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特种兵王在都市 > 第十二章 分析
    廖飞带人赶到永乐小区,先让特种兵隐秘地包围小区,才和尚锐带着十几名特工来到小区的保安室。r?an w?e?n w?ww.ranwen`org

    这个时代,摄像头、卫星、手机等电子设备已经成为特工运用最频繁的东西,尤其是追踪,更是重中之重。

    永乐小区是1994年的老小区,以前没有物业,只收卫生分。到现在虽然有了物业,可由于业主没有交物业费的习惯,物业差得一塌糊涂,马上就要弃管。

    廖飞赶到保安室,见有四个监控器,正显示着画面,看起来一切正常,这让众人松了口气。要知道他们可怕这个破小区的监控录像出问题。

    保安见进来一群人,不说话,只是四处看,立刻问道:“你们是谁?”

    廖飞掏出军官证,在保安的眼前一晃。

    这里的保安年纪都很大,平均年纪在48左右。没听说军队出面办案,反倒是在新闻上看到不少假军人的新闻。他们见廖飞将证件一闪即收。立刻板着脸道:“证件拿出来,我看看是真的不?”

    这次行动还是以廖飞和尚锐带队,在nff组织内,也是分上下级的。廖飞虽然是一线的特工,职位低但是级别高,以前都是和nff老大直接联系的。其他特工可以说是廖飞的手下。他们当然不能再让廖飞掏证件给保安查看。立刻有几人掏出证件递给保安。

    保安一看,嚯!这要不是假的都没有天理了!递过来的证件除了校官就是上尉,没有级别低的。要是军事行动,怎么可能来的都是军官,难道军官都不需要指挥士兵吗?再想想前一阵的新闻,抓了十五名假军人,最低都是校官。这些人也是十几个,同样都是尉官和校官,应该也是假的。何况这些人中也有名退伍兵,他虽然从证件上没有看出任何问题,正面有证件专用章,背面有钢印,军官证编码和颁发证件日期还有证件上入伍日期都一致,但他还是看出些不对。

    因为廖飞这些人的衣服和头型都不对。军人不准留大包头、大鬓角和胡须,蓄发不得露于帽外,帽墙下发长不得超过一点五厘米。如果是长期在机关的军官头发会略长,但也没有廖飞这些人的头发长。关键是特工为了能够泯灭与众人,不显示出与众不同,和军人那种雷厉风行,作风严谨,言行得体,注重形象的精神气质严重不同。这些在退伍兵的眼里都是破绽。

    退伍兵看了眼廖飞他们,想着先糊弄过去,然后立刻报警,并拨打当地军队的纠察大队电话。

    其他保安都以为是假军人,本来还想说什么,退伍兵抢先问道:“需要我们做什么?”

    一名特工道:“你立刻调出今天的监控录像,我们要查看。”

    看监控录像?那用得着来这么多假军人吗?来这么多人,一般都是图点什么,骗财什么,哪有要看录像的。计算想要看录像也没有必要弄这么多假证件呀!直接买盒烟,不就ok了!

    退伍兵想不明白廖飞他们的意图,继续应付道:“小区的硬盘录像机坏了,监控录像只能即时看,不能存储。”

    “什么?”特工脸色一变,冲到控制台前,自己查看。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特工无奈地摇了摇头。

    廖飞问道:“你们谁注意到有八个人一起来小区吗?”

    几名保安互相看了看,都摇了摇头。退伍兵看向廖飞的眼神有些闪烁。他以为了解廖飞等人的想法,这些人是要抓那八个人的,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冲廖飞他们是假军人,作为保安,他就要保护那八个人。

    廖飞注视着退伍兵,退伍兵受不了廖飞的逼人的目光,扭过头看向一边。尚锐也发现退伍兵的不自然,问道:“你知道什么?都说出来。”

    退伍兵不说,他内心有自己的坚持。

    这时,特种部队的连长带着几名士兵走进来,立正敬礼:“首长,包围圈已布置完毕,请指示。”

    廖飞点点头,“所有人注意隐藏,随时做好战斗准备,一旦开火,尽量避免伤及无辜。但绝不能放跑他们一个。”

    “是。”连长大声答应,他知道重点在最后一句,就是绝不能放跑对方一个,这点比避免伤及无辜还要重要。

    军人就要有这种牺牲精神,毕竟是慈不掌兵。为了保护更多人,必要的牺牲是可以接受的。

    退伍兵看到特种兵连长带人进来,虽没有带着武器,但那一身军人气质已近完全表露无遗,这种气质没有当过兵的人是装也装不出来的。内心有些动摇,怀疑自己是不是判断错误。

    廖飞一指那几个保安,道:“你派人保护他们,征用这里为临时指挥所。”

    连长应是,派出两名手下,明着是保护,实际是避免保安里有人和大岛进一他们通风报信。

    廖飞看向退伍兵,猜出他之前有怀疑,道:“你现在应该可以说了吧?”

