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特种兵王在都市 > 第二百零三章 莫名变故
    尚锐听说最近范闲没有和赵冠男汇报过有叫做宋老板的合作者和合作意向,终于百分百地确定了范闲是在给同伙发消息。ranw?en w?w?w?.?r?a?n?w?e?n?`org

    这种发消息的手段很常见,作用就是报平安。确认自己安全,没有任何问题。这样同伙就不用逃跑或是转移。

    nff的人将寅虎的新手机定位,位置显示是隆盛花园,尚锐立刻命令手下,去抓人,一定要将对方抓住,找到潜能配方。与此同时,他也带人去抓范闲。

    范闲不知道已经暴露,自以为打了很多掩护电话就非常安全,其实却不知道,寅虎用新卡就是最大的错误。而且就算不是用新卡,只要查出机主的身份有可疑,或者不是实名认证的就都会被详细调查,根本无所遁形。

    尚锐带着四名手下走进办公室,范闲只是一看到他们,立刻就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是一名顶尖杀手遇到对手的直觉。在普通人的眼中,尚锐是很拽,很冷酷的样子。但在范闲的眼中,尚锐就像是柄剑,出鞘的利剑,光芒四射,寒风凛冽。就是因为尚锐在这方面过于突出,难以让自己融入到普通人中,他才没法当一个合格的潜伏特工,因为他容易被人发现了。

    范闲看到尚锐时,发现尚锐他们表面上朝着赵冠男的办公室走去,而眼角的余光看向自己,立刻一踹桌子,坐在椅子上滑动到旁边同事的位置,亲热的搂住同事的胳膊。

    尚锐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霾。范闲的举动让他很有顾及,担心一旦实行抓捕,范闲会用旁边的同事当人质。要是没看到范闲之前,他还兴许认为刚才的动作是偶然,可看到范闲的人,他就知道范闲刚才的举动绝对是感觉到不妙,而做出的防备动作。

    范闲是杀手,尚锐的工作其实和杀手也差不多。只是一个是不被政府许可,警察要四处抓,另一个是持有杀人执照,杀人还能得奖章。两人具有相同的气息,感应非常强烈。

    尚锐收回所有注视到范闲的目光,带人进入到赵冠男的办公室。

    范闲搂着同事的肩膀,道:“韩哥,他们是谁呀?看起来很酷。”

    “我也第一次看到,可能是那个富二代追求经理。那四个人是他的保镖吧!这事在公司也不稀奇。”

    “那可以有好戏看了,不知道经理能不能同意。”

    “不能,经理都拒绝多少人的追求的,她根本不是钱能打动的。”

    范闲继续搂着他聊天,说着赵冠男和廖飞的八卦。就是不松口搂着同事的手,回到座位上去。

    尚锐进入赵冠男办公室道:“已经确定范闲有问题,就算不是抢夺配方的人,也肯定有关系。”

    “真的吗?”赵冠男毒范闲的印象还挺好,没想到这个年轻,有上升潜力的同事竟然是坏人。

    “他很警惕,从看到我,就到同事的旁边,我担心他会用你们的同事做人质。我需要你见他叫进来。”

    “好的。”赵冠男走到办公室门口,道:“范闲,你进来一下,有个业务交给你。”

    “知道了,经理。”范闲松开同事,随手摸起一支笔,朝着赵冠男办公室走去,身体贴着办公桌,让路过的每一名同事都距离自己不超过70厘米远。

    尚锐在办公室内盯着范闲,手摸到枪柄上,只等范闲一进来,立刻就实施抓捕。

    范闲走到桌子尽头,当快走到赵冠男办公室门口时,他突然朝着大门窜去,要逃离办公室。

    尚锐带人立刻冲出去,追在范闲的身后。范闲一步窜出办公室,正打算选择方向的时候,一个硕大的拳头从旁边打来,一拳打在范闲的脑袋上,将他打趴在地上。

    一名身高一米九五的壮汉从办公室的门口的墙边走出来,犹如狮子般盯着范闲。尚锐也带人冲出来,掏出手枪,瞄准范闲。

    尚锐带人进入办公室,怎么可能会不在门外留人,防备他逃跑呢!不但门外有人,就算范闲跳窗户,大楼外也有狙击手瞄准,随时准备开火。

    范闲躺在地上,脸颊高高肿起,嘴都被打歪了,金丝眼镜也被打飞,摔在墙上,又掉在地上,镜片已经碎裂,再也无法戴了。范闲很凄惨,身上再无一丝斯文的气质,眼神中带有极度的仇恨和憎恶。范闲死死盯着尚锐,问道:“你不是以为自己赢了?”

    尚锐的脸色瞬间变了,一般坏人这么问。都代表着他们留有后手。

    范闲从口袋中拿出个遥控器,笑道:“你们以为我留在华仪集团什么都没做吗?我只要摁下去,我们大家就一起死。”

    尚锐眯着眼睛看向遥控器,冷冷地道:“你以为随意拿个东西都能威胁我?”

