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圣印至尊 > 第二千二百四十八章 激动?
    薛神煞不用多说。

    至于安瑞,作为拥有控之势的顶级天骄。他或许比不了薛神煞,但也是能够轻易碾压各阁头号顶级天骄的存在。在他们帝皇阁历届以来,就以安瑞这份实力,是完全足以担任少阁主之人选的。

    只是他们帝皇阁的这一代,实在太出色了。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对安瑞的宝贵。毕竟这样的顶级天骄越多,对他们帝皇阁的未来,也就越不可限量!

    而且除此之外,安瑞作为帝皇阁大长老之孙。帝皇阁安氏一脉的继承人。在他们帝皇阁的地位,也是相当惊人的。就算比之薛神煞,也只是稍逊一筹罢了。甚至若非因为当初,薛神煞以一人之力,击败了包括安瑞在内的几位帝皇阁圣子。

    使得安瑞彻底心服口服,心甘情愿辅佐薛神煞。就以他的身份地位,是完全有资格,继续与后者争夺少阁主之位的。

    一次落败,在帝皇阁内,并不会直接否决一个人。

    特别是如安瑞,这样潜力无穷,还身份尊贵的顶级天骄。

    不过安瑞心甘情愿放弃,他身后的安氏一脉,也就无话可说了。

    但这并不代表,安瑞在帝皇阁就不重要了。相反,一旦他陨落了,那帝皇阁内部,必将掀起一番大地震。甚至有可能,让他们薛氏这一脉,与之安氏一脉分道扬镳。到时候,他们薛氏一脉,别说统领整个三十六阁了,单单帝皇阁的霸主地位,可能都将不稳。

    一念至此,他的情绪岂能不激动?

    听得老妪与紫金华袍老者相同的问话,矮小老者脸上的表情,在难看间,也有些怪异。

    而他越是如此,越让紫金华袍老者焦急,忍不住催促道:“老安,你倒是快说啊!”

    见状,矮小老者抓了抓头发道:“那个,神煞和小瑞的命牌完好,并没有事……”

    “神煞和小瑞没事?”只是他话还未说完,便给紫金华袍老者打断了。只见后者邹着眉头道:“什么意思?”

    矮小老者似料到了紫金华袍老者的反应,无奈一笑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不过他们两没事,倒是另外的人出事。”

    “另外的人?”紫金华袍老者一怔,旋即似意识到什么,眉头一挑道:“你是说,陈元小子他们?”

    矮小老者点了点头,语气有些低沉道:“刚刚得到回讯,陈元的命牌已经碎了。”

    “陈元死了?”闻言,紫金华袍老者眉头不禁一邹。

    这消息,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不过也让他刚刚提起的心,不由放了下来。

    陈元,是他们帝皇阁顶级天骄之一。

    但不同于薛神煞和安瑞,陈元只是他们帝皇阁的一位外姓弟子。也就是他们帝皇阁从外界招揽,而非他们帝皇阁内部高层的子嗣后裔。

    只是因为天赋惊人,成为了一代顶级天骄。陈元才步入了他们帝皇阁核心弟子之列。

    不过,也仅止于此。

    正因此,在海族试练其间。紫金华袍老者与矮小老者,暗中跟着薛神煞和安瑞。但却并没有在乎陈元。以至于陈元为何没到第二关,他们也是不知。甚至陈元陨落了,命牌碎了,帝皇阁内,也没有特意向他们传讯。

    在他们帝皇阁内就是这样。

    外姓弟子,就算天赋了得,也很难得到真正的重视。

    陈元,就是最好的例子。作为顶级天骄,他的天赋毋庸置疑。但可惜,他加入了帝皇阁。这样一方,外表好似对每个弟子都很重视。但实际上,真正只重视他们内部弟子的势力。

    当然,也不是陈元在帝皇阁没有靠山。只是很可惜,他这靠山,也就是薛神煞,目前还没有在帝皇阁完全掌权。很多事情,并不能照顾的面面俱到。

    “是在那海族试练第一关陨落的?”

    虽说陈元之死,对紫金华袍老者而言,不痛不痒的。但是,好歹也是他们帝皇阁花费了不少资源,才培养起来的一位顶级天骄。就这么陨落了,还是要追究一下其原因的。

    “按照回讯所说的时间,也就是几日前来算。十有八、九是在那个时候。”矮小老者沉吟了下,才点了点头道。

    紫金华袍老者眼神一眯:“那这么说,陈元是被那些同辈之人所害咯?”

    矮小老者点了点头:“有这种可能。”

    “不管如何,此事都得探一番究竟。哼,我帝皇阁弟子,可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紫金华袍老者冷哼道。

    矮小老者微微颔首,没有多说。

    “清纱死在这海族试炼上。不管如何,这事罗女阁绝不会这么算了!”那老妪也是,也是满脸阴沉地开口道。

    不同于陈元在帝皇阁的地位,颜清纱在她们罗女阁,虽然也只是位顶级天骄,连预备圣女都不是。但她,却有着一位了不得的祖母。是他们罗女阁八大长老之一。更重要的是,颜清纱还是眼前这老妪的徒弟。

    自己爱徒陨落,怎能让这老妪不怒?

