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特种兵王在都市 > 第两百六十五章 土包子
    杀手训练营每天都是最残酷的训练,在小邪的努力下,终于一点点地出头,身手是训练营中能排到前十名,枪械、暗器、格斗等十分精通。燃文小说?   w w?w?.?r?a?n?w?e?n `org可能是她家的基因好,她的哥哥是同期成员中成绩最好,身手最强的。

    时间一晃到了五年,小邪也适应了这个残酷的训练营。她只想活下去,和哥哥一起活下去,走出训练营。

    只是在进行生死对决的时候,本来为了保证前几名成员不会因为互相比赛而造成优秀的成员死亡,谁知道他们兄妹竟然是决斗的对手,两个只能活一个。

    小邪的哥哥狞笑着攻击小邪,而小邪则不愿还手,她宁愿死在哥哥的手里。哥哥不断地折磨她,将她打得遍体鳞伤,随时都能出手扭断她的脖子。小邪在哥哥的不断折磨下,并不断的刺激下,终于伸手还击,她只是想要用还击来加速自己的死亡,希望哥哥不要折磨自己。谁知道她只是试探性的一刀,竟然捅入了哥哥的胸口。

    她哥哥在临死前,说明这些年的做法只是希望小邪不要再有依靠别人的心里,否则不可能在这个地狱般的训练营活下去。他牺牲自己,就为了给小邪生存的机会,让她更好的活下去,不要去报仇。

    小邪在她哥哥死的瞬间,成熟了!虽然抱着哥哥的尸体痛苦,但是不会再流露出对训练营和教官的任何不满。

    三首领后来发现小邪的成绩是训练营的第一,没有对训练营的不满,人也没有彻底失去感情。将起了爱才之心,将她带在身边,收为义女,悉心栽培。他需要还有感情的小邪全心感激他,效忠他,却不知道小邪的心里已经恨透了训练营,更恨透了训练营的老大三首领。但小邪学会了隐忍,没有真正的把握,她是不会出手报仇,甚至连一丝报仇的心思都不会产生,彻底避免被发现。

    在隐忍期间,小邪完全效忠三首领,哪怕是有生命危险,也会用命去维护他。就是她的这个想法,在三首领的数次试探中,都认为她是忠诚的,最终真正相信。也避免了过早暴露自己的意图而被干掉。

    小邪在廖飞过来的时候,认出廖飞这个三首领天天欲除之而后快的人。她认为这是个报仇雪恨的机会,离开的时候故意将爪刀留下,让廖伟以为是不故意掉下的。

    她不可能主动去和廖飞说三首领在这里,因为她不信任廖飞。但不故意掉东西,就算廖飞和三首领演戏骗人,也可以说自己不小心推脱过去。当然,要是廖飞没有猜到自己是谁,或是之前就没有查明白,她不但没有任何办法,还会对廖飞失望,以后有机会都不会廖飞,以免耽误自己的报仇大计。

    当保安来的时候,她知道八成是引起了廖飞的怀疑,看到特种部队进入的时候,更是知道报仇的机会真正来临,于是她毫不迟疑地出手,先将茉莉给弄晕。

    她其实想干掉茉莉,也想干掉三首领,可年幼的她心智已经很成熟,她不怕自己会死,会一辈子坐牢。只怕该死的死神组织还有残余,她想要将这个邪恶恐怖的组织一网打尽,彻底覆灭。所以才没有对茉莉用毒药,就是希望廖飞撬开她的嘴,挖到更多的消息。

    廖飞还不知道这一切,不过小邪对他们的帮助显而易见,他没有兴趣进行审讯三首领和茉莉,交代其他人。并嘱咐对小邪先不要用刑,如果她配合的话,也好吃好喝地供着,不要有任何为难。

    nff和特种兵收队离开,保安也被勒令封口,不许对此事多说一字,廖飞地往聚会的别墅走去,继续去尽保镖的职责。

    廖飞走进别墅的院子,不想那么快进屋,看那帮人的臭脸,朝一旁的秋千走去,打算在那里坐一会。

    秋千就在两颗大树下,树下此时有两人正在地上说话。

    “她们油盐不进,真是给脸不要脸。”

    “劲少,要不我们用药?”

    “药?”

    “我手里有最新型的迷药,可以让女人发春,而事后又什么都不记得。如果你想要她们,可以……”

    “她们我不只是想玩一玩,是想娶的。用药顶多是得到她们的身体……”

    “劲少,你想娶谁?”

