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特种兵王在都市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验证一下
    廖飞见她们将沙发的位置都占满,成半圆形包围自己,自己坐在皮墩子上,在她们面前,像是要被审讯的犯人。r?a?  ? nw?en? w?w?w?.?r?a?n?w?e?n `o?r?g?

    “各位领导,有事?”

    贺佳玉问道:“说,你刚才对林总有没有什么邪恶的企图?”

    “没有,真没有。”

    “你敢没有?难道你的身体有问题?”贺佳玉疑惑地问道,眼睛还一直瞄他的下体。

    廖飞问道:“你要不要试验下?”

    贺佳玉两眼放光地道:“好呀!把衣服脱了!”

    廖飞当场就傻了!尼玛!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她想真人表演?不行,绝对不行,真人表演可以考虑,但免费的真人表演绝对不行。

    他胡思乱想的时候,贺佳玉已经扭动着腰肢直接走了过来。由于她过来时很匆忙,身上还穿着睡衣,胸部真空,当她弯下小蛮腰,伸手试图去解廖飞衣服扣子的时候,那对丰满完全暴露在他的眼中。

    廖飞的眼睛顺着衣领瞄进去,顿时就口干舌燥,下面也开始升国旗。

    贺佳玉一边解纽扣,一边用丁香小舌舔了舔嘴唇,诱惑无比。

    廖飞一把抓住贺佳玉的手,没等开口,贺佳玉就道:“冤家,这么急?”

    “大姐,别玩我了,你要干什么?”廖飞缩了缩屁股,弯着腰,避免别人看到他的丑态。可他弯腰,头部势必向前,看起来像是要贴近她的衣领,看个仔细一般。

    “你猜我要做什么?”贺佳玉站直身体,小手轻柔地抚摸他脸。

    “大姐,我真不知道。”

    贺佳玉突然间收起魅惑,厉声道:“让你脱衣服,当然是为你包扎伤口,你以为要干什么?脑子里乱想什么。”

    廖飞松了口气,道:“我没乱想。”

    “你没乱想撅个屁股好看呀?你的身体已经将你淫荡的思想完全体现出来了!”贺佳玉闪到廖飞的身旁,让其他几女可以正面看到廖飞。

    廖飞差点被气死,要不是你故意弄得那么魅惑,还特意让我引起歧义,会这样吗?这娘们真是害人不浅。

    “脱衣服,快点,老爷们还磨磨蹭蹭的。”贺佳玉敦促道。

    既然不是要真人表演就行,廖飞飞快地将衣服脱掉,露出他充满爆炸力的身体。

    贺佳玉解开廖飞的旧纱布,看了眼伤口,一边上药,一边问道:“这是枪伤,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是我去兴城的那天……”廖飞将自己遇袭的事情说了出来,只是没有将见到朋友的事情告诉她们。廖飞相信林嘉琴姐妹和赵冠男,可对贺佳玉和许乐还做不到完全的信任,毕竟她们是军人,如果自己说出遇到朋友的事情,不管她们是有意还是无意地汇报上去,都可能让自己的对手怀疑到恢复记忆的事情,还会让张晓娜平添危险。至于遇袭的事情,说出来倒是没有问题,反正兴城的警察早晚会联系这边的。

    几女听完有人还在暗杀廖飞,对行凶者和幕后主使各种谴责,可惜,这种谴责是毫无力量的,只能发泄下不满而已。

    伤口的子弹已经取出,伤口除了难看点,没什么大碍。

    廖飞见她们因为自己受伤的事情很气愤,情绪压抑,问道:“嘉琴,你去我的房间做什么?”

    林嘉琴很气愤,当她想去房间里等他吗?自打廖飞从兴城回来,他这三天不但没有去办公室上班,反而天天泡在保安队,这是总经理助理应该干的事情吗?考虑到他请假之前才给他调的职位,这三天她也就没说,可今天她打算让廖飞老实去总经理办公室上班,不要胡搞。

    当她说出理由,几女虽然表面相信,可实际却还有所怀疑。要是工作上的事情,明明可以在第二天早上说,或是在公司说,没必要非得在廖飞的房间说吧!

    几女虽然怀疑,也不会非得再多问,就当个理由过去。只是对廖飞严加批评,认为此事都是他在公司毫不作为,上班时间乱串造成的。

    廖飞在几女的逼迫下,只能硬着头皮答应明天好好去办公室上班,做好自己总经理助理这个伟大的工作。

    自从恢复记忆,对于总经理助理这个职务,完全没有什么挑战性,他在美国的时候,因为需要扮演各种身份,对什么都了解。公司的那点事,对他来说都是小事。

    其实在这个时候,廖飞不太愿意当总经理助理这个职务,因为这个职务要和林嘉琴在一起办公,对他的束缚太大,不像保安那么自由,反正白班基本出不了事情,他有事出去也不会有人管。

    在廖飞的保证下,几女看时间太晚,都各自散去,回去睡觉。这时贺佳玉再次爆发惊人之语,“廖飞,刚才我还没有真正验证你的身体,你在房间里给我证明看看。”

    她的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廖飞都傻了!自己刚才都出丑了,还要做什么?难道真要上床试验?林嘉琴她们则是震惊,不理解贺佳玉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是春天来了,发骚了!

