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圣印至尊 >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血魔一族!
    圣古时期,万族鼎立!

    血魔一族,为其中顶尖大族之一,强大程度,除却那少数几方顶尖大族外,无人是他们对手。燃文小说   w?ww.ranwen`org只是因为血魔一族的修炼手段,以吸食人血进行修炼,且还常常吸食万族其他种族生物之血,使得诸多其他种族的不满。

    终于,爆发了一场圣古大战。

    数百种族的联合,倾力之下,才将血魔一族覆灭,可饶是如此,依旧让血魔一族的一批族人逃离。

    可想而知,血魔一族的实力有多恐怖!

    面对数百种族,尽管是被灭族了,可还是能让一批族人逃脱。这,完全展现了他们作为顶尖大族,恐怖的实力。血魔一族,每一位血魔,与生俱来便拥有着血魔之体。这是一种血魔一族独有的体质。

    拥有这种体质之人,天生就异常嗜血,不管是平日的食物,还是修炼,都需要大量的血液来供给。

    没有血液,血魔一族几乎活之不了。

    正是因为这个种族的天性,才给他们造成了灭顶之灾。可在这种天性下,每一位血魔,与生俱来,都拥有着极其可怕的实力。只要拥有源源不断的血液供给,他们完全能够在短时间内,以超乎常理的速度成为强者。

    这,也是血魔一族能够成为顶尖大族的资本。

    而除此之外,血魔一族还拥有着种种可怕的能力。但是,在这其中,真正能够让圣古万族,都为之忌惮的,还是血魔一族中的圣皇血脉者。拥有这种血脉的血魔,天生便是血魔一族的皇者。

    拥有着极其可怕的能力,哪怕境界低微,也能爆发出让你难以想象的实力!

    据说,曾在圣古时期,有一位拥有血魔一族圣皇血脉的血魔,仅仅是半步尊印级的实力,却以一己之力,独自面对着三位半帝级别的强者,非但没有被击杀,反而还在殊死一战下,反将那三位半帝强者给斩杀。

    虽然此事并没有完全证实,但能有这样的传闻流传于世,足可见得,拥有圣皇血脉的血魔,有多恐怖!

    这些,也是一众超级势力的半帝强者,对于血魔一族圣皇血脉者的了解。

    正是因此,在知道眼前这血袍青年,竟然可能是一位血魔一族中,拥有圣皇血脉的血魔皇者后,一众超级势力的半帝强者,心中皆是忍不住生出了一股惧意。仿若是天生的下位者面对天生的上位者一般。

    此刻的他们,看向眼前这血袍青年,一时就仿佛看着一尊绝世强者一般。给他们带来无边的压力。这种压力,甚至要比他们面对帝境时所感受得压力,还要更为恐怖!

    “怎么可能?现今大陆怎么可能还有血魔一族的存在!?”一位半帝脸上满是惊慌失措之色,口中也是忍不住出声道。

    面对血魔一族,这庞然大物般的存在,哪怕身为半帝,他也是不禁慌了。

    不至于这位半帝,其他的半帝此刻显然也都无法保持镇定。

    毕竟碰到这整个圣印大陆,最为鼎盛的圣古万族时期,都算是顶尖大族的血魔一族的血魔,换做谁,估计都难以不慌。相信就算是那些帝境强者,都会忍不住面色惊变。

    没办法,圣古万族时期的顶尖大族,这个名头,实在是太过恐怖了。

    仿佛一座大山压着人一般,让你喘不过气来。

    “现在不是议论这些的时候了。既然知道这些人是血魔一族的血魔,那我们在这样藏着掖着,必死无疑。而死不可怕,但在死之前,必须将这血魔一族之人的消息传出去。看血魔一族的模样,在未来怕是大举动。若是不将此消息传出去,日后,绝对将是圣印大陆的一大灾难!”

    相较于其他半帝,炼药阁与铸器殿,这两方算是一众超级势力,最为古老势力的两位半帝,显然就要镇定许多。这不,此刻在见到一众半帝六神无主的时候,这两位之前没有出声的大长老,也是不得不出声了。

    “对,现在我们绝不能藏着掖着了。大家若是再不全力出手,哪怕眼前这圣皇血脉血魔,境界不高,可借着血煞困帝阵,也足以给我们带来致命的威胁!”闻言,一众半帝也都是晃过神来,毕竟是半帝,最年轻的也活了数百年,还不至于就这样给击溃心智。

    在炼药阁与铸器殿两位大长老的话落下后,一众半帝也都是眼中露出了一抹坚定。

    此刻,他们若是再如之前那样,必死无疑!

