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穿越喵 > 第二十九章 渡劫?
    “倒是想要一死了之……可惜,终究做不到那般洒脱。?燃文小说   w w?w?.?r?a?n?w?e?n?`c?o?m?”

    已经死去极大可能是已经彻底消亡的几个玩家不会知道,口中说着要与他们同归于尽的老者在干掉他们之后依旧还活着,而听他的语气似乎是真的想要以死谢罪,可惜牵挂太多让他无法那般洒脱……

    自称死去可以是一种洒脱,这无疑也是一个看穿了生死的人物。

    而后,这一片夹层空间当中掀起的偌大动荡缓缓被一种无形的力量逐渐抚平,最终随着显形出来的老者身上燃烧本源力量的纯白色火焰渐渐熄灭,这一片夹层空间也终于恢复到了最初的状态,风平浪静,只有某些地方还存在着的些许气息残留告诉旁人此处曾经发生过什么。

    但捞着自身却没有转身回归自己所在的世界,而是浑身逐渐光化,大部分飘散而出,在自己出身的世界旁盘旋环绕,少部分光点则汇聚成了一道纯净的白色流光,对准远处直射而去,转瞬即逝。

    分割线

    “这是……什么情况?”另一个世界,刚刚突破、凝聚金丹成就了金丹期修真者的青年正一脸懵逼的盯着天上,脸上的兴奋与跃跃欲试没来得及散去便被另一种表情强行覆盖,肌肉扭曲之下甚至有了几分狰狞的味道。

    这对于修真者,尤其是达到了金丹期的修真者而言,无疑是极其罕见的事情。

    修真者求长生,而且是精气神三宝合一、没有短板的肉身精神双长生,所以即便不是侧重肉身锤炼的体修也能够对自身体魄有着很不错的掌控力,会出现像青年这种情况……明显是受的刺激太大了。

    至于为什么?

    自然是因为青年发现了头顶上汇聚的那一摊乌云如果只是普通乌云的话也就罢了,那不算什么,在天地元气充沛之地,随便一个修真者都能玩出点引动天象变化的手段,区别只在于规模大小罢了,以他如今金丹期的修为在这处“秘境”当中引动数十里范围的天象变化毫无难度。

    即便是在之前的末法世界,全力出手他也能够招来覆盖方圆十里的雷雨乌云!

    可问题的重点在于他发现自己头上这片乌云它不一样!正常的乌云就算是其中酝酿着再如何强大的雷霆之力也不足为虑,这不是吹牛逼,而是他作为一个与时俱进的修真者,出身末法时代总要找些节约体内力量的办法的不是么?靠着真元力构筑出类似法拉第笼一类的结构真心不难。

    可这一切的基础都是建立在要应对的力量遵循自然规律的基础之上,很不巧的是天劫,或者说来自于天地自然乃至于天地规则本身、专门用于针对修真者进行考验的“劫”之力量,不讲理。

    嗯,没错,这也是最最重要的一点青年发现自己头顶上这片乌云正是劫云!虽然他没有真正见识过劫云,但师门典籍当中在这方面记载的还是很清楚的,让他能够很轻松的针对某些特征进行辨识……

    呸,轻松个屁啊!

    青年表示自己这辈子都没有哪一刻有现在这么想要骂人特喵的天劫是什么鬼啊!为毛自己只是凝聚个区区金丹就要招来天劫的力量啊!说好的只有渡劫期奔向大乘期、即将成就修真者之上的另一个层次仙人的那种强者才需要渡天劫呢?

    虽说典籍当中记载说远古时期也有渡劫期之下渡劫的情况,可那又是什么鬼?那是远古时期天地规则相对于修行者更加宽松,导致强者修行会很轻松,天地这才针对性的增设了一道考验,而且也只有身上积累了无量因果业力的罪大恶极之辈才会触发,再就是一些真正的天骄之辈为了更扎实稳固的根基想要天劫淬体,这才以秘法引动天劫降临,在他看来那已经是在作死了。

    可就算是要作死,那也是在抵达了金丹期极限、碎丹成婴的时候才有资格的好吧?为毛自己只是凝聚个金丹就会有天劫到来啊?而且看上去还不是什么小规模小动静的,一点也不像是为自身明显偏弱的实力专门调低了威力的版本,看上去反而比典籍当中记载的一些元婴天劫场面更大的那种……

    这特么还要不要脸啊!

