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 第1286章:准提怒燃灯恐
    现在尊者是什么意思,就是这个时代的尊者,属于教主和副教主之下的头号人物,也就是西方教的三号人物。绝对的实权,比起准提道人和帝鳄外,他就是最牛叉的了。

    难怪准提道人封了多宝道人后,燃灯道人的脸色甚至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气息,差点导致出现什么变故,这就足以让人感到理解,毕竟是谁,努力了半天,都离经叛道,甚至将整个家族都给叛变了,可是结果呢?

    对方曾经答应给他的三教主呢?不但没有得到所谓的副教主,甚至连副教主下面的最强大的尊者位都没有得到。

    “咳咳……”准提道人可没有让他们继续丝毫下去,也米有让他去多想什么,对他而言有些事情就是这般的简单,也就是这般的随意。

    “燃灯道人听封!”准提道人紧接着说道。

    燃灯道人好似没听到似的,依旧是一阵出神,其实他并非是好似么听到,而是真的没有听到,他已经魂游天外,整个人处在一种极度的不平衡状态,内心已经脱离了肉身。

    “燃灯道人听封!”准提道人看到燃灯道人的表情,对燃灯道人更加的不喜,他没想到燃灯道人居然在他最为荣耀的时候还敢跟他玩这些手段,这让他极其的不满意,对此他真的想要去动手直接镇压,可是想想觉得还是算了,毕竟那燃灯道人算是他的拥护者,现在就杀掉的话,难免会落了一些口舌,那可就真的是个大麻烦了,毕竟这些都是一些让人诟病的,难以去理解的。

    燃灯道人随忍下了这口气,没有当场发出来,但是心中难免有太多的芥蒂,难以让这种芥蒂去下咽,此刻不由得深吸口气,将内心的情绪压制下去,而后使用那超强的音震的力量来干扰对方,使其回神回魂。

    要不是他现在强行压制着情绪,燃灯道人现在就会被击爆,这可不是普通的小事,而是很极端的事情,尤其是准提道人的手段犀利,他能够逼走他的师兄接引道人,就足见他的心有多么的狠辣,他的手段有多么的犀利,这点谁都无法去真正的掌控的。

    “啊……”燃灯道人恍然醒悟,猛地惊醒,他顿时醒悟自己究竟在做什么,这简直就是作死。

    他刚刚居然因为对准提道人的封赏怀恨,直接进入了状态,而忘记了自己面对的是一尊混元圣人,这下子完蛋了,燃灯道人知道,现在要是准提道人对他动手,那他可就真的要完蛋,可是他也知道有些事情并非是想象中的那般简单,有些事情还是需要理解的,毕竟这些都不是什么难事。

    燃灯道人也知道,准提道人也不会随便杀他的,况且他也是有底气的,毕竟他来自阐教,他的背后有阐教的教主元始天尊以及元始天尊背后的大佬老子,他们才是最强大的,虽然他看似叛逃了西方教,实则乃是他们两位大佬的影子在里面,不然他也不敢去肆无忌惮的叛逃西方教的,西方教可不是什么圣地,尤其是对于他这种人,一旦遭到元师天尊和老子的追杀,他上天入地,除非永远庇护在西方教双圣之下,不然哪一天被老子和元始天尊追杀到,他毕竟死无葬身之地的,这点准提道人和接引道人两个家伙居然都没有去好好考虑一下,这着实是令帝辛无语的。

    其实若是帝辛是西方教双圣的话,第一个便是怀疑燃灯道人和多宝道人,他们在阐教和截教的势力和地位都很高,几乎就是第二人,没有什么巨大的天大的吸引力,他们是不会接受的,现在他们居然能够安然的待在西方教,他又没有给予他们什么特殊的颠覆性的好处,那么这里面绝对会有问题的,可是准提道人和接引道人还一直以来都以为自己的魅力有多么的强大,有多么的颠倒众生。

    帝辛想到此处,都想笑。

    其实还不只是他们,尤其是他的分身帝鳄,准提道人连他是什么来历,究竟为什么会有这般强大的修为,且等等的事情,什么都没有调查清楚,他就敢肆无忌惮的下结论,他居然就敢收留他,而且听了他几句好话,甚至连试探都没有真正试探过,他就这样子肆无忌惮的出手了,这简直就是找死的节奏。

    帝鳄对此表达无语,他没想到堂堂混元圣人,那心思居然这般的小孩子气,着实是可爱到了极点。

    也恰是如此,帝辛才觉得那准提道人的可爱,才觉得对于准提道人,他没有必要去紧追,而需要等待,这也是为何他到现在都没有真正的去动手,而是等待……

    他总觉得那燃灯道人的到来是不简单的,尤其是他知道未来的世界,老子西出函谷关,化胡为佛,就是老子将西方教给征服,真正的成为佛教圣地,那乃是封神之后与西游之前发生的事情,可是那段时间绝对是黑暗的,暗无生机的日子。

    当然从这件事也可以推断出来,不管是老子自己的想法,还是老子和元始天尊共同的想法,这里面都只有一点,那就是无比疯狂的一点。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征服西方教,将西方教化归为自己的领地。

    这点还是很让人无语的,老子和元始天尊当年的算计都顺利的成功了,尤其是封神之战,西游世界之战,这些都是他们成功的推手,可是现在帝辛的穿越,直接阻止了他们一切的根源,让他们都有些灭了威风似的。

    “贫道见过教主,还请教主吩咐。”燃灯道人这才缓过神来,整理了一下思绪,恭敬的上前朝着准提道人拜倒。

    准提道人看着燃灯道人,深深的压制着火气,他没有立刻发泄出来,而是淡淡的看着这一切,对他而言这些都是无所谓的,毕竟有些事情是真心的不好去做,但是有些事情他也不会一味的忍气吞声,该去压压对方那嚣张气焰的时候还是要去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