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六百三十四章 别欺人太甚(第十六爆)
    “难怪,这一路近三百余里,没见到任何一个修行门派,也没看见任何其他武者,原来都是被紫阳剑场给杀怕了!”

    又往前走了一个多时辰,跨过一座巨大的山门之后,陈枫发现,面前豁然开朗,出现了一座大湖。燃? 文小说 ??   w?w?w?. r?a?n?w?e?n`org

    广阔的如海洋一般,一眼都看不到边际,湖水之中,波光渺渺!

    视线的尽头,则是无数巨大山峰,在这些巨大山峰之中,又有九座山峰,最为出挑,高度是其他山峰的两到三倍。

    陈枫估计,最起码也有十五万米左右的高度,这九座山峰之上,亭台楼阁遍布。

    陈枫轻轻吸了口气,这才是真正的人间仙境啊!

    吴东阳指着那九座巨大山峰说道:“看到了没有,那九座巨大山峰,便是紫阳剑场的九大支脉。”

    “据说当年紫阳剑场的祖师爷,麾下有九大弟子,每一个弟子,都有移山填海,强横无比的本事,这九大弟子分别占据了一座极高的山峰,传下九条支脉传承,共同组成了紫阳剑场。”

    “这九大支脉,才是紫阳剑场的真正根基。”

    “九大支脉的首座,联合执掌着紫阳剑场的大权。九大支脉之中,每一条支脉首座之下,都有若干太上长老。能被太上长老收为弟子教导的,则是真传弟子。”

    “每条支脉之中,真传弟子不过十几人而已。许多真传弟子,都已经有了超越神门境的实力。”

    “而真传弟子之下,则是核心弟子。每条支脉之中,核心弟子,人数上百。核心弟子,则是被普通长老收为弟子的。”

    “尽管他们的师傅不是太上长老,但是也绝对不可小觑,几乎每天都能见到长老,可以耳提面命,悉心请教。”

    “而核心弟子之外,则是外门弟子。外门弟子每条支脉之中,都有数千。”

    他看着陈枫,说道:“像是陈师弟你这样的,现在甚至连正式的外门弟子都算不上,还需要进行测试之后,才能进入外门。”

    “当然,这个测试也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如果在里面表现出来绝高的天赋的话,有很大机会被长老看中,甚至被太上长老,乃至于首座看上,都不是痴人说梦。”

    “如果能够拜入太上长老,甚至是首座门下,哪可真就是一步登天了!”

    经过吴东阳一番解释,陈枫才明白,紫阳剑场是何等恐怖,实力又是何等之强大。

    这里随便一个普通外门弟子出去,在别的宗门之中,就是最核心最顶尖的弟子,但是这里的外门弟子,足有上万。

    以他这般实力,乾元宗第一天才,内宗总榜大比榜首,来到这里也不过是一个外门弟子而已。

    只有真正来到紫阳剑场才知道其恐怖之处,别说是另外八大宗门联手了,就算是再多十倍都不是紫阳剑场的对手。

    吴东阳叹了口气,说道:“我进入紫阳剑场已经四年了,我当年刚来紫阳剑场的时候,在考核之中自认为表现的还可以,结果却没想到,紫阳剑场优秀人才如恒河沙数一般,像我这样的人何止成千上万?”

    “我根本就没有被看上,以至于现在还是一个普通的外门弟子。”

    “陈枫师弟,你天赋极好,心性也好,希望能够在测评之中,大放异彩,那我就很为你高兴。”

    陈枫看着他,吴东洋满脸的真诚,毫无做作。

    陈枫心中也非常感动,说道:“吴师兄,谢你吉言!”

    然后,吴东阳又带着陈枫,沿着湖岸走了几十里,来到一处山峰脚下。

    这山峰高度也有两三万米。

    陈枫抬眼看去,只见山峰之上,密密麻麻地修建了非常多的建筑群,不过比起那九大主峰来,就要少了许多仙气。

    吴东阳说道:“这座山峰之上,修建了一百座别院,这些别院就是用来安置你们这些从其他宗门和家族之中征召的弟子的。”

    “像是你们乾元宗,算是紫阳剑场以外的大宗门,所以虽然你们这次只过来三个人,但也可以占据一座别院。”

    “而如果是某座城池的一些人,都是小家族出身的话,他们这群人就会在一座别院里面。”

    吴东阳领着陈枫,两人顺着山路向前走去,很快,来到一处别院前面。

    建筑高大雄伟,乃是一座宫殿群。

    大门之上匾额上写着两个字,乾元。

    吴东阳笑道:“地头到了,我这就告辞了。”

    陈枫笑道:“多谢吴师兄了。”

    吴东阳摆摆手,转身离去。

    陈枫踏步向别院中走去,而还没来到大门口,忽然就听到别院之中传来几声喝骂之声。

    陈枫心中一紧,立刻推门进去。

    推门进去,当先是一个非常大的院子。

    院子后面则是几座宫殿宫殿。

    此时,陈枫看到院子里发生的那一幕之后,立刻瞳孔一缩,脸色变得冷厉起来。

    只见沈雁冰倒在地上,脸色苍白,嘴角又有血迹,身上到处都是鲜血,一身雪白衣袍,已经被鲜血给染红了。

    她神色委顿,呼吸微弱,显然已经身受重伤。

    而在她身前,白山水挡在那里,与对面那些人相对峙。

    对面那些人数量起码有十几个,一个个满脸戏谑看着白山水。

    白山水冷喝说道:“杨虎,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哟?还我们不要欺人太甚?”

    领头的一名青年脸上露出戏谑的表情,冲着白山水哈哈狂笑道:“我们就是欺人太甚了,你又能拿我们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