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特种兵王在都市 > 第三百三十四章 验证
    曲明礼道:“也许他忘了呢!”

    刘奇反驳道:“怎么可能,既然能够做到董事长的秘书,要是丢三落四,心思不缜密的人早就被辞退了!”

    “那也有可能是其他人。r?a?  ? nw?en? w?w?w?.?r?a?n?w?e?n `o?r?g?”曲明礼本能地偏向漂亮的白雪凝。

    廖飞道:“我的同事不可能接触到方亚明的笔记本电脑。而且他们都很可靠。方亚明最近一直在追求白雪凝,只有白雪凝能够轻易地碰到他的笔记本电脑,而不会被发现。”

    “就因为这些,你才怀疑的她?”

    “不止,我仔细回忆了之前的一切。当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被杀手偷袭了两次,一次是狙击手,她的女儿被撞,送往医院。另一次都是墓园。我们曾经在一起训练过跟踪和反跟踪、丛林游击等,我现在的部门更是对跟踪和反跟踪极度重视,我不敢说没人能跟踪得了我,但几个杀手绝对不可能跟踪我而不被发现。既然不是跟踪,那些杀手是怎么事先埋伏好袭杀我的?”

    “既然如此,你当时没有怀疑?”

    “当时警方揪出几个卖国的家伙,我那时以为是他们将我的消息出卖,毕竟他们要是有心,也可以通过警方的监控系统跟踪得到我。主要还是她女儿出车祸,她救我,让我打消了很多的怀疑。仔细想来,当初她女儿的车祸也有疑点,肇事的司机撞人后逃逸,后来被找到,只是已经畏罪自杀。根据司机的遗书显示是因为撞到小女孩,心里过意不去,才选择的自杀。如今想想,单独哪一个都是偶然,可放在一起来看,巧合太多了!”

    曲明礼道:“不能吧!虎毒不食子,怎么会有女人故意安排自己的女儿被撞死。”

    “希望不是吧!”廖飞叹口气。

    刘奇知道廖飞说的都是猜测,目前没有直接的证据,问道:“你要怎么做?”

    “确认她是不是陈乔安口中的恶魔。今天我就不陪你们了!”廖飞很担心白雪凝就是陈乔安口中的恶魔,如果她真是那种蛇蝎心肠的人,那么林嘉琴姐妹都太危险了!

    “你去忙,有事给我们电话。”

    廖飞和刘奇等人告别,坐上车就给手下打电话,让他们调出陈振豪身死那段时间还有什么事情发生,如果情报泄露,重要人物死亡等任何有可能需要情报部门关注的事情。“

    nff的权限能够调出所有的档案,除非是一些加密等级特别高的档案。那段时间没发生什么大事,没有资料显示有情报泄露,只有在陈振豪死后一个星期,某飞机研究所的高级工程师出车祸身亡,其他没有任何大事。

    廖飞立刻让人将那名死掉的高级工程师档案发过来,看着这名高级工程师的相片,他是中年,也是带着眼镜,和陈乔安的描述是一样的。只是到底是不是一个人,还需要陈乔安去验证。

    他没有调转车头去问陈乔安,而是返回林嘉琴那里,现在她们的安全更重要。而且从白雪凝那里也可以验证。

    廖飞喝得有些多,开的车就没有直线,歪歪扭扭地开进停车场。他摇摇晃晃地上楼,两名藏在暗处的nff人员见廖飞这样,闪身出现,过去搀扶廖飞,在他们的帮助下,廖飞被送进了林嘉琴家中。

    白雪凝穿着丝绸的睡裙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听到门声,发现nff成员打开门,扶着廖飞进来。她马上过去扶住廖飞,娇嗔道:“你怎么喝这么多呀!”

    廖飞踢掉鞋,道:“今天和兄弟们一起喝酒,高兴,你知道,我的兄弟们隶属于一支神秘的部队,他们……”

    “头,你喝多了!”nff成员没权利进入林嘉琴家,他们把廖飞交给白雪凝,本来想要离开,可廖飞的醉话违反保密原则,他们立刻提醒一句。

    廖飞揉了揉脸,对手下一笑,道:“确实有些多了,谢谢。”

    两名nff成员笑了笑,关上房门,继续回到暗处保护。

    白雪凝将廖飞扶到沙发上,倒了杯水给廖飞,埋怨道:“就是再好的朋友也不能喝这么多,开车多危险呀!你看看,现在都十一点了。”她的语气像极了廖飞的小媳妇。

    “那都是我的兄弟,多年没见的兄弟,当然得一醉方休。”廖飞躺了下去,目光有些呆滞。

    “这是喝了多少呀!头疼吧?”白雪凝将廖飞的头抱起来,放在自己的雪白的大腿上,双手轻轻地帮他按摩着太阳穴。

    廖飞眯着眼睛,非常享受地道:“没喝多少,才三瓶白酒,不算多。”

    “这还不多,再喝就酒精中毒了!”白雪凝道:“我去给你煮点醒酒汤。”

    “不用,我没……”廖飞说着,胃里一阵阵地翻滚,刚要跑去卫生间,还没等到,就一口喷了出来。

    胃里吐出东西的酸腐味道就不提了!最主要的廖飞吐出的东西带着浓郁的烈酒味道,只是呕吐出去的就能有半斤多白酒,白雪凝只是闻着,就有种醉酒的感觉,别提喝了那么多酒的廖飞了!