    难道是这个秘境的特殊规则?不限制在里面待着的时间,不限制收获,但仅限于获取当前层次应得的资源,无论所处的是什么层次,借助这里面的资源进行突破、妄图获得更多东西的就被理解为是贪心不足,进而会触发相应的一些机制?

    短短的时间里,青年脑补出了很多东西,甚至就连这场天劫是因为自己打算突破获取更多东西的原因都被他脑补出来了典籍当中虽然没记载过这种事情,可架不住他之前在末法世界接触过很多类似的脑洞啊……

    什么小说啦,电影啦之类的。

    好在修真者应有的素质他还是有的,至少求生欲很强,所以关键时刻还是没有自暴自弃,而是开始全心全意准备了起来虽然渡劫成功的可能性看起来并不大,可这并不妨碍自己挣扎一下不是么?

    “好在天劫降临之前都会给渡劫之人一定的准备时间……看起来我大约还能有半个小时左右的准备时间,用来炼器肯定是不够了……”

    迅速检查了一下自己手头都有什么东西,青年很快便得出了最后的结论。

    要说他现在提升实力最快的途径是什么?毫无疑问,首选便是用装备来提升了,别看只是金丹期修真者手里拎一件仙器等级的高端货色的话别说元婴出窍,就算是分神、合体层次的大高手都敢怼一怼!前提是能用。

    问题是他手头没货,材料倒是不缺,真要是靠材料去堆的话,给他足够的时间,哪怕只靠着如今这点手段也能弄一件仙器之下至强层次的法宝出来!虽然可能会存在极大地问题,付出和收获也严重不成比例,可这种时候哪里还有挑挑拣拣的余地?

    问题是没时间,半个小时,简单的弄几件小东西还凑合,想要弄出一件真正趁手的宝物来都是痴心妄想!

    其次就是提升修为了,考虑到修为只是初抵金丹层次,之前在金丹之下做出的积累尚未真正用尽,所以还有些提升的余地,但问题还是一样,将积累转化为实力是可以迅速办到的,但这个“迅速”也只是相对而言,金丹期修真者的提升通常是以“年”、“十年”为单位来计算的,百岁之下能够成就元婴期修真者就算是天才了还是在典籍记载当中元气充沛的远古时期!

    他再快也没法打破常理。

    除非用丹药。

    丹药、法宝,这就是修真者最大的外挂之二修真者当中也有氪金玩家,而他们氪金换来的强大便大多是源于这两者!真有丹药的话,别说他有一定的积累,即便是积累已经耗尽也能够强行提升,或许会导致根基不稳,可那依旧不是现在的他需要担心的事情。

    可他身上最好的丹药就是之前炼制的那一炉归元丹,之后倒是还炼制了几炉别的丹药,可效果都比归元丹还差了一点……而归元丹有什么效果?

    三颗有效丹药下肚,通往金丹期的那一道瓶颈都没打破,只是填补了他的根基,现在他已经是金丹期了,确定能有用么?

    所以也是扯淡炼制丹药所需要的时间比炼器不相上下,所以现行炼制肯定是不现实的了,和炼器一样,别说炼制完成,就算只是一个前期准备都可能将这可怜的半个小时时间耗空,再随便处理一下材料什么的,分分钟被雷劈死!

    “那就只有靠阵法了……”最后总结下来,还是阵法在这个时候最实用,虽说高端的阵法布置起来也很麻烦,然而他也不懂得什么真正高端的阵法,仅仅只是知道一些层次比较低的阵法而已。

    这些阵法如果是原版的话,用在此时只能说是聊胜于无罢了,但问题是他手中积存了不少的高品质材料,而阵法这东西有个特点,本身高深玄妙与否没什么绝对可言,都是相对的!

