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特种兵王在都市 > 第六十三章 打开车门
    廖飞为了当特工,为国家服务,演技不敢说是影帝级别的,也不遑多让。燃? 文小说 ??   w?w?w?. r?a?n?w?e?n`org当得知冯飞絮死亡后,直接无声哭泣。

    沙钟情也万分配合,当时的动作是站起来,抱住廖飞的头,轻抚着他的头发。这个动作就完全将廖飞的脸挡住,也就是说摄像头只能看到沙钟情的背影,而廖飞的面部表情和动作无法看到。同样,沙钟情抚摸廖飞头发的动作也只能看个大概,也就是手臂在动,具体动作无法发现。

    在那个时候,沙钟情的手放在廖飞的头上,手指微微动作,用指甲在廖飞的头皮上写字,交流着讯息。廖飞也同样回应信息,但他就香艳多了!廖飞的脸贴在沙钟情的胸口,用舌头在沙钟情的胸口写字,也就是用舔的。两人的动作外人根本无法发现,全都悄悄交流。幸亏当时摄像头只能看到冯飞絮的后脑勺,否则一定可以看出冯飞絮的脸色通红,仿佛喝了很多酒一般。

    两人在尚锐的监视下,完成了一次沟通,确定了对尚锐的调查。当沟通结束,廖飞才真正哭出来,用泪水将沙钟情胸口的衣服打湿,彻底回去所有交流的痕迹,让人无法通过痕迹看出来。

    当然,这次的沟通沙钟情比较吃亏。不说她的指甲在廖飞头皮上写字,会不会扣出一指甲的头皮屑。单说她被人在胸口写字,就够让她害羞的了!不过呢!廖飞是否占了便宜也不一定,他的头皮都快都挠出血,应该也算是一种变相的惩罚吧!

    沙钟情去执行任务之前,将廖飞的猜测通知了康天毅。康天毅其实也对尚锐有些疑心,只是怀疑的不多,没有到需要特别关注的程度。可廖飞一说,康天毅对尚锐的关注程度飙升,达到了红色警戒线。本来按照康天毅的意思,对廖飞只有例行调查就可以,可某些人非得要进行严查,才会发生不顾廖飞安危使用自白剂的事情,不过燕教官私自降低剂量,后面的自白剂干脆就用假的,才避免了廖飞自白剂过多的副作用。燕教官这么做固然是因为相信廖飞,可要是没有康天毅的同意,不过他敢不敢,关键是他能不能成功,康天毅可是多年的老狐狸,眼睛里不容沙子的主。

    廖飞虽然知道其中的猫腻,不过他是真的寒心了!尚锐害他还能因为权力,可那些高官害自己,就完全没有任何道理。他们是和康天毅有摩擦,不过那和廖飞这个特工有什么关系,廖飞是对国家有大功的人,如果只是因为争权夺利,就对国家的功臣动手,就拆国家的基石,那么这些人也不配当个国人。而就是这些不配当国人的家伙,竟然身居高位,肆意地为了权利坑害廖飞,希望通过收拾廖飞,来达到打击康天毅的目的,哪怕最后的成果只是让康天毅不爽。为了让康天毅不爽,就随意拿廖飞的生命开玩笑,廖飞要是想继续当nff成员,将生命交到那群混蛋的手中,才是有病呢!

    康天毅知道廖飞不满,没有强求他留在组织,不过也通过罗兰等人让廖飞变相执行任务,然后帮着廖飞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特赦罗兰。

    廖飞回来后,和权志明沟通,结果权志明就被杀。正是权志明被杀的事情将廖飞对尚锐的怀疑推上巅峰,要是没有人时时刻刻监视权志明,是不会知道权志明什么时候离开,走哪条路的,普通杀手更是不可能杀得了权志明。

    尤其是廖飞调查庞贝的时候,从她的手机中查到了庞贝和蔡光的合影。当时廖飞看到这张合影就感觉不对,两人离得虽然很近,脸贴脸,也都带着笑,不过他们的表情好像都有着淡淡的疏离,根本不像是男女朋友笑得那么甜蜜自然。廖飞不是傻子,这种亲密合影,两人的表情还不对,就说明两人根本不是恋人,而是因为某种需要,而假装拍摄的。至于目的,估计是怕有一天庞贝暴露,让蔡光当替罪羊的。

    nff组织里的人平时都万分谨慎,尽量不留下任何影像资料,蔡光不可能和庞贝照相,还让其发到朋友圈里。而且以蔡光的谨慎,怎么会想不到将截屏也处理掉,还留在手机里,当时李文俊去灭口,也不处理掉手机,总总迹象都表明手机是故意被发现,甚至相片都是故意留下,为了让蔡光去死,阻止廖飞查找真相。而且那么多人跟着尚锐不要命地办事,根本不是尚锐这个新升上去的人可以做到的,只有他接手了秦桂荣还留在nff组织里的势力,才能做出这样的布局。

