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六百零七章 敢动他,我就自杀!(第三爆)
    紫袍青年微微一笑,点头说道:“那是当然,烈家从来不允许主脉的血脉,流落在外。火?然 ?文? ?  w?w?w?.?r a n?wen`org”

    陈枫听了这话,心里猛地一颤,酸涩的要命,就像是心中最宝贵之物要失去了一样。

    他看着韩玉儿,轻声问道:“师姐,你要走吗?你要离开我了吗?”

    韩玉儿看着陈枫,满脸深情,忽然重重地摇头:“不,我绝对不会离开这里!师弟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紫袍青年在旁边冷眼看着这一幕,淡淡说道:“大小姐,请不要让我为难!”

    陈枫踏前一步,挡在韩玉儿身前,厉声喝道:“想把师姐带走,就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紫袍青年冷笑说道:“你以为我不敢?”

    “杀了他!”他冲着金甲武士一挥手,三名金甲武士,同时向着陈枫逼来。

    陈枫知道自己不是敌人,但他没有绝望,他从来就是一个不会轻言放弃之人。

    陈枫立刻仰天发出长啸之声!

    他这里离着内宗非常近,发出长啸之声之后,他有把握,许老很快就会来到这里!

    紫袍青年脸上露出讥讽的笑容,哈哈笑道:“行了,陈枫,别白费功夫了,这片山崖周围方圆百米之内,已经被我们悄无声息之间下了禁制!你现在已经被一个阵法困住,声音根本传不出去。”

    陈枫一颗心沉了下来,果然,他发现白衣青年说的没错。

    因为,他的声音明明发了出去,但是这声音传出去之后,别说内宗了,就连他的山谷洞府楼阁之中,都没有动任何的动静。

    要知道,花如颜、姜月纯她们都在那里,离着并不远,她们应该是立刻就能听见这个声音才对。

    这么说来,紫袍青年说的果然没错。

    三名金甲武士来到眼前,陈枫眼中几乎已经绝望,但他还是没有放弃。

    一声厉吼,紫月刀铿然出鞘,一刀斩出。

    紫袍青年发出一声嗤笑:“简直就是不自量力。”

    陈枫一刀斩向一名金甲武士,那名金甲武士眼中红光一闪,但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一拳狠狠击出。

    他这一拳,就将陈枫的断魂十字斩那巨大的冰冷十字刀气,给直接击碎!

    然后又是一拳轰击而去,将陈枫紫月刀击飞,下一拳则是直接打在了陈枫的胸口!

    陈枫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吐出,里面还混杂着内脏碎片。

    他重重地摔在地上,只这一拳他就已经身受重伤。

    金甲武士的实力还在他的预料之上!

    金甲武士接着就踏步向前,来到陈枫身前,就要将他轰杀。

    而就在这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厉喝:“住手!”

    紫袍青年赶紧回头,然后顿时脸色大变。

    原来此时,韩玉儿已经将一把长剑架在了自己的勃颈之上。

    她看着紫袍青年,冰冷说道:“你若是敢伤我师弟,我立刻就自杀于此!”

    “如果让家族之中,知道你将我给逼死了,会怎么惩罚你?想想你的下场!”

    紫袍青年脸色瞬间变得非常难看,他看着韩玉儿,很勉强的笑了笑:“大小姐,看你这话说的,我怎么敢逼死你呢?”

    韩玉儿冷色说道:“那就放了我师弟!”

    此时金甲武士的拳头,已经摁在了陈枫的胸口,只要向下一压,就直接能将陈枫的胸膛给打爆,将他的心脏给砸成一片肉泥!

    这一瞬间,紫袍青年有一丝犹豫。

    韩玉儿目光之中,冷芒一闪,长剑向下一压,直接将自己的勃颈上切开了很深的一道伤口。

    鲜血顿时喷涌而出,染红了长剑。

    紫袍青年看到这一幕,脸色大变,赶紧喝道:“住手!”

    金甲武士止住了动作,紫袍青年看着韩玉儿,一脸苦笑:“大小姐,你先把剑放下,有话好好说?”

    韩玉儿冷声说道:“放了我师弟。”

    “好,好,好。”

    紫袍青年接连点头:“我放了你师弟。”

    他吩咐了两句,金甲武士便松开陈枫,退到了紫袍青年身边。

    韩玉儿也将长剑收了起来,紫袍青年微笑说道:“大小姐,现在你能跟我们走了吧?我们已经放了你师弟了!”

    韩玉儿侧头看着陈枫,目光之中,满满的都是留恋与不舍。

    她知道,今天她不跟这几个人走是不可能的,她能威胁他们放了自己师弟,但她很清楚,如果自己执意不肯和他们走的话,他们肯定会杀掉师弟的。然后敲晕自己,直接带走。

    这个紫袍青年,其实有这个能力的。

    他现在之所以向自己妥协,应该是不想得罪自己。

    她深深吸了口气,站起身来,走到紫袍青年身前,说道:“我跟你们走。”

    紫袍青年笑了笑说道:“大小姐是个明事理的。”

    他回过头来,一脸嘲讽的看着陈枫,冷笑说道:“你若是不服,可以杀上赤炎城,来烈家找我啊!记住我的名字:烈高照!”

    说完便转身离去,三名金甲武士也挟持着韩玉儿,跟在他身后离开,

    韩玉儿回过头来,脸上泪痕盈盈,一阵风来,她长发飘起,目光哀婉欲绝。

    她泣声喊道:“师弟,我在烈家等你救我!我会一直等下去!”

    泪水淋漓而下!

    这一幕,深深地烙印在了陈枫的脑海之中。

    他满眼血泪,浑身剧痛,趴在地上,动弹都难。他死死地瞪大了眼睛,似乎要把此时韩玉儿的样子深深的烙在心底!

    陈枫双眼几乎要裂开,两行血泪从眼中流出,口中发出无声努吼:“师姐,我一定要把你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