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特种兵王在都市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三个猜测
    警部被美色冲昏了头脑,一心想着等晚上下班后和中岛优美好好乐乐,此时为了避免中岛优美生气,也不顾警队纪律,将案子全部告诉了中岛优美。燃 文小说   w?w?w?.?r?a?n?w?e?n?`o?r?g?

    中岛优美收到消息,甜甜地在电话中亲了警部一口,亲得警部的心都酥了,恨不能立刻去找中岛优美,和她来场盘肠大战。

    中岛优美急急忙忙地回到廖飞的房间,将收到的消息交给廖飞,并且将通缉令都复印了一份,交给廖飞。

    廖飞分析着情报,知道京都被封成一个铁桶,很难能够逃出去。自己躲的位置也并不安全,警察在白天还没找到自己的话,就会调查之前登记的人,进行第二轮更严密的排查。

    到时候,就算能够情趣酒店杀出去,躲到什么地方,还是个难事。

    名古屋市,郊区一家毫不起眼的咖啡馆内,两名年轻的男服务员正在擦拭咖啡杯,整个咖啡馆里只有两个客人。

    这家咖啡馆叫做吉屋咖啡,在周边非常出名,它的出名不是因为咖啡好喝,而是因为这里的咖啡好贵。随意一杯咖啡就要近万日元。而且咖啡还是普通咖啡机做出来的,根本就不值这个价钱。就算这个家贵得离谱,咖啡也不好喝,但真就有人来这里找虐,比如那些有钱不知道怎么花的,来这里壮阔的。很多富二代都以来这里喝过天价咖啡为荣。

    正当两名服务员百无聊赖的时候,一名年轻的男子拎着个袋子推开玻璃门,走了进来。服务员看到进来的男子的容貌,大惊之下去摸吧台下的武器。

    咻!咻!

    男子是拎着枪进来的,直接开火,将两名服务员打死。

    一名喝咖啡的漂亮女人将手深入桌子的手包里,突然拔出枪,打算杀掉来人时。一颗子弹钻入了她的脑中,将她直接击毙。

    最后一名喝咖啡的男人吓得直哆嗦,钻到桌子底下,抱着头,祈求这个恶魔没有看到自己。

    男子进入厨房,打开与咖啡馆并不相符的冷库。冷库是假的,在一排货架的后面,是通往地下的通道。

    哒哒哒!

    没等男子走过去,无数的子弹就打了出来,阻止男子进入到地下之中。

    男子掏出两枚手雷,拔开保险栓,朝下面扔去。

    “散开。”下面的人大喊着四散奔逃。

    男子刚要再下去,再次遇到了火力阻挡。

    这里是srt的名古屋分部,原本这里有二十多名成员,结果因为廖飞一闹,大量的人员都赶到京都。地下的四名成员嘴里发苦,他们本来因为没能去京都消灭廖飞而郁闷,谁知道廖飞竟然从京都出来,来消灭名古屋分部了!

    京都分部遇袭,srt总部已经打算加强其他分部的防守,但是要等找到廖飞,腾出手之后。总部打算加装各种电子设备和监控等种种手段,指纹、瞳孔等验证手段更是必不可少。只是还没来得及加强防守,廖飞竟然跑到这里。

    他们一边开火,阻止廖飞下来,一边联系srt总部。

    廖飞再次扔下去两枚手雷,然后退出冷库,并用铁棍将冷库的门别住,走回到咖啡厅内。

    四人听到廖飞走出冷库,有种不好的预感,四人互相掩护着走上来,发现廖飞真的离开了冷库。他们推了推冷库的门,结果没有推开。四人一起发力,冷库的门也纹丝没动。

    “他关上门做什么?这里又不是真的冷库,根本冻不死我们。”

    “很快我们的人就来放我们出去,难道他是为了阻止我们追他?”

    两人在猜测的时候,一个人贴着冷库的小窗户朝外看去,只见厨房的桌子上摆着个带天线的遥控炸弹。他颤抖地道:“廖飞将我们关在里面,是要炸死我们?”

    “什么?”其他人大惊。连忙跑过去看。

    厨房的桌子上的遥控炸弹四四方方,大概有20厘米见方,一般20厘米长,10厘米宽的c4塑胶炸药就能炸毁五层楼。而这里摆着的是两公斤的c4炸药,可以轻易地将这里炸上天。当初地下室主要是为了储备物资和待人的地方,不是按照非常严格的军事标准来建设,根本无法抵御这种当量的炸药。

    四人要疯了,一旦炸弹爆炸,他们就死定了。他们疯狂地踹着冷库门,冷库门是为了防止冷气外溢而设计的,不但厚度大,而且绝对结实,四人踹得气喘吁吁,冷库门都一点屁事没有。

    “不行,我们得下去将炸药取上来。炸开这道门。”一人说完,跑到地下室去取炸药。

    其他三人担心来不及,掏出手枪对着铁门开火,子弹不但打不透铁门,还会胡乱弹射,要是一个人开枪还好,三个人在不同方向开枪,那和找死也差不多。一人闷哼一声,被反射回来的子弹击中,躺在地上。其他两人这次清醒过来,放弃胡乱开火。

    廖飞回到大厅,咖啡厅里的那名钻桌子的男人早就跑了,此时咖啡厅内除了廖飞没有任何一个人,是没有任何一个活人。

    他又从袋子中拿出几枚炸弹,放在咖啡厅的各处。大摇大摆地走出去,开着自己的汽车离去,然后摁下炸弹的摁钮。

    去炸弹的人拿着一小块c4回来,大声喊道:“炸弹我拿回来了!”

