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帝临鸿蒙 > 第两千五百四十一章 如神临尘,惊震不已
    哗哗哗!

    半空中,羽皇周身九彩光大盛,滚滚的九彩光疯狂的自他的体内涌出,化为万丈霞光,普照四方,此刻的他,整个人比空中的太阳还要绚烂,就宛如是一位主宰着万古炎日的太阳圣帝一般,周身华光璀璨,光耀万千诸界。燃 文小说   w?w?w?.?r?a?n?w?e?n?a`c?o?m?

    羽皇的对面,数百米外的空中,目锋整个人都在发呆,满脸的震惊与错愕之色,此刻的他,在震惊,但是,他所震惊的,并不是羽皇身上,所发生的异变,他所震惊的,乃是羽皇身上的气势。

    因为,他清楚的感受,羽皇身上的气势,竟然随着他身上的那些九彩光的涌出,在急速的增长。

    “这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你的气势,怎么还能增加?难不成,你之前与我对战的时候,竟然一直都在保存实力?”片刻的呆滞后,目锋顿时大吼了出来,双目圆睁,状若疯狂,眼前的情况,彻底的粉碎了他的理智,让他方寸大乱,他实在是无法接受这种结果。

    同时,他心中也想不痛,想不明白,羽皇为何明明已经提升过实力了,为何如今,居然还能继续提升?

    不过,他不知道、想不明白的事,不代表其他人也不知道,至少帝雪含烟等女都是知道的,眼下,羽皇之所以会出现如此变化,那是因为,他又使出了一种提升实力的秘法恒古无极帝道战法。

    “秘法?对,我知道了,是秘法,这不是你自己的力量,这是秘法的力量,你居然你居然同时掌握两种提升实力的秘法。”目锋终究不是寻常之辈,片刻后的困惑之后,他瞬间明白了,其中的关键,他猜出了,羽皇的实力再次变强的原因。

    说话间,羽皇的气势,已然停止了增长,他的气势已然达到了极致,同时战力也已然达到了巅峰。

    “没错,如今,加诸在我身上的,确实是秘法的力量,但是,有件事你必须得承认,秘法的力量,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它也就是修者自身的实力。”羽皇出言,淡漠的道,此时此刻,虽然他的气势已经不再增长了,同时,他体内也不再有九彩光涌出了。

    但是此刻,他周身所缭绕着的华光却是要比之前的,还要绚烂、还要璀璨,整个人宛如太阳神下凡,静静地悬立在那里,就宛如一轮烈日当空,普照万千,唯一不同的是,天空的太阳是金黄色的,而他却是九彩之色的。

    目锋眉头紧锁,追问道:“不错,这一点我承认,我承认秘法的力量,也属于修者本身的力量,但是”

    说到这里,目锋的话音骤然一转,继续道:“但是,我很好奇,为何连续征战了这么久,你的体力依旧如此的强盛?难道,你当真不会疲惫?”说话间,目锋的一双眼睛,始终在盯着羽皇,满心的好奇与困惑,他实在是不明白,羽皇到底是如何让自己的体力长盛不衰的。

    “朕,早就说过了,朕是永远不会累的,只不过是你自己不相信而已。”羽皇血眸烁烁,语气极为的冷漠。

    “永远不会累?”目锋冷冷一笑,大声反驳道:“你骗谁呢?这个世界之上,根本不存在这样的生灵,天地万物,芸芸众生,除了那些大帝之外,有谁可以做到这一步?谁能够真正做到永葆体力的巅峰?就是秘法也”

    “嗯,不对”说到这里,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目锋双眼一睁,整个人顿时呆在了原地。

    片刻后,他回神,口中喃喃道:“不,不敌,据我所知,在我们这个世界之中,似乎,还真有一种可以让自己的体力永葆巅峰、长盛不衰的秘法,此为天苍战法,是为天苍一脉一脉单传的逆天法门,嗯?难道”

    说至此处,目锋顿时再次看向了羽皇,双目圆睁,一脸的震惊与难以置信之色,口中惊声道:“永恒帝主你你你你,你难道竟然身具天苍战法?难道你竟然是天苍一脉的传人?”

    天苍一脉的盖世绝学天苍战法,一般人,或许不知道,但是,像目锋这种活了那么久的老怪物,自然不会不知道。

    羽皇眼睛微眯,脸色面无表情的道:“你的话,似乎是有些太多了。”

    言罢,稍稍顿了下,接着,羽皇再次出言,补充道:“你的心思,其实,朕很是清楚,无非就是在故意拖延时间,你想暗中恢复体力,不过,眼下,朕恐怕不能让你如愿了,因为,我们之间的战斗也该是结束的时候,朕,实在不想在拖下去了。”

    闻言,目锋心中顿时一咯噔,脸色顿时沉了下去,很是难看,因为,羽皇说中了他的心思,一切,皆是正如羽皇所说的那般,他却是在拖延时间。

    片刻后,目锋再次出言,对着羽皇质问道:“永恒帝主,事到如今,难道到了现在,你还不承认自己的天苍一脉的弟子吗?”

    羽皇神色坦然,一脸的风轻云淡,闻言,他一语不发,直接迈步,朝着目锋走了过来,对于目锋的话,他现在都是懒得回答了,此刻的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诛杀目锋,结束战斗。

    “你别以为,你不说话,本座就不知道了,纵观古今,唯有天苍一脉的天苍战法,可以让修者永葆体力的巅峰,除此之外,再无任何法门能够做到这一点,所以,我断定,你肯定就是天苍一脉的传人。”看着突然动身,朝着自己杀来的羽皇,目锋先是怔了下,随后他面色一急,再次开口了。

    “你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于朕何干?朕只知道,你今日,绝对难以活着离开。”羽皇开口了,声音漠然而无情。

    “吟!”

    说话间,羽皇已经杀到了目锋的身前,来到之后,他二话不说,直接挥枪朝着目锋杀了过去。

    “杀啊!”

    危机来临,目锋自然不可能无动于衷,眼见自己再也拖不下去,他当即一咬牙,长啸一声,强提着刚刚恢复的一些体力,再次与羽皇厮杀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