    白雪凝拍着廖飞的后背,让他舒服一点。

    “扶我去卫生间。”廖飞无力地道。

    “你干嘛喝这么多呀!”白雪凝的眼中充满了怜惜,扶着进入卫生间。

    廖飞扶着座便,再次哇哇大吐,吐到最后都是清水。他跪在地上,脑袋都要垂进座便里。

    白雪凝忙前忙后,帮他擦嘴,给他倒水,扶着死沉的廖飞回房间,弄得浑身香汗淋漓。

    她将廖飞放在床上,依旧让廖飞枕在自己的大腿上,揉着他的头,道:“你的朋友也真是的,就算长时间不见面也不能往死喝呀!他们不用工作,你还得工作呢!”

    “他们就是来工作的,否则我还机会见到他们。”

    “他们是来工作的?那还喝这么多酒,领导不管呀!”

    “他们是国家的尖刀,最神秘强大的特种部队,国之利刃,战无不胜,他们的管理比较松懈,能够自由支配时间。”

    “我们国家还有这么厉害的部队?你不是瞎说吧?”白雪凝的手不自觉地用了力。

    “你听说过海豹吗?”

    “谁不知道海豹,我最喜欢海豹了,它们多可爱,多聪明呀!”

    “我说的美国海豹特种部队。”

    “海豹特种部队,就是那个杀死**的部队。”

    “对,就是那支部队,还有俄罗斯的阿尔法、信号旗、英国的特种空勤团,法国的宪兵干预大队,以色列的沙漠野小子,德国的……总之,那些世界闻名的特种部队和他们比起来就是个渣。”

    “我不相信,我虽然不知道那些特种部队,不过我也听说过海豹特种部队是世界最强大的,怎么可能有人比他们还强。”

    “你这就不知道了!你想想,美国多少人口,我国多少人口,同样选出一支特种部队,我国的比率要比他们高出多少。那都是精英中的精英,特种部队中的特种部队,他们部队的训练每年都有死亡名额。”

    “太可怕了!竟然训练就有死亡。也不知道我国的这个特种部队叫什么,一定有个非常霸气的名字吧!”

    “当然,只是他们部队的名字是秘密,不能说的。”廖飞没有说出名字。

    “就算他们是国家的英雄,也不能将我的英雄灌这么多,要是我看到他们,就算他们长得像是魔鬼,也非得训训他们。”白雪凝的话中充满了对廖飞的情意。

    廖飞抓住她的柔荑,道:“雪凝,你真好。”

    白雪凝继续帮廖飞揉着头部,没有抽出自己的手,脸上布满了诱人的红晕,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让人忍不住想要吃一口。正当廖飞用力直起身体,想要吻上她的时候,她像是受惊的小白兔,飞快地站起来,道:“外边我还没有收拾,我给你煮醒酒汤。”

    廖飞一把抓住她的胳膊,道:“先陪陪我,我好难受。”

    “乖,我马上就回来。”白雪凝像是哄小孩子一样。

    她离开房间,先煮上醒酒汤,然后开始收拾廖飞的呕吐物,将一切都收拾好,醒酒汤也好了!她端着醒酒汤回到廖飞的房间,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廖飞,廖飞,喝醒酒汤了!”白雪凝推着廖飞。

    “嗯!”廖飞迷茫地张开眼睛。

    “喝点醒酒汤再睡。”白雪凝抱着廖飞,一勺一勺地吹凉后喂给他。

    廖飞喝着醒酒汤,人也精神了很多,看着眼前的女人,因为劳动,香汗将她的睡裙打湿,显得更加透明。他越喝醒酒汤,呼吸就越沉重,眼皮也开始打架。

    白雪凝看他喝完醒酒汤,将碗放在床头柜上,用手巾仔细地擦拭着廖飞的嘴角。廖飞抓住她的**,双目中满是**的火焰,仿佛能将白雪凝燃烧。白雪凝有些恐惧地缩了缩身体,廖飞却将她拽入怀中,吻了上去。

    “廖飞,不要这样,我们的进展太快了!”白雪凝避开廖飞的亲吻。

    “雪凝,我要你。”廖飞亲吻她的脖子,大手也顺着睡裙滑了进去。

    “不要啊!”白雪凝微微推拒,有种欲拒还迎的感觉。

    廖飞有些粗鲁,将她的衣服脱下,吻向她的身体。

    白雪凝抱着胸,不让廖飞轻易得手,可在廖飞的坚持下,她的防守松懈,最终被廖飞攻占。可廖飞的眼皮打架程度越来越严重,没等真正进入状况,就伏在她的身上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