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超级兵王在校园 > 第347章 要不你陪我睡?
    林风摸走张宽的录音笔时,顺手就把张宽的穴道给解开了,然后露出一脸坏笑,站在一旁看热闹。燃文小说   w?w?w?.?r?a?n?w?e?n?`o r?g

    早已气急的张宽突然获得说话能力,听到钱多多说自己联合林风坑了他,差点要疯掉!

    “你特么傻比啊!什么都跟别人说了,还说老子害你,你干嘛不直接跳楼然后留言说老子把你推下去?靠!”张宽指着钱多多破口大骂!

    “哼,联合林风摆了我一道,还敢骂我!张宽啊张宽,我倒是小看你了!”钱多多自认为已经想通了前因后果,指了指手上的人事档案材料,质问张宽,“林风根本没有离开学生会对不对?你特么开着录音笔,就等林风套老子的话对不对?”

    林风当然没有离开学生会!他还升职了,直接被李丽萍扶正做体育部部长了!自己开着录音笔是向录下林风的声音,谁知道你钱多多自己冲进来把什么事情都抖了出来!张宽急着想解释,可是这一瞬,他又发现自己喉咙禁闭,说不了话了……

    没错,关键时候林风又使坏了,一缕指风把张宽的话塞回了肚子。

    看到张宽居然“默认”了,钱多多气得不轻,劈头盖脸,一巴掌朝张宽脸上甩了过去!

    啪!

    钱多多这一巴掌很重,清脆的巴掌声听得苏紫宁傲雪神色一震,张宽左脸上顿时出现五道鲜红的指痕。

    “我草尼玛!”张宽忽然又能说话了,他恶狠狠地骂了一句后,整个人向钱多多扑了过去,跟他扭打起来。

    钱多多甩了张宽一巴掌后,心里有点后悔自己太冲动,正想道歉,可是张宽扑上来的势头太猛,他根本没法开口解释,只有先抵抗了再说。

    张宽和刘云峰有所不同,他之前肯帮钱多多做事,更多是因为前途,钱倒是小事,张宽家里的条件也不算差。

    所以张宽在钱多多面前,心理上并没有那么的卑微,狠下心来时,他真敢对钱多多下手,而且拳拳到肉,两拳打在钱多多的肚子上,差点把钱多多的酸水都打出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就打起来了?”苏紫看得有点莫名其妙,她虽然看到了张宽和钱多多起误会的过程,但她不明白的是,刚刚张宽面对钱多多的质问,为什么沉默,而不是辩白呢?

    “不过是狗咬狗嘛……需要理由吗?估计是早看对方不顺眼了呗!”林风才不会傻到像钱多多那样承认自己当面做了手脚,只是微笑地说道。

    “只有这么简单吗?”苏紫隐约猜到张宽和钱多多打起来有林风的因素,可是她看不出来张宽刚刚并不是不想说话,而是开不了口……不过就算她猜到张宽开不了口,也很难相信林风能隔空点穴,限制别人行动。

    “对,就这么简单!”林风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晚上再找你算账!”苏紫忽然抿着嘴笑了,林风越是认真解释,她就越知道是林风在捣鬼,这家伙的脾性她已经摸透了。

    “晚上我不算账,只睡觉……”林风坏笑着,“要不你陪我睡?”

    “好啊,只要你够胆,不担心宁大小姐吃醋,我无所谓的……”苏紫也不顾忌宁傲雪就在身边,大咧咧地笑着。

    宁傲雪愣了一下,才脸色羞红地啐了一句,“两个流-氓!”

    ……

    张宽和钱多多的战斗在十几秒后结束了。

    战局是一面倒的,张宽足足揍了钱多多四五拳,自身没受到什么伤害。

    而钱多多推揉了张宽很久,始终没找到机会出手,最后被推倒在地,激烈地喘着粗气,只有双眼怨毒地盯着张宽,兀自郁闷。

    张宽出了被钱多多扇巴掌的恶气后,才畅快地把事情经过告诉钱多多,“你特么是个纯傻比,被人耍了还不知!谁特么告诉你那张档案纸是假的?林风确实已经辞了副部长职位……”

    “啊?”钱多多愣了一下,“林风真的辞职了?那你刚刚干嘛不解释,还动手打我?”

    “草尼玛的!老子刚刚喉咙不舒服,还没说话,你就扇老子巴掌,老子不能打你?”张宽看起来还在气愤着,他心里也很是疑惑,刚刚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怎么关键时候,自己就没法说话呢?难道我脑子有病,太紧张就会得失语症?

    钱多多沉默了,像这种动手的问题,必然是谁先动手谁理亏,他决定忍……起码今天要忍,吗的,肚子太痛了。

    看到钱多多没再说话,张宽忽然露出嘲讽之色,“怎么,还不服气啊?告诉你,林风根本不需要我配合他就能把你玩死了!他确实是辞了副部长职位,可是他现在替了刘云峰体育部部长的位置,这是李丽萍亲自放话宣布的!你刚刚犯傻又把全部计划都告诉了他,现在录音笔在他手上,我看你还是赶紧跪地求饶算了。”

    张宽跟钱多多已经完全翻脸,干脆破罐子破摔,对钱多多大加嘲讽,“我就没见过你这么傻比的人,犯事的人还懂得坦白从宽牢底坐穿呢!”

    听到张宽的连续嘲讽,钱多多却突然冷静了下来,他盯着张宽,认真地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你开启录音笔,并不是针对我?”

    “老子开录音笔是准备录他的话,谁知道你特么怎么回事,不知从哪冒出来送死的!”张宽摇了摇头。

    “那他刚刚要拿你录音笔,你为什么不还手?”钱多多慎重地盯着张宽的脸色。

    “老子突然手脚抽筋了不行啊!”张宽也不知道自己刚刚动弹不得怎么回事,只有用手脚抽筋来解释了。

    “又是手脚抽筋又是喉咙不舒服,还真是巧啊!”钱多多忽然冷笑地说道。

    “特么的,你不相信我?”张宽眯着眼,盯着钱多多问道。

    “不,我看出来了,你没有说谎。”钱多多从地上站起,没有理会张宽,而是扭头看向林风。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钱多多脸青鼻肿的,不复之前的嚣张跋扈,看着林风,淡淡地问道。

    林风当然知道钱多多问的是限制张宽行动和说话能力的事情,可是,他会跟钱多多解释吗?

    “你算哪根葱?我需要向你解释吗?”林风随手把着手上的录音笔,微笑地摇了摇头。

    “你现在到底想我怎么样?”钱多多被林风的话噎住,愣了好一会,才缓缓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