    贺佳玉有手指滑过她优美的锁骨,道:“怎么?不欢迎,还是不敢?”

    “呵呵!求之不得。”廖飞笑着走回房间。

    贺佳玉看了几女一眼,跟着廖飞走进房间,并将房门反锁。

    许乐没说什么离开房间,林嘉琴三女对视了一眼,也都没说什么,一起上楼,当她们心中怎么想,那就不知道。

    贺佳玉进入房间,直接道:“我先去洗澡,你乖乖的。”

    廖飞笑了笑,躺在床上,想看看她到底要搞什么鬼。他才不信贺佳玉是真要和自己上床呢!就算真有这个想法,她也绝不会在这么多人面前提。

    贺佳玉进入浴室,没有立刻脱衣服洗澡,而是四处看看,她拿起廖飞的脏衣服,仔细翻看后,又拉开洗手盆下的柜子。

    几卷手纸,一个橡胶手套包装的塑料袋,一块未开封的香皂,柜子里东西只有这些。

    卫生间虽然不小,但是放东西的地方也不多,擦边任何角落,也没有看到想找的东西。

    贺佳玉坐在浴盆上,翘着腿,手捂着下巴,目光游移不定。浴室镜的旁边有几个格子,里面放着被子和牙刷等物品。这个浴室镜和洗手盆是一体的,既然格子很厚,那说明浴室镜的后面应该有空间。她站起来,摸着浴室镜的边,用来一拉。浴室镜果然轻易打开。

    她看着浴室镜后面的空格里只放着吉列刮胡刀的备用刀片,不禁很丧气。

    在哪呢?东西到底在哪呢?

    贺佳玉不甘心,再次打开洗手盆下面的柜子,将手纸一卷卷地拿出来放在地上,手纸后面什么都没有。

    咦!

    为什么橡胶手套的外包装塑料袋还在柜子里,难道是忘了扔了?她拿出外包装袋,发现袋子上还有几滴水,看起来很新,好像是刚打开不久。她随手将塑料袋扔在地上,思考着。包装袋在这里,那橡胶手套哪去了?贺佳玉记得刚才翻找的所有地方都没有看到橡胶手套。她突然灵光一闪,打开座便的水箱。

    水箱内没有预想中的橡胶手套,她四处打量,浴盆的水还没有放掉,上面还有着一层厚厚的泡沫。

    她记得刚才和许乐冲进来的时候,这个浴盆里好像没有泡沫,而现在浴盆里却全是泡沫,她快步走到浴盆边,将手伸进浴盆;哦四处摸着。终于,她脸色一喜,从水中摸出橡胶手套。

    橡胶手套里放了东西,鼓鼓囊囊的。手套腕部的位置是用手套的手指系住的,防止水渗进去。

    她擦了擦手,将手套外边的谁也擦干净,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拿出来的是另一只手套,里面依旧放着东西,腕部还是打着结,再打开这个手套,一个类似手机的东西和几个小纽扣下显露出来。

    贺佳玉看到这些东西,恨不得大笑三声。她终于找到廖飞藏起来的东西了。

    当当!

    廖飞在外边敲了敲浴室门,喊道:“佳玉,你洗完没?我们一起洗吧!”

    哼!这个时候还有流氓想法,看我怎么收拾你,贺佳玉站起身,刚要朝门口走去,一脚踩在橡胶手套的包装袋上。地上之前有廖飞洗澡弄出来的谁,塑料袋上也有廖飞残留的水滴,加上她鞋底的水,万分丝滑。结果她就悲剧了,脚下一滑,身体朝下倒去。

    贺佳玉也是伸手敏捷,一手扶着浴盆,另一手高举着装着东西的橡胶手套。

    浴盆被廖飞放了很多浴液,不但里面全是泡泡,浴盆的边缘也很滑,她一下没扶住,身体继续倾倒,直接摔落在浴盆之中。

    噗!

    她吐出口中的洗澡水,差点没哭了!乐极生悲呀!既然摔进了廖飞的洗澡水中,这得多倒霉呀!

    “佳玉,怎么了?我进来了!”廖飞还在外边喊着。

    “不许进来。”贺佳玉大吼一声。

    “哦!”廖飞应了声,走回到床上。

    他压根就没想进去,而是故意捣乱的,想看看贺佳玉到底要做什么。

    贺佳玉穿着睡衣来的,现在浑身都湿透了,身上的水还是廖飞的洗澡水。想到这,贺佳玉就感觉浑身难受。本来她只是来找东西,没想洗澡,这下好了,不洗澡也不行,她忍受不了这么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