    就像是兵器,大佬手里随便拎一根破铁片甚至随便捏片草叶都能斩落满天日月星辰!凡人手中拿着神兵却可能引得神物自晦……这样的原理在阵法一道同样适用,只是表现形式换了一下而已。

    阵法这玩意,从头到尾都是一个道理贯穿始终!变得更加复杂、玄妙固然是一种提升的方式,可到最后还是要化繁为简,就说两个最简单的阵法,三才阵和四象阵,哪怕是凡人,只要达到一定条件也能够布置出来,无非就是三四个人的事情罢了,阵法当中无非也就是那些变化。

    可这样的阵法到了高层次之后也依旧能用!这就是这类阵法的特点了,按比例提升,而非恒定威能的阵势,依旧拿之前提到的三才阵和四象阵来打比方,若是有大佬级别的存在点了天上日月星辰加上一界人族来布置三才阵,拿了号称镇压天地四极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神兽来布置四象阵的话……

    这能一样么?

    同样的,青年表示自己虽然没能掌握太高深的阵法,却可以通过败家的方式也就是提升补侦材料品质的方式来提升阵法的威能!

    凭他手里几寸的众多材料,凑出一两套能够顶得住金丹巅峰一时半刻的阵法来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哪怕是元婴境界的强者……他也不是不敢试试。

    倒不是他自信爆棚,更不是他头铁的过分,而是此时此刻赶鸭子上架,天劫不和你讲道理!

    能做到这一步就已经是极限了。

    想到就做,青年拿出了自己毕生的热情来布置阵法,大堆材料飞出,布阵的过程也很简单也可以说是被他主动简化了,而这样做的结果便是多出了许多消耗……浪费。

    可不浪费能行么?哪怕布置阵法并不是多么费时间,也架不住他此时实在是太着急,时间过于紧迫!甚至他还尝试着双线操作,这边布置阵法的同时还在从其他角度提升自己的战力。

    装备。

    虽然现在直接炼宝肯定是来不及的,但他也不是一点别的办法都没有,至少手头有着一柄品质挺不错的飞剑不是么?之前嫌弃也只是对比产生美罢了,现在可是紧急关头,为了小命考虑可顾不得那么多了……

    所以他一口心头血逼出,直接运转秘法开始针对飞剑进行本命相融、性命交修的祭炼,要以最快的速度将之炼制成本命飞剑!

    多了一柄本命飞剑的话,对战力的提升可是很大的,现在也不是心痛浪费的时候。

    终于,赶在最后一刻之前,青年成功的将阵法布置完成!然后开始全力赶工淬炼本命飞剑炼剑还是差了一些。

    好在按照目前观察到的情况来看,这次天劫一开始的威能并未特别过分,考虑到青年选择的地点不错他已经张这飞剑干掉了那只蓝色的大猫,将那一处元气汇聚核心之地占下了,此时便是在这里布置了阵法,而既然头几道天劫的威力看上去似乎不是那么大……

    靠着阵法先顶一下好了,将本命飞剑祭炼完成再说。

    只是,在天劫降临之前的一瞬间,闭眼加紧淬炼飞剑的青年突然感觉眼前仿佛有人扔了个闪光弹,霎时间变得一片纯白,然后自身就失去了意识……

    “还好,终于是赶上了……”昏迷之前,他隐约之间似乎听到了这样的一个声音。

    分割线

    应该说还好青年昏迷了吧,否则的话哪怕求生欲再强,天劫降临之时的场景也足以吓破他的道心,让他彻底绝望。

    为何?

    “因为这根本就不是天劫,而是天罚啊……”本该昏迷的青年身上笼罩着一层白色的光辉,老者的虚影覆盖了青年本身的形貌,轻声慨叹一声之后轻轻挥了下手,青年体内还差了一些才能成就的本命飞剑被老者控制着青年祭了出来。

    “还真是……”见到这把飞剑,结合上面的气息,老者怎么可能判断不出这玩意的情况?青年的一身本事可都是传承自他的!很明显,他嫌弃这东西,这玩意要给他们这一脉的人做本命之物……不够格。

    但想到现在的情况,他又无话可说了。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