    毕竟刚刚血袍青年那一记反击,已经让他们吃了极大的亏,若非他们身为半帝,怕早就有人直接给震死了。而就算现在没震死,一个个状态也都好不到哪里去。

    “尔等已是瓮中之鳖。不要再反抗了。若是尔等乖乖束手就擒,只要将你们的一缕本命灵念献给吾。吾是会考虑给尔等留一条活路的。”这时,血袍青年忽然抬起头,那张苍白,却异常俊美妖异的脸庞,浮现起了一抹淡淡的弧度,浑身上下也是泛起了一股上位者的气息,道。

    就好像一位帝皇,在与自己的臣子说话一般。

    “哼,本命灵念献给你?那我们的生死岂不就完全掌握你手中,当我们是傻子啊!”血袍青年身为血魔一族圣皇血脉拥有者,浑身上下的那股上位气息,虽然给一众半帝不小的压力,可血袍青年的境界,明显才只是半步尊印级左右。面对只是这样境界的圣皇血脉者气息,一众半帝还是能够承受得住的。

    因此,在听得血袍青年的话后,立马便是有半帝不禁冷哼出声。

    本命灵念,关乎着一位印师的灵魂,若是献给他人,那么生死,无异于完全掌握在他人手里。到时候,那掌握他本命灵念之人想要他死,只要轻轻捏碎本命灵念,便能轻易置其于死地。

    别说是半帝强者,就算是帝境强者,在本命灵念献出后,生死也是得由对方掌控。

    据说达到大能之上的强者,才有办法能够脱离掌控。可如今的大陆,根本没有圣印大能的出现,甚至有没有,这都不好说。因此,若是他们这些半帝强者将本命灵念献给血袍青年,无疑是将他们的生死,献给了血袍青年。

    尽管眼前这种情况,他们十分的危机,可他们宁愿战死,也不愿意让自己的生死为他人掌控。

    身为半帝,岂能没有各自的傲气?

    而且,血袍青年的话也没有说绝对。只是说考虑,要是他们将本命灵念,对方说考虑好了,还是要杀他们,那根本没区别。更何况,此刻的他们,并不算说一定就会死在这里,全力出手之下,未必不能从血袍青年等人手中逃脱。

    毕竟身为半帝,他们这么几十位,而对面虽然也有半帝,但却只有一位,他们战或许战不过,可想要逃,却绝非没有可能。

    在这种情况下,哪怕一众半帝有人怕死,也不可能会轻易将自己的本命灵念交出去。

    “哼,既然如此。那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为了复兴,沉寂了这么久。终于等到这个时刻了,你们,就将作为吾恢复巅峰的第一批养料,你们应该感到无比的荣幸!”血袍青年带着兴奋的声音,传响而开,周边一名名黑袍强者,也都是附和的爆发出一股股带着血腥的气势。

    一时间,无边的血腥,开始笼罩整个中央会场的上空!

    ……

    与此同时,在选手通道中。

    梦风等一众年轻天骄联手,在击杀那位干瘦侏儒后,一路前进,又是联手陆续斩杀了好几位的阻截者。

    正如梦风等一众年轻天骄之前所料的一般,选手通道越到后面,阻截者的实力无疑也是越强。若非他们联手,除却个别人外,绝大多数人,怕都要留在那些个阻截者之前了。

    不过就算是他们联手,此刻,无疑还是遇到了一大难题!

    这是包括被青风天逸困住的那第一位阻截者到这里的第八位阻截者。

    这是一名与之先前的血袍青年一样,穿着一身血袍之人,只是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身体,完全被那血袍所笼罩,只有那一对异常苍白干枯的手掌,露在外面,在他的右手掌之上,还握着一把如外面那些黑袍强者一般的暗黑镰刀。

    从眼前这血袍那露出的满是邹纹的干枯手掌,可以看出,这定然是一位年龄很大的老者。

    当然,这些都不是让一众年轻天骄忌惮的,真正让他们为之忌惮的是,这位血袍看不清面容,手握暗黑镰刀的老者,浑身上下泛着的那股气息,显然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尊印级强者!

    尽管梦风等一众年轻天骄,联手之下就算是面对尊印级强者,也是有信心一战。

    可在真正面对时,一众年轻天骄还是忍不住生起了无比的压力。

    毕竟尊印级与半步尊印级,这两者完全不在一个概念下。论实力,前者完全能够轻易的撵杀后者。

    面对真正的尊印级强者,哪怕是一众年轻天骄联手,也是没有必胜的把握。

    “大家千万不要被他的气息震慑到,我们联手,并非没有将其斩杀的能力!”这时,作为在击杀干瘦侏儒后,就被众人默认为他们此次联手暂时队长的宋允,此刻也是出声劝慰道。

    让场中有些被这手握镰刀的血袍老者气息,给震慑到的年轻天骄,一时间也是调整了回来。

    “哼,现在这个时代的年轻小辈虽然弱得可怜,但还是有一些不俗之辈的。刚刚那掌握了控风势之力的小辈,确实厉害。可你们,相比起来就要差远了。不过能走到这里,足以说明你们还是有一点实力的。”

    就在这时,这浑身笼罩在血袍当中的血袍老者,也是忽然发出了一道略带沙哑的干涩声音,道:“看在你们能走到这里,不容易的份上。老夫给你们一个出手的机会,赶紧出手吧。不然的话,你们将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了。”

    “大家不要被你的话给激到,与之前一样,列起小武阵,联手将其击杀!”血袍老者的话,无疑让几位性子比较火爆的年轻天骄,脸上明显都是忍不住露出了愤怒之色,都是有种想要立马冲上前的冲动。好在这时宋允及时发出的喝声,将这几人给稳了下来。

    “好!”