    “我是喜欢林嘉琪,不过要想得到华仪集团,只能从林嘉琴入手。”

    “林嘉琴爱面子,如果你要是和她……在拍下录像,录像里都是她主动,到时候估计事情十有**能成,再说劲少的身份配她绰绰有余。”

    “她们姐妹一直在一起,没有单独下药的机会。”

    “可以一起下药。”

    “林嘉琴特别护着她的妹妹,要是知道我将她的妹妹也玩了,她绝对不会嫁给我的。这样不行。”

    “劲少,我可以替你背这个黑锅。你可以先玩林嘉琪,然后将她交给我,你在和林嘉琴……”

    “哈哈哈!我还纳闷你为什么这么积极,原来是也瞄上了林嘉琪。”

    “呵呵!我也就是跟着劲少喝口汤。”

    “行,等我玩够了林嘉琪,就将她交给你。”

    “谢谢劲少,谢谢劲少。”

    “去办事吧!一会想办法将那个该死的廖飞弄走,别耽误我们的事。”

    “我办事您放心,保准给您办得妥妥的。”

    廖飞听着两人的对话,眼中冒出冰冷的光芒。这两个家伙竟然敢将主意打到林嘉琴姐妹身上,这不是藐视自己这个保镖吗!司徒劲和王建新这两货是找死。尤其是王建新,果真是太贱了!

    王建新去安排下药,司徒劲从口袋中翻出蓝色小药丸,吃了一粒后,想了想,又将一粒放进嘴中,这才满意地离去。

    廖飞跟着他的身后进入别墅,不敢再离开她们身边,以免真被人下了药,再让她们吃亏。

    林嘉琴看到廖飞进来,问道:“你干什么去了?”

    “这里太闷,出去溜达了一下。”

    “你是我们的保镖,哪有将我们留下,你自己到处跑的保镖。你就跟在我身边,不许到处走。”

    “没问题。”

    廖飞的爽快让林嘉琴愣了一下。这是什么情况,他是转性了?怎么不和自己对着干了?

    林嘉琪看到跟着姐姐回来的廖飞,道:“姐夫,刚才姐姐一直找你。”

    “瞎说什么,小心我撕烂你的嘴。”林嘉琴威胁着。

    林嘉琪捂着小嘴,露出怕怕的样子,十分可爱。

    元慧仿佛看出廖飞在这里很无聊,道:“这里很无趣,不如我们效法古人!去我住的地方秉烛夜谈。”

    林嘉琴看着廖飞,有些犹豫道。

    元慧笑道:“怎么?舍不得你男朋友?”

    林嘉琴知道廖飞要保护自己,不能离自己太远。让廖飞去闺蜜的家里,不太方便,要是让他在车里待一宿,又心疼廖飞。

    “元慧,不如我们改天再聚。”

    “嘉琴,我们这么多年没见,今天一定要聊个够。至于你男朋友,很好办,我们去酒店聊天,开两个房间,到时候你累了,你去找你的男朋友睡觉,我和嘉琪住一起。怎么样?”

    林嘉琴在闺蜜期盼的眼神下,觉得这种方法也没有问题。反正她们这种家境,在酒店开房根本不算事。

    三女和廖飞一起告辞,王建新等人挽留几次,见无法留住,只能无奈看她们离开。

    廖飞开车带着三女来到喜来登酒店,开了两间套房。按照廖飞的意思,是要相邻的两间,可今天的房间紧张,没有相邻的房间,只能定了一间2810和另一间2826。这两间房一件在走廊中间的位置,另一间在里面。

    元慧拿到房卡,上楼的时候嬉笑道:“廖飞,你就在2826休息吧,这样等嘉琴回去的时候,你们就是叫得在大声都不会吵到其他人!”

    “哎呀!你要死了!”林嘉琴脸色通红,去挠元慧的痒痒。

    三女嬉闹着走进2810房间,廖飞跟在她们的后面,没有回自己的房间。

    “你也要和我们秉烛夜聊?”元慧调笑地问道。

    “我倒是想,只是怕有人不干。”

    “你是有贼心没贼胆了?”

    “我是说不秉烛夜聊,只是现在还不困,想和你们一起聊天,不知道欢迎不欢迎?”

    “我当然欢迎。”元慧让开大门。

    “廖飞,我们聊些女人的私房话,你留在这里干什么?”林嘉琴怕元慧乱说,一会让自己尴尬,就想廖飞回房。

    “我不想那么快离开你,多看你几眼再回去,否则我怕睡不着。”

    廖飞随口乱说着,进入客房四处打量,看起来像是个土包子般东摸摸、西碰碰。林嘉琴看到廖飞的举动,差点捂脸藏起来,你都在英国的高档酒店住过,至于在中国的喜来登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吗?

    “这里的装修真豪华!”廖飞一边赞叹,一边拉开衣柜,“这里还有睡袍,挺厚实,穿起来一定暖和。”

    元慧看得眼皮直跳,这是山沟沟里出来的?真是林嘉琴的男朋友,她不至于找个这么挫的吧?她也不好让廖飞会自己房间去打量。

    廖飞从客厅走进卧室,里里外外参观个边,还站在窗户边上赞叹窗外的美景。林嘉琴实在受不了他,拉着元慧在客厅上的沙发上坐下,至于廖飞乐意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林嘉琪倒是饶有兴趣地跟在廖飞的身旁,亦步亦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