    “你可以试试。”范闲并不多说。

    他真在华仪集团放置了炸弹,而且炸弹就在赵冠男的办公室内。当初他想杀廖飞,可直接动手,不说不是他的风格,就算是风格对了,也很难杀死廖飞。所以他在对赵冠男下手失败后,一方面是准备随时杀死廖飞,一方面是担心暴露后自保,所以在赵冠男的办公室放了炸药。

    c4塑胶炸药避过保安的坚持,在一点点将雷管等东西带进来,最后组装成了炸弹,放在办公室内,打算廖飞再去赵冠男办公室的时候,就找机会炸死廖飞。谁知道廖飞太忙了,去完英国去日本,根本没时间来赵冠男的办公室,他也没机会炸死廖飞,炸弹就留了下来。

    这个炸弹没炸死廖飞,此时正好适合保命。炸弹的威力很大,注意将整个大办公室的人全部炸死,他赌代表正义的尚锐一方不敢置其他人的生命而不顾,直接杀死自己。

    要是真有炸弹,尚锐却是不敢拼。到时候不但自己会死,赵冠男等人也得死。他不怕死,也不怕普通人。自从干上这一行,尤其是负责清扫,自己的命和别人的命都不值钱。只要能完成任务,牺牲别人和牺牲自己都是可以接受的,哪怕其中有廖飞的女人,这也不是阻碍他完成任务的障碍。只是他不能接受自己死了,廖飞的女人死了,范闲也死了,那样的话没有任何意义,要是手机定位的地址没有潜能配方,还需要范闲活着,接受审讯呢,死人可是问不出东西的,nff组织中可以能入阴间审案的包公。

    尚锐对手下使了个眼色,手下刚移动,想要找出炸弹的位置。就听范闲道:“别动,再动我就引爆炸弹。”

    “不让我的人确定炸弹的真伪,我怎么相信你?”

    “用不着你相信我。你这个时候只能赌,要么相信我,要么大家一起死。”范闲可不敢让人去找炸弹。

    且不说炸弹的安装方式比较简单,很容易被拆卸,就算自己要离开,还需要炸弹的威胁,一点自己离开办公室,只有他们不知道炸弹在哪里,才需要时间将炸弹找出来,给自己创造更多逃跑的时间。

    尚锐盯着范闲,心中犹豫不定。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如果从范闲身上的气质来说,斯文中隐藏着锋利,锋利中又带有疯狂。就冲这种疯狂,对方绝对有可能放置炸弹,大家同归于尽。

    范闲道:“快点决定,我没有多少耐心。”

    “ok。你赢了!赶紧滚蛋。”

    范闲松了口气,能活着他也不像死,尤其是马上为组织得一大笔钱,怎么也能分他几百万美金花花,大好的人生还在后面呢!他得意地道:“将你们的枪放下,踢过来。”

    尚锐皱起眉头,不爽地道:“不要得寸进尺。”

    “别废话,放下枪。”

    尚锐将枪扔下,其他人也把枪扔下。踢到距离范闲身前一米远的地方。

    那个位置距离壮汉更近,只要范闲得意忘形,敢过去拿枪,一定会被壮汉打晕,绝对不会再出现失误。

    范闲没有被即将到手的胜利冲昏头脑,对壮汉道:“别耍花样,退后,给我退后。”

    壮汉很郁闷,刚才一拳怎么没再多用些力气,就算不将范闲打死,也应该将他打晕。

    范闲等壮汉后退,才过去捡起手枪,两把放在后腰,一把拿在手中。他走到壮汉面前,一枪托砸在壮汉的头上,当他满脸都是鲜血时,又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这次算是出了口气,瞄准尚锐等人,慢慢后退。

    尚锐带着两人跟着往前走,其他人留在原地,等范闲看不到的时候,跑进办公室去拆弹,这样就能抓住他,阻止他逃跑了!

    范闲多鬼的一个人,他的炸弹放的不隐蔽,只是粘在赵冠男的桌子下,要是被找到,就算有枪也威胁不住尚锐等人的。何况尚锐是政府的人,既然在办公室的门口都有人,谁知道其他位置还有没有人,就算是没有,公司还这么多持枪保安呢,一样很难逃出去。

    “你们都跟我走,谁也不许留在这里,不许说话,否则我就引爆炸弹。”

    尚锐等人没有办法,只得跟着范闲。离得近了不行,离得远也不行,要求还挺高。

    范闲将枪放下,拿出手机,打算给寅虎打电话,让他马上离开,只要配方在手里,还可以用配方救自己。最不济也不会杀死自己,还得用自己去找寅虎呢!

    可他拨通寅虎的手机,迟迟都听不到寅虎接听,脸色大变。寅虎哪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