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 第625章:刑天VS惧留孙
    “末将请命。燃文小说   w?w?w?.?r?a?n?w?e?n?`o r?g”土行孙有模有样的骑坐着一批黑色的战马,晃晃悠悠的自军中杀了出来。

    鄂顺微微颔首,他知道此战也只有他来战,其余的人上去还不够对方砍的。

    “杀!”

    土行孙大喝一声,举手中棍滚将来,劈头就打。张奎手中刀急架来迎。二人大战,往往来来,未及数合,土行孙爆喝一声,身影便突兀的消失,朝着张奎的方位便杀了过去。

    张奎嘴角浮起一丝冷笑,要是土行孙这一招对付别人或许还可行,但是对付他张奎,张奎还根本没放在眼里,而且根本就不会给他们任何的机会的。

    就在土行孙的身影刚刚消失,而张奎的身影也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双方在地下相遇,碰撞。

    张奎和土行孙乃是宿命的对决,虽然提前了,但是这是不可避免的,谁让他们都是属于那种土遁之术的行家,一旦相遇,两雄争锋,绝对是最激烈的,也是最为恐怖的。

    土行孙在地下刚欲要诛杀张奎,却突兀的发现张奎居然主动杀了过来。

    土行孙大惊,他喜欢的是出其不意,要是正面交锋,他知道他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不由的调转身影快速的逃走。

    “想跑?”

    张奎嘴角浮起一丝笑意,根本就没有给他任何的机会,也不会去刻意放他离开,身影一个闪动,快速的追逐了上去。

    张奎快速的追逐,那张奎地行术一日可行一千五百里,土行孙止行一千里,很快便被张奎追上。

    可是张奎赶上归赶上,大抵张奎身子长大,不好转换;土行孙身子矮小,转换伶俐,故此或前或后,张奎反不济事,一阵阵的无奈。

    可是土行孙也奈何不了张奎,一时间双方打斗。

    土行孙细想突兀的想起他师父的手段,知道现在需要请他师父来助阵。

    可是土行孙转念又一想,要是他现在离开肯定是不行的,所以他需要等待时机。

    反正现在张奎也奈何不了他,所以他也无需去担心什么。

    土行孙想到此处不由的开始引诱张奎追赶,他要的便是将张奎引到一条绝路上,然后将它秘密的杀掉。

    可是张奎是何许人也,他其会这般容易就被灭掉的。

    张奎细细一想顿时明白了土行孙的想法,他则快速的朝前狂奔,而土行孙眼见张奎欲要逃走,便紧追而去。

    土行孙一日止行千里;张奎一日行一千五百里,所以土行孙根本就追不上他。

    不过就在此时,张奎感觉到地上的环境,便腾空而起,钻出了土,顺便寻了个地方去躲起来,准备暗算土行孙。

    而土行孙很快追了上来,却突兀的发现张奎好似冲了上去,便赶忙破土而出。

    张奎豫在崖傍,侧身躲匿,把刀拎起,只等土行孙而来。土行孙那里知道,只是往快追,他现在想的就是追上张奎,将张奎灭杀,以此来邀功,然后将邓婵玉那个大美人给搂在怀里,好好亲热一番。

    所以也是数该如此,看看至面前,张奎突兀的出现,好似从天而降似的。“土行孙不要走!”

    土行孙及至抬头时,刀已落下,可怜砍了个连肩带背。张奎割了首级,径回三山关而来。

    而此刻战场上却一阵无语,双方大军都大眼瞪小眼,因为原本此次大战的主角都消失了,钻到了地下,开始了地下的征战,他们都在祈祷,希望能够对方之人赢。

    可是世事无常,总会有一方要愿望无法实现的。

    而就在张奎土遁快速的朝三山关赶来的时候,一道人影自天而降,他好似早就等在了那里似的。

    那道人不是别人,正是土行孙的师尊惧留孙。

    “汝乃何人,竟敢杀害吾之徒儿,还不快束手就擒。”惧留孙一出现,便朝着地下的张奎说道。

    张奎大惊,他知道来人是个狠角色,即便不是阐教十二金仙,也绝对是那个级别的存在,所以不由的大惊失色,同时加快速度快速的朝前狂奔。

    张奎知道,一旦到了三山关,自有刑天坐镇,相信惧留孙也绝对会铩羽而归的。

    “啊……”就在张奎狂奔的时候,他突兀的意识到一个问题,整个地面四周全部好似成了一块铁板。

    “指地为钢?”张奎骇然,大惊失色,他怕什么就来什么。

    “道友得罪了。”惧留孙一副口头禅的样子说道,继而抬手就将那捆仙绳给扔了出去,欲要将张奎擒拿,然后斩杀。

    可是就在此时,一道巨大的轰鸣声响起,紧随而至的则是一个大大的巨汉。

    只见那巨汉手里拿着一把巨斧,那斧头起落将劈向大地,整个大地被一下子砸沉了下去。

    一下子大地陷了下去,整个版面都在晃晃悠悠的,而惧留孙施展的指地为钢也在那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张奎腾空而起,脱离了那指地为钢的牢笼。

    “张奎多谢好汉相助。”张奎虽然不知道来者是何人,也不知道他的身份和实力,但是有一点他是可以肯定的,来人绝对是一个狠角色,手段通天,对付惧留孙是绰绰有余的。

    “嗯。”刑天礼节性的微微颔首,却没再多言。

    “汝乃何人?”惧留孙一脸疑惑的看着刑天,他如何都没料到半路上杀出个壮汉,一看对方那爆炸性的力量,他就知道此人是绝对不好惹的。

    “我是说你还没必要知道,你只需知道我是杀你的人便是。”刑天很少说话,此刻他看向惧留孙,尤其是在意识到惧留孙的实力境界还算不错的份上,他多说了几句话。

    惧留孙大怒暴走,抬手那捆仙绳一下子出现在惧留孙手里,轻轻一弹,那捆仙绳朝着刑天便飞来。

    刑天冷哼一声,他看得出来那捆仙绳蕴含的力量,此刻不由的一震,但是他并没有去躲闪,他知道在绝对力量面前,那些旁门左道都是虚的,根本就不值一提的。

    “还不快束手就擒,待到何时。”惧留孙此刻爆喝一声,同时身影腾空而起,就欲要对刑天使出杀手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