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梅琳传奇 > 第五百九十八章 无巧不成书
    人的体内,本来就有许多杂质,而巫师们从学徒时期开始,就使用药剂或者做各种与人体有关的试验等,体内蕴含了大量的杂质,严重的时候会丧命……或者会导致从此再无寸进,就像是普通人得了痼疾,死不了也治不好。所以,能够清除体内杂质的食物或者药剂材料等物,对于巫师们有着异乎寻常的吸引力。

    因而,这个酒馆也算是远近皆知了,虽然酒资不菲,但很多远道而来的巫师,都会至此品尝一、二……之所以没有长期购买,是因为这种酒喝个三、四次就会产生抗体,虽然味道依然不错,但效果基本上就不存在了。

    酒馆一层是开放式经营,跟其它酒馆一样,二楼则是隔离出了一个个包厢,以代那些身份高贵或者有钱人使用。不过梅琳现在伪装成一个普通的一级巫师,自然不会高调的进入二楼消费。

    而且,梅琳也不太介意这种事情……说起打听消息,一楼这种大庭广众之下,反倒更容易打听到一些有用消息的。酒馆虽然生意繁忙,但服务却十分周到,梅琳一上来,立刻就有一名年轻的服务生微笑着迎上来了。

    梅琳神识一扫,此人身上没有半点能量波动,乃是一普通的凡人了。梅琳并没有流露出诧异之色,这个服务生肌肉结实,四肢有力,虽然不是巫师,却是一名基础相当扎实的武者。

    “大人,这边请。”服务生脸上露出谦恭的笑容。

    “嗯。”梅琳点了点头,走到一临窗的位子坐下,之所以这样选择,是因为她听见那边有几个人正在谈论灰烬学院最近一段时间的动静。

    “嘿,玛尔斯,你稍微来迟了一步,灰烬学院每十年一次的招生,已于三天前结束,你已经是错过良机了。”一名满脸虬须的巫师,叹了口气说道,脸上满是同情与惋惜。

    “穆里埃,我这次之所以来晚了,是因为路出遇见了一些突发的事情,你叔父是灰烬学院的执事,你能不能请他再帮着想想办法?”那名虬须巫师的旁边,是一名面色苍白的一级巫师,看上去倒是挺斯文的,一边说,一边递过去一个小次元袋:“这是五十块魔石,一点儿心意而已,不要嫌弃。”

    虬须巫师听了,眼中闪过一缕贪婪之色,但随后又像想起什么,摇了摇头:“玛尔斯,我们是老朋友了,若是有可能,我怎么会推托呢?只是招生已经结束,即便是我叔父一样爱莫能助。不如……你等下一次吧?”

    玛尔斯脸上的表情沮丧无比,良久,才有些不甘心的叹息:“难道真是一点通融的余地也没有?”

    “余地?”穆里埃摇摇头:“不是没有余地,但你也知道,现在已经过了正常的时间,假如你还想加入的话,那付了的代价……

    他有些为难地停了下来。

    “哦,有什么条件,你尽管说,是否需要上下打点,这好办,我虽然是流浪巫师,但机缘巧合,还是积累了一些身家的。”玛尔斯大喜,忙不迭的开口了。

    “玛尔斯,你误会了,灰烬学院在招生方面,也是严格无比,哪是依靠贿赂可以进去的……”

    “那你的意思是??”

    “想要被破格录取,除非马兄有一些特殊的才能,这样我才可以请叔父帮忙。”

    “特殊才能……那是什么?”玛尔斯的脸上,流露出几分迷惘。

    “呵呵,你可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咱们这些人,在追寻力量的时候,要尝试不同的道路,药剂、炼金、傀儡等等,灰烬学院在这些方面都有研究,自然也就需要各种天赋的人才,如果你在某些方面有天赋,未必不能破格录取。”

    “这个……”

    玛尔斯听了,却大失所望,久久不语,他一个流浪巫师,资源有限,能够成功晋升正式巫师,那是很不容易的,平时哪还有这些精力去关注这些。

    而梅琳的眼中却有一缕精芒闪过,嘴角边露出几分笑意来了。想要打那地火岩浆的主意,最简单的方法还是混进灰烬学院里,虽然这也未必稳妥,但目前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

    梅琳在路上还一直琢磨着如何接近灰烬学院,没想到才在坊市逛了一圈,就等来了机缘。只能说自己运气不错,连老天都帮忙。

    既然有了眉目,梅琳也就放下了心思,细细品味起这里的特产美酒。一个小时之后,那个穆里埃和玛尔斯起身离开,梅琳也不起声色地起身结帐,跟在二人的身后。

    两个人在酒馆外面各自道别分开,梅琳直接跟在了那个穆里埃身后……这家伙不管为人怎么样,但看上去似乎是有门路的,正合梅琳的计划需要。

    她并没有隐藏行迹,故而没有多久,就被对方发现了。

    穆里埃的脸上闪过一丝阴沉之色,不过表情却丝毫惧怕没有,他是格林家族的子弟,算是灰烬学院的附属,叔父更是学院的一位执事,在这个集市当中,他不信有人吃了熊心豹胆,敢对格林家族的人下手。

    有了这份儿仗恃,他不仅不慌,反而故意越走越荒僻。

    梅琳十分意外,不过也正中下怀,不慌不忙的跟在后面。终于,到了一死胡同,穆里埃猛然转过身来,脸色阴沉:“你一直跟踪我,想做什么?”

    他的身上,已散发出几分杀气来了,大有梅琳无法解释,便要大打出手的意思。

    “呵呵,穆里埃剩下,你不要误会,我没有恶意,只是有事想要请你帮忙而已。”

    “请我帮忙?”穆里埃顿时一怔,显然梅琳的回答让他大感意外:“我们之前认识吗?”

    “当然不认识,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不过刚刚在酒馆,我就坐在阁下和贵友的旁边。”梅琳表情坦然地说道。

    “哦?”

    穆里埃微一皱眉,旋即眉头舒展开来:“我……好象记得。”

    他的脸色好看了一些,不过依然充满警惕:“既然我们并不相识,那你说要找我帮忙……呵呵,这算不算是交浅言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