把你给抓下来。周小姐,你现在安全,以后可就未必了。”

    “你现在是在追求我的样子吗?我以为这是在威胁警告!”周青青心里一沉,她反唇相击,“你以为到了那个时候,我会怕!”

    “你当然不会怕,我早就看出来了,你已经豁出去了。只不过,你要是就这么没了命,那也太不值得了,为了一个邵明阳的女人。到时候,富蓝群龙无首,周氏家族也就至此没落,不再存在了。”邵哲东温声说。

    要是等她也死了,那么富蓝也像是一盘散沙,董事会完全瓦解,周氏也荡然无存!

    周青青心中跌宕起来,邵哲东又道,“你跟了我,你就绝对不会有事,没有人敢动你。”

    周青青眼眸一厉,她扬起红唇道,“我跟了你二哥五年,你不介意?”

    “我要是介意,就不会追了你那么多天。”邵哲东道。

    她凝眸笑道,“我可没有那么蠢,会再来一个五年,好让你在五年后,把我一脚踢开!”

    “他不是真心想要和你在一起,我却不一样。我不需要什么订婚,要么就直接结婚!”他镇定吐出一句话来!

    周青青不敢置信,邵哲东又是道,“只要周小姐答应,我们尽快结婚,越快越好。到时候,你是我邵哲东的妻子,没有人再敢对你怎么样。他们要是敢对你出手,那就是和我邵哲东作对!”

    “富蓝也会蒸蒸日上,不会瓦解,我们可以一起携手,等我坐上了邵总的宝座,你就是邵氏集团总经理夫人!”邵哲东许下了豪言壮语,辉映了此刻的傍晚落日,这样的气势磅礴!

    邵氏集团总经理夫人!

    周青青的耳畔盘旋着那几个字,那是她曾经的所求,她本来也该是属于她的位置!

    如今,要在另一个人的身上实现吗!

    周青青一时间没有说话,邵哲东又是道,“所以,千万不要让赵伦交出抗体解药来,就让蓝星夜去死吧,到时候邵明阳也没有心思打理公司,邵洛川爱慕蓝星夜,就会和他闹翻,我大哥心里边有白淑寒,他心有旁骛,就再也不能成事。整个邵家,谁比我更有资格当邵总?而你,就是唯一的总经理夫人!”

    他又是说了一番话,周青青心绪紊乱,她一言不发!

    赵伦!

    如果按照他所说,赵伦不交出抗体解药,那么再过不久,蓝星夜就只能病死。那么到了这个时候,赵伦也难逃一死!

    “青青。”邵哲东柔柔喊了一声,让周青青猛然一惊!

    她猛地抬头瞧去,只见邵哲东微微弯腰,俯身看着她,“就按照我说的去做,这是最好的办法,我们能在一起,而且也能将他们全都清理干净。你去告诉赵伦,一定不能让他拿解药,他是你们周家领养的孩子,对你又忠心耿耿,为了你,他都肯绑架蓝星夜和白淑寒,还要下毒来救富蓝,他早就连命都不要了,现在更是要坚决一点,这样才算是对的起他。无论如何,都不要让他拿出抗体!”

    周青青烦闷道,“这样他会死!杀人偿命!蓝星夜一死,赵伦也会死!这句话可是你对我说的,只要有人死,那么赵伦必死无疑!”

    正是那日赵伦绑架了她们,在赶去旧窑的路上被邵哲东拦截,他总共就说了那么一句话!

    “s市法律规定,绑架案有人死亡,那么绑匪也一定会偿命,被判死刑。”邵哲东的声音轻柔,却也森然,“蓝星夜死了,赵伦当然会死。可是他死的值得,死的没有白费。周家给了他那么都年吃的,还让他念书,出国深造,也是该让他做出一点贡献来为周家做点事情!其实说起来,他不过是周家养的一条狗而已!”

    只听到这一句,周青青怒喝,“他是人!”

    “就算他是人,那也是周家养的,他这条命也不值钱,现在能为周家奉献,对他而言,也是光荣的事情。”邵哲东笑着,呓语询问,“青青,你说是么。”

    此刻他们离的很近,他周身的烟味被风吹拂着一下袭来,周青青心头的怒火却也像是被灼灼吹起而燃烧,再也停不下来!她一下抬手,扇了邵哲东一个耳光,伴随着啪一声,而后她奋力推开了他!

    “你没有资格说他!”周青青怒斥!

    邵哲东轻轻揉了揉自己的俊脸,并不恼怒,只是说道,“你怎么生气了,我说的都是实话。”

    “你给我滚!”周青青喝了一声,转身就要走!

    邵哲东却是上前拉住了她,周青青一时甩不开,他急而沉稳道,“青青,嫁给我吧,和我在一起,我们携手。蓝星夜该死,你也不要再管那个姓赵的,他也该死。只要他们一死,事情就圆满解决了……”

    “邵哲东,你才该死!”周青青呵斥,她更是使出全力来推开他!

    “你现在是放不下那个姓赵的吗?他就是周家养的一条狗,你当他是就行了,何必去在意他的生死。更何况,他好像也是心甘情愿为了你这么做的,你不必心里有负担,有任何的内疚,全都是他自愿的!等他死了,案子结了,我们给他买个好墓地,葬在s市最贵的墓园里,给他造一个墓地别墅,让他长眠在那里,也算是给了他一个好结果了!”

    “邵哲东,你给我滚开!放开我!”周青青怒吼!

    “青青,嫁给我,就这样决定了,我会尽快选好婚期!就让他们都死了吧!你的身边,以后再也不需要赵伦!我会永远陪着你!”

    “邵哲东,滚远点!”

    两人不断拉扯纠缠着,不断激烈争执着,突然,在一声冷喝后,周青青抬起脚来,用高跟鞋猛地往邵哲东的脚上踩去,他吃痛皱眉,手劲一松,她更是迅猛,直接拔了高跟鞋,就往邵哲东的脸上狠狠砸过去!

    邵哲东不得不松开了手,更是朝后退去躲避那高跟鞋的袭击!

    周青青显现出狼狈来,她的卷发全都被风吹乱,怒目望着邵哲东!

    邵哲东的脸上有一丝不能理会,朝她伸出手来,询问着道,“青青,你这是怎么了。”

    “邵哲东,你比他们更恶心!”周青青一张丽容满是愤怒之色,眼底都是被怒火所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