    一个人透过小窗户盯着外边的炸弹,看到上面灯光由红变绿,他知道已经晚了。

    轰隆!

    巨大的爆炸冲天而起,srt组织的名古屋分部变成一个大坑,地上的建筑废墟统统掉入地下,分部的所有人尸骨无存。

    一时间,srt总部再次震动,他们另一个分部被廖飞炸掉,所有srt组织成员都对廖飞恨之入骨。一连两次炸掉他们的分部,这根本就是打脸的行为,完全不给srt组织面子。

    名古屋市进行封锁,避免廖飞逃离出去,srt组织的一部分成员又赶了过去,对廖飞进行追捕。

    srt组织高层在会议室内,研究怎么将廖飞留在这里,彻底从地球上抹去。

    大岛雄用阴鸷的眼神盯着其他人,沉声问道:“名古屋分部被毁,你们怎么看?”

    樱井诚、三井御夫依旧谁也不说话,犹如老僧入定。

    行动组负责人站起身,道:“廖飞从京都跑出,摧毁了名古屋分部,我认为他是知道无法逃离日本,所以才进行最后的疯狂。只要我们加大力度,一定能够找到他。”

    网络组负责人道:“我会让手下顶着任何与中国网络的通讯的电脑,看看能不能找到廖飞。”

    情报分析组负责人道:“我怀疑炸毁名古屋分部的并不是廖飞。”

    大岛雄看向他,道:“说说看。”

    “廖飞是nff组织的成员,以前是爱田美沙的搭档。现在冯飞絮被nff抓住,他来日本的打算不外乎就是几个。一个就是摧毁我们组织。”

    会议室组织里的人发出嘲笑声,认为这是危言耸听。就算srt组织的人不多,但也不是一个人来就可以消灭的。而且他们组织和所有忍者组织的关系都很好,自卫队和警方也有自己的势力。一旦总部遭到袭击,很快就有大量的人来支援。

    大岛雄不满地看了众人一眼,道:“你继续说。”

    “第二个可能是他来报复我们。第三个可能就是要找到爱田美沙的家人,将他们带回中国,让爱田美沙彻底投入中国的怀抱。”

    其他人交头接耳,分析着种种可能性。

    “你认为那种的可能性更好一些?”

    “目前无法判断,需要在中国方面的人员确认爱田美沙的状态。如果爱田美沙还没有彻底投靠nff组织,那么廖飞来这里就是要带走她的父母?”

    行动组负责人嘲笑道:“你认为廖飞会为了爱田美沙的父母来到日本?无稽之谈。”

    情报分析组负责人讽刺道:“爱田美沙很孝顺。廖飞对爱田美沙的感情你也清楚。只是你这种自私的人就算知道感情的东西,也不会为了感情做出任何损害自己的事情。而廖飞他们则会为了爱情和亲情赴汤蹈火。”

    行动组负责人气呼呼地道:“老板问的是为什么说名古屋不会廖飞毁的,而不是听你分析廖飞来这里做什么。”

    “如果了解一个人的行为模式,对他接下来的动作就很容易判断,你要是不一直打断我的话,我早就解释原因了!”

    “你……”

    “经过我用相片比对,发现在名古屋市的人和廖飞的长相并不相同,虽然这人进行了化妆,可个头、体型还是有区别。何况别忘了,廖飞是有组织的人,完全可以让别人来声东击西。自己趁机逃离京都。”

    大岛雄道:“你是说廖飞还在京都?”

    “我不敢百分百确定,不过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廖飞还在京都。”

    “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就够了!让京都的人不要离开,继续搜查廖飞。其他各地分部严密防守,避免再被袭击。”

    三井御夫道:“我们应该让警察进行更严密的搜寻。”

    大岛雄摇摇头,道:“我们毕竟不是政府组织,无法命令警察,只能通过自己人来间接让警察按照我们的意图行动。再对京都进行更严密的搜查恐怖已经不现实。”

    “警方那些蠢货看到名古屋市的监控录像,一定会以为廖飞去了名古屋,而放松对京都的搜查。”

    “我要的就是这样,让京都的警察表面上放弃搜寻,转为隐秘搜寻,让廖飞自己跳出来,然后再被抓住。”

    “老板英明”

    ……

    众人开始对大岛雄拍马屁,让他感觉非常舒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