    退伍兵并没有完全打消疑虑,毕竟廖飞他们身上的气质都太普通了,唯一不同的尚锐还不像是士兵,他的气质非常冰冷,像是屠夫。

    在廖飞决定将这里定为指挥所后,特工开始整理战斗装备,既然大岛进一他们来这里,一会可能就会交火。为了防止武器出现问题,他们都做最后的检查。特种兵连长也让手下士兵提进来几个大袋子,里面都是冲锋枪。

    当特工抽出手枪,卸下弹匣开始检查,士兵从袋子中掏出一支支冲锋枪,将大量弹匣摆在桌子上时,退伍兵信了。在中国,拥有这种火力说是装军人,鬼都不信。尤其是特工那熟练的动作,和摸枪后突变的气质,都说明这些人绝不是假装的。

    退伍兵道:“我看到过八个人来小区,他们有六个男的,还有两个女的,去11号楼。”

    廖飞怀疑地问道:“你怎么记得这么清?”

    “我当时从物业办公室回这里,路过11号楼,我看到几人中的女人挺漂亮,就多看了两眼。”退伍兵说出个男人都能接受的理由。

    “你知道他们去了几单元哪个房间吗?”

    “那就不知道了!”

    廖飞看着退伍兵,见不像说谎,才又问道:“物业那里有业主的电话和资料吗?”

    “有。”

    廖飞道:“两个人陪他去物业,将11号楼的业主资料和物业的人都带过来。再去六个人去11号楼附近待命,注意隐蔽。”

    几名特工领命离开,廖飞看向特种部队的连长,问道:“你手里还有多少机动部队?”

    “两个班。”连长回道。

    “都派出去,把11号楼周围的楼顶都派上人,占据制高点,将所有狙击枪全用上。分散过去,不要暴露。”

    “是。”连长去安排手下,十几名士兵装作路人,有人拎着兜子,有人开着轿车停在楼下,纷纷控制周围楼的制高点。

    等了一会,物业公司的人被带来。物业公司的人刚近保安室,就被这里的情况震住,桌子上放着大量的冲锋枪,一排排的弹匣,甚至还有手榴弹等武器,惊得下巴差点没掉下来。

    要不是特工找他们的时候大体说了一下,他们还以为是恐怖袭击呢!

    “11号楼有哪家不常住在这里的?”廖飞问道。

    物业经理看向负责11号楼的工作人员景洪亮。景洪亮见经理示意自己说话,道:“具体哪家不常住在这里我并不清楚,我只认识些常住在这里的人。”

    廖飞将业主资料放在景洪亮面前,道:“将常住在这里的人表明出来。”他说完,拿起物业的收费记录,开始翻查。

    这个园区很老,业主没有交费的习惯,交物业费的人不到百分之二十,物业天天逼,天天变着花样让业主交钱,什么交物业费给豆油等活动都举行过,可交费的还是那几个人,没有增加。

    11号楼是有四个单元,每个单元都是标准的一梯三户,七层高的楼,共有84户人家,交费的人有19家,没交费的65家。

    廖飞又拿起业主资料,每个在小区的业主记录都在这里,其中包括了房产变更,在这份记录里,11号楼在这些年中,一共有14套房子的业主变更。

    景洪亮已将他知道的常住人都标注出来,毕恭毕敬地交给廖飞。

    连长和尚锐都凑了过来,看向这三份记录。想要分析出到底哪家最可疑。不一会,连长就发现端倪,三单元二楼一号的人家在五年前将房子卖出,之后一直没人住,并且长期无人交物业费。他自信满满地点点这家业主的资料,道:“就是这家。”

    廖飞和尚锐同时摇摇头,否定他的分析。

    连长不服地看着两人,想让他们说说自己的看法。

    尚锐道:“秦桂荣是老狐狸,他不会犯不交物业费这种低级错误,引起别人关注的,所以未交物业费的人可以统统排除。这栋楼里交费的有19家,秦桂荣就在其中。第二点你分析得很对,这个房子一定长期无人住,并且没有租出去过。有人住的和出租的房子统统排除,物业并不清楚出租房的情况,就连常住在这里的人也不是很确定都是哪家的。但他标记的常住人家中有5家交了物业费。这样疑点就放在剩下的14家中。最后是房子的交易记录,以秦桂荣的身份,想要掩饰房子的归属易如反掌,他这个房子可能是租的,可能是买的。但都绝对不会出现房屋业主变化的记录。这样又可以去掉两家。剩下的就只有12套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