    其实怒海族的同时,她也在恼怒紫金华袍老者。竟然骗她在颜清纱她们身上都留下了印记,以至于让她放心。为此,她还想着就当欠了对方一个人情。结果对方,压根就没有在颜清纱身上留下印记。使得事情演变成这样。

    若非她们罗女阁与帝皇阁的关系,已经到了根深蒂固,谁也离不开谁的地步。老妪早就与那秃头老者先前一样发飙了,并且要更加疯狂。

    毕竟颜清纱,是确实得到消息陨落。而屠空群并没有陨落。

    但她,终究没法这么做。

    如今罗女阁,没办法脱离帝皇阁这个盟友。除非她们,敢独自面对天煞阁的报复。

    她们罗女阁与天煞阁,曾有过一段关系。是她们,背叛了这段关系。并且勾结了帝皇阁。此事,让天煞阁对她们罗女阁的恨意,要远超于帝皇阁。

    如果帝皇阁与罗女阁的联盟解体,那第一个遭受报复的,必然是她们罗女阁。

    所以,在帝皇阁与罗女阁结盟关系间,她们一直是处在弱势的一方。不仅是实力,确实要比帝皇阁稍逊一筹。更因为有这个因素在。所以真说起来,帝皇阁可以脱离她们罗女阁,大不了就是放弃三十六煞阁。但罗女阁,却无法这么做。

    因此,哪怕自己爱徒死了。老妪也只能忍着怒气,不敢与紫金华袍老者彻底翻脸。

    ……

    就在三十六煞阁这几位老人,于这边缘山峰交谈之时。在他们不远处地另外一处山峰。

    坐在木桌旁的紫色面具人,看着身后凭空出现了十多人,淡淡一摆手道:“既已布置好了,那就开始吧。不过记得,在开始之前,先把外围的人清理干净。本座可不希望,到时候看到除了我们,这里还有他人存在。”

    “是,大人!”

    闻言,十多位样子各异之人,纷纷躬身行了一礼。而后,便相继消失在了原地。

    “啪!”见状,紫色面具人才轻轻打了个响指。

    在他对面,一张木椅浮现,一个坐在其上的身影也是浮现而出。

    看着面前之人,紫色面具人淡淡笑道:“老青,别人都是越老变得越成熟。本座看你,怎么像是越老变得越害羞了呢?见见这些晚辈,难道不好吗?”

    闻言,紫色面具人对面之人沉吟了下,才瓮声瓮气的说道:“大人,您清楚属下的性格。在他们没有得到主人认可之前,属下是不会见他们的。”

    紫色面具人把玩着手中酒杯,面具下的双眼,带着淡淡笑意地看着对面之人:“你怎知,本座还没认可他们?”

    “因为大人,还不让属下见他们。”对面之人平静说道。

    “哈哈哈哈……”听得这话,紫色面具人忍不住大笑起来。小片刻后,才满含深意地看了眼对面之人,轻笑道:“老青啊老青,你还真是个妙人呀!”

    说着,他手中把玩着的酒杯,已然盛满的久,平稳地出现在了对面之人身前,笑道:“既然如此,老青。那就让你我,好好看看这些晚辈吧!”

    对面之人拿起酒杯,一饮而下,才对着紫色面具人点了点头。

    紫色面具人微微一笑,也是端起了不知何时,出现在他面前的另一个酒杯。

    ……

    “小彤!”

    “煞哥哥!”

    看着一脸激动,相拥在一起的薛神煞与罗彤。

    除了已经选定墓碑的青发男子和那黑发女子外,场中包括梦风云湘在内其他几人,皆是不禁一阵无语。

    这两货,简直没把他们当人看啊!

    尼玛,抱就抱好了。你们激动一下,我们认了。可问题是,你们这激动地也太久了点吧?

    从罗彤进来到现在,已经整整半刻钟的时间了。这两货,竟然还跟刚刚才抱在一起似的,那股亲昵激动劲,简直令人发指。

    最无耻的说,两人便抱着,还一口一个‘小彤’,一口一个‘煞哥哥’叫着。

    尼玛,你们激动这么久,我们也忍了。但你们公然扔狗粮,这就太可恶了!

    哪怕是一向以薛神煞马首是瞻的安瑞,此刻也有种想要冲上前,将前者这两货分开的冲动。尼玛,我家小柔不在,你们就这么欺负我,简直太可恶了!

    梦风和云湘,他们两还好,起码明面上是一对。

    屠空群,好吧,这货在凌征死后,就沉默了。哪怕是过关来到这,满身伤痕,还是依然沉默。

    至于面具剑修,人家有面具。

    因此,场中最受伤害的,果然只有安瑞一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