    廖飞当时假意和尚锐和解,甚至主动说自己曾经怀疑他,就是想大笑尚锐的戒心。可惜,尚锐没有上当,做事更加小心,让人抓不到丝毫的把柄。

    之后发生了一系列事情就不一一叙述,廖飞感觉所有的事情中都浮现出尚锐若隐若现的身影。

    廖飞希望自己隐藏幕后,可尚锐仿佛不杀自己就活不下去一样,生怕自己再回nff,非要干掉自己。

    康天毅都怀疑尚锐,并且直接在基地空降领导人,都不升职尚锐,不给他扩大权利的机会,摆明是不相信他。

    在调查尚锐的一事上,廖飞和康天毅是一致的,他们都想要抓住nff的蛀虫,为国家消除隐患。廖飞也想为权志明报仇,为冯飞絮报仇,她挨了一枪不能被白打。

    廖飞除了在沙钟情那里得知冯飞絮未死后,之后没有和人问起过冯飞絮生死的问题。他知道自己关心的越少,对冯飞絮来说就越安全。因为尚锐一旦自己冯飞絮未死,他可能为了杀死自己,而去设计冯飞絮,然后再逼自己出来。到时候不但被动,也容易让冯飞絮收到伤害。至于说廖飞为什么肯定冯飞絮一直都没有死,原因很简单。廖飞是冯飞絮的前男友,但是关系上可以说现任男友也不为过。如果冯飞絮牺牲,康天毅不会不通知廖飞,最起码葬礼什么都得出席。而且nff阻止的送战友仪式非常隆重,每次有战友牺牲,都会进行通报,将牺牲的人名字刻在nff总部基地的英烈纪念碑上,并追封牺牲的通知英烈称号。

    冯飞絮的死亡无声无息,根本就没有送战友的仪式,也没有追封的情况发生,所有她不可能死亡。也许有人认为冯飞絮曾经背叛组织,不配将名字刻在纪念碑上,受后来的同志敬仰

    ,不过廖飞知道,这根本就是康天毅担心尚锐攻击冯飞絮而已。

    尚锐也不傻,感觉出组织上对自己的不信任,于是才开始铤而走险,和cia合作,企图通过出卖配方,来达到个人的目的。

    沙钟情找不到尚锐的证据,还在尚锐的手下当特工,问道:“我们现在怎么办?”

    “你继续潜伏,什么都不用做,只要防止他外逃即可。现在我和他基本都到穷图匕现的程度,尤其是我将衣服隔离起来,他肯定知道我怀疑他。而他都将窃听器放到我身上,明显也是做好鱼死网破的准备。我会继续找证据,让尚锐受到应有的惩罚。”

    “好。我先去现场看看。”沙钟情结束和廖飞密意,打开抽屉,拿出自己的衣服。

    正当两人准备穿衣服的时候,指挥车的门被打开了!尚锐带着一众nff成员和警察站在外边,看着三点式的沙钟情和脱了上衣的廖飞,全都是目瞪口呆。

    警察们都吃惊了!这尼玛就是你们想要的了解案情?用不用这么透彻呀,连衣服都脱了!在警察看来,他们根本不是想要了解案情,而是沙钟情太饥渴了,见到廖飞两人就要进行激烈的碰撞。

    沙钟情用衣服挡住身体,皱着眉头看向外边的人,沉声道:“你们就想这么看着?”

    所有人都看向尚锐,因为打开指挥车的门,就是尚锐命令的,为此还动用了警方的钥匙,才打开反锁的指挥车门。尚锐的面色阴沉,脸黑得像是谷底,身上的气势沉闷又压抑,还带着丝丝的杀意。

    尚锐总算没有失态,怒道:“沙钟情,你在工作时间做什么?你想要和廖飞做什么我不管,不过禁止在工作的时候胡搞,你不要脸,我们组织丢不起这个脸。你立刻穿好衣服,滚回基地去禁闭室三天。”

    沙钟情没有说话。此时说什么都没用,说得多了就是公然反抗领导。只要在这个组织里,就要遵守游戏规则,服从领导的命令。

    尚锐关上车门,让两人穿衣服,自己站在一边,满脸愤怒,手都轻微地颤抖。之前他认为廖飞怀疑自己,虽然不敢保证百分百打消廖飞的怀疑,但是他认为自己做得不错,廖飞应该几分放弃对自己的怀疑,可当他再看到廖飞的时候,总是心神不安,感觉廖飞可能还是怀疑自己,并且暗中取得了证据,尚锐在恐惧之下,才会在廖飞身上安装窃听器。可安装过后,他又感觉自己做得不对,这不是将把柄往廖飞手上送吗!就算一个窃听器无法说明什么,尚锐也可以解释成怀疑廖飞没有说实话,对他进行监听,不过都会让廖飞重新将他纳入到怀疑的视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