    闻言,一众年轻天骄也皆是点了点头。

    所谓的‘小武阵’,是在场一众年轻天骄中,一位来自于名为阵道宗,专门以阵法出名的超级势力首席核心弟子,教给众人了。

    这‘小武阵’并不算什么高明的阵法,可对眼前的众人而言,却是十分的使用。

    众所周知,布以人形成的阵法,都必须需要相互间有着想要的磨合,才能布置出来。不过这‘小武阵’却是一种用于临时的阵法。不需要有着怎样的磨合,只要稍加练习便可学会。

    并且这门阵法的施展方式,根本不需要太大的配合,只要能够听好指挥,自己将自己该做的做出,便能完美的施展而出。其实主要还是这位指挥比较麻烦,好在众人中,宋允便是这样一位极好的指挥。

    对于此刻的一众年轻天骄而言,无疑十分的实用。

    而之前也正是有着这‘小武阵’,才让梦风等人没有耗费太大的力气,便是将接连的几位阻截者给击杀。

    “一号组,进攻!二号组,接续!”

    只听宋允手一挥,场中顿时便有几位年轻天骄掠出几步,各自握着佩器,一道道攻势向着手握镰刀的血袍老者而去。发起攻势后,几位年轻天骄都是没有在原地多呆,立马便是退了回来,而同时,立马便又有几位年轻天骄掠出,一波攻势施展而出。

    “轰轰轰……”

    接连的两波攻势,突如其来,让血袍老者尽管反应过来,可也只是勉强将第一波攻势抵挡,第二波攻势根本来不及做出太多的举动来抵挡,只能硬着头皮随意挡了一下。

    这,也导致了这一波攻势悉数落在了他的身上,让他整个人直接被震飞了出去。

    不过这血袍老者身上的血袍,明显是一件防具,在这样一波攻势下,并没有损坏,只是其上散发出的一圈血色光晕,黯淡了不少,除此之外,就是血袍老者的气息,变得稍微紊乱了几分。总体而言,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创伤。

    可这突然的攻势,明显还是让这血袍老者吃了一些小亏。

    “一号组二号组,同时攻击!”

    还未等血袍老者多缓过几口气,便是听到一声喝声响起,只见他一抬头,便是一波刚刚那两波攻势联合在一起的攻势向他而来。

    由于选手通道的面积本就不算宽阔,这样的攻势联合在一起,血袍老者根本无处可闪。因此见状也是只能迎着头皮迎击而上。

    这一波攻势袭来,血袍老者仓促应对,自然吃不到好。

    整个人再次被震退,他身上那血袍的血色光晕,完全给震散了,而他的气息,也是变得十分紊乱。

    “全体攻势!攻击!”

    还未等血袍老者为之多晃过一口气,就在他被震飞的那一霎那,宋允的指挥声便是再次响起,梦风等一众年轻天骄,没有丝毫犹豫,纷纷全力出手,尽管因为配合没有那么默契的原因,出手的速度,还是有快有慢。

    但这样一齐攻势,已经足以让血袍老者根本没有喘息的时间。

    “攻击!”“攻击!”“攻击!”……

    之后,在宋允的指挥下,一波接着一波的攻势,接连不断的施展出,让得血袍老者,根本连半口喘息的机会都没有,无时无刻,都在面对一众年轻天骄的狂轰滥炸。

    在场的年轻天骄,基本都是顶尖年轻天骄。尽管境界或许远不如血袍老者,可每一道攻势,都是相当不俗的,联手之下,完全不比尊印级强者的攻势弱多少。面对这样的绵绵不绝的狂轰滥炸。

    哪怕血袍老者是尊印级强者,也是硬生生的给轰得浑身是伤,那一身血袍,早已是硬生生的给轰碎,将他那一身苍白干枯的身子,完全展露了出来。

    “啊啊啊!!!”

    这样接连的攻势,终于,也是让得血袍老者不堪忍受,口中爆发出了一阵愤怒的叫声,带着无边怒火的愤怒一击,硬生生的将一波攻势破灭,然后道:“尔等小杂碎,你们彻底激怒了老夫。老夫要你们死,血魔秘法,暴血愤张!”

    滔天的怒火,形成了一股无比浓郁的血气,覆盖在浑身上下的经脉,完全都是暴起的血袍老者周身,让其整个人,在此时刻,身体周边完全充斥满了浓郁的血色。

    就如同一个血人一般,手上握着也是完全脏满了血色的镰刀,向着一众年轻天骄暴冲而来。

    “轰轰轰!!!”

    宋允指挥着众人,再次发起一大波的攻势,然而此刻的血袍老者,面对这些攻势,完全是不管不顾,任由它们轰击在他的身上,整个人就好像陷入了不会痛,只知道向前冲的状态一般。

    “卧槽,快跑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