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 第479章:肥胖的锦袍中年人
    “嗯?”云中子和雷震子都一脸的疑惑之色,搞不懂元五要做什么。?  燃?文小? ?说  ? w?w w?.?r?a?n?w?e?n?`org

    “道长好似忘了给雷震子一把趁手的法宝。”元五开口索要道。

    云中子无语。

    “据说道长有一根金棍,就传给雷震子吧。”元五再次开口,自始至终都没有理会云中子的脸色。

    云中子无语,手心一翻出现一根金棍,那金棍原本是云中子给他的儿子,真正的雷震子留的,可是现在……

    他的儿子自从出生之后,云中子就未曾见过,此刻直接就是满脸的无奈之情。

    假雷震子告别了云中子,随着元五下山去了。

    云中子看着元五和雷震子的背影,他除了叹息还是叹息,现在他是真的没有办法,除非他不要他的儿子了,否则只能任由对方牵着鼻子走,而无计可施。

    而此刻姬昌离了朝歌,连夜过了孟津,渡了黄河,过了渑池,前往临潼关而来。

    而朝歌城馆驿官见姬昌一夜未归,心下慌忙,急报费大夫府得知。

    左右通报费仲道。“外有驿官禀说,西伯侯姬昌一夜未归,不知何往。此事重大,不得不预先禀明。”

    费仲闻知,深吸口气,道。“驿官且退,我自知道。”

    “唿,前去禀报陛下再说。”费仲知道此事非同一般,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与帝辛有关,但是他既然知道,必须将此事第一时间通报帝辛,否则一旦出现什么意外,他百口莫辩。

    费仲想到此处,忙整朝衣,随即入朝。

    帝辛此刻正在皇宫御书房中等待消息,侍臣启驾道。“陛下,费仲侯旨。”

    帝辛含笑道。“宣。”

    费仲进宫见到帝辛慌忙跪倒在地叩首,礼毕。

    帝辛看着匆匆而来的费仲,淡淡的问道。“费大人有何奏章来见?”

    费仲慌忙跪倒在地,不敢多言。“启禀陛下,那姬昌深负陛下洪恩,不遵朝廷之命,欺藐陛下。夸官二日,不谢圣恩,不报王爵,暗自逃归,必怀歹意。恐回故土,以起猖獗之端。臣荐在前,恐后得罪,臣等预奏,请旨定夺。”

    帝辛深吸口气,嘴角浮起一丝笑意。“照费大人来看,不知此事如何解决?”

    帝辛根本就没有在意,费仲也没想到帝辛好似根本就不关心似的,竟然不急不躁,莫不关系的样子,还在问他,只是他的表情有些淡然,根本就不在意。

    “姬昌此去不远,陛下可传旨,命殷破败、雷开点三千飞骑,赶去拿来,以正逃官之法。”

    帝辛微微一笑,继而颔首道。“那你还愣着干什么,速遣殷、雷二将,点兵追赶。”

    龙卫出殿传旨,神武大将军殷破败、雷开领旨,于第一时间往武成王府来调三千飞骑,出朝歌西门一路上赶来。

    一切都是和封神演义的记载一般,殷破败、雷开很快便赶上,而就在此时雷震子出山,将殷破败、雷开阻拦救出了姬昌,并且父子相认,场面甚是感人,只是唯有姬昌和假的雷震子心里清楚,他们都是做戏,相互借力而已。

    姬昌伏在雷震子背上,被雷震子背着土遁出了五关,来到金鸡岭,落将下来。

    雷震子朝姬昌抱拳道。“父王,已出五关了。”

    文王睁开二目,已知是本土,大喜道。“今日复见我故乡之地,皆赖孩儿之力!”

    雷震子没有多言,继而按照姜文媛的吩咐,抱拳道。“父王前途保重!孩儿就此告归。”

    姬昌不由的大惊。“我儿,你为何中途抛我,这是何说?”

    雷震子微微欠身道。“奉师父之命,止救父王出关,即归山洞。今不敢有违,恐负师言,孩儿有罪。父王先归家国。孩儿学全道术,不久下山,再拜尊颜。”

    雷震子继而欠身,姬昌洒泪而别,雷震子倒是无动于衷,雷震子都觉得,那姬昌之所以泪洒而别,或许是因为被吓得。

    雷震子继而折回,再次回到终南山,云中子见到雷震子再次露出一丝叹息声,他除了无奈就是无奈,原本好好的谋划,居然失算到了这般境界,若非还想再见他的亲生儿子一面,他真想一巴掌将自己拍死。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云中子缓缓闭上双目,他已经彻底的没了脾气。

    姬昌被雷震子扔在了金鸡岭,便独自一人,又无马匹,步行一日。

    文王年纪高迈,跋涉艰难。抵暮,又饿又渴,雷震子名字姬昌没带食物,但却故意什么都没留,很潇洒的离开。

    就在此时,对面过来一辆豪华的马车,一队商旅自此经过。

    “吁……”当那辆马车到了姬昌身前时,不由的停住,因为此刻姬昌晕乎乎的跌坐在地,那马车也过不去。

    此刻车上走下一人,又肥又胖的,拽着一个圆滚滚的身子走到姬昌跟前。

    “来人,快给老人家拿水来。”那肥胖的中年人忙朝着身后的随从吩咐道。

    随从很快取过水来,肥胖的男子拧开盖子,将水壶递给姬昌。“老人家先喝点水。”

    “多……多谢。”姬昌此刻累的快要昏过去了,不曾想居然天无绝人之路,出现了眼前这个胖子。

    “咕咚咕咚……”姬昌再也顾及不了其他,大口大口的喝起来。

    “咳咳……”

    “慢点慢点。”那肥胖的锦服的中年人此刻不禁提醒着道。

    “唿……”姬昌喝过后,身体恢复了一下体力,不由的朝锦袍中年人道谢道。

    “不敢不敢……”肥胖的锦袍中年人慌忙回礼。“老人家饿了吧……”

    姬昌闻言有些不好意思的微微点头。

    “来人取食物与老人家共食。”肥胖的锦袍中年人没有犹豫朝手下吩咐。

    “是。”那随从慌忙取来食物,递给姬昌,姬昌接过看了一眼锦袍中年人,见到锦袍男子一脸诚挚的眼神,不由的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姬昌太饿了,饿了整整一天了,再加上他年纪大,又走了这么多的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都未必能撑得下来,更何况姬昌已经过八十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