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六百五十五章 什么人?滚出来!(第七爆)
    威力固然巨大,但是消耗也非常大。火然??? ?文  w?ww.ranwen`org

    以陈枫现在的实力,也只能打出一招半而已。

    第二招的话就要伤及根本,透支身体!

    要知道,以他现在的修为,可是可以打出五招六龙回旋的。

    这龙翔九天的消耗,由此可见一斑。

    突破的惊喜褪去之后,陈枫接着嘴角边露出一抹苦笑。

    他发现自己前段时间积攒的所有中品灵石,到现在为止已经消耗干净了。

    今天这一个下午,不断消耗罡气,然后补充,就已经消耗了十几万块中品灵石,现在他可以说是已经一穷二白。

    陈枫喃喃自语说道:“现在还要想办法看看去哪里找到中品灵石才行。”

    就在这时,紫月忽然在他耳边说道:“陈枫,右前方山崖之上,百米之外,有人在那里偷窥。”

    陈枫一听,心中一惊,不动声色,压低声音说道:“那人在那里呆了多久了?”

    紫月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是一盏茶之前发现他的,为了不打扰你,当时没有告诉你。”

    陈枫知道紫月的感觉要比他灵敏的多,他自己仔细感知了一下,果然发现在那里,有一个人影似乎趴着。

    气息极为微弱,难怪之前没有发现。

    陈枫一声厉喝:“什么人,滚出来!”

    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向着那里掠去,刹那之间便是掠到那里。

    而这时候,一个人影也是飞速跃起,想要逃跑。

    陈枫一拳轰出,直接轰在他的背心上,将这人打的狂喷鲜血,重重摔在地上!

    陈枫走过去,借着月光看到此人的样子,之后顿时眉头皱了起来。

    “是你?”

    这个人他看着有点儿眼熟,立刻想起是谁了。

    原来正是在乾元宗别院之中负责打扫庭院的几个杂役弟子之一。

    这人大约十六七岁的年纪,跟陈枫差不多,长相清秀,但眼中却是透着一股子倔强的狠劲儿。

    此时,虽然被陈枫峰打得口吐鲜血,但还是站在那里,满脸不屈的看着陈枫。

    他死死地咬着牙,一点都不认输,还挣扎着站起来,毫不示弱的看着陈枫。

    不知道怎么的,陈枫在他身上,忽然看到一点自己的影子。

    “这个少年,跟我很像啊!”

    陈枫盯着他,冷声说道:“你是紫阳剑场的杂役弟子,为何躲在这里偷看我习武?”

    他本来以为这个少年肯定要出言狡辩,却没想到这名少年,把下巴扬起,满脸的倔强之色,没错:“我是偷看你习武了,我知道这是大忌,你要杀要剐,随便!”

    陈枫一笑,饶有兴趣道:“哟,还挺硬气!”

    陈枫对他已经没有什么杀心,微微笑道:“告诉我,为什么要偷看?”

    他感觉这个少年非常熟悉,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陈枫罕见地发现,自己竟然心软了。

    如果这个少年能够说出缘由的话,他不但会不跟他计较,甚至还会帮助他一下。

    少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我知道你是即将进入紫阳剑场的外门弟子了,身份尊贵,我偷看你习武,犯了大忌,你杀了我吧!不要再羞辱我了!”

    陈枫笑了笑,说道:“我没有羞辱你的意思,我是真的想知道原因。”

    而正在这时,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沈雁冰大步走了过来,看着陈枫,焦急说道:“陈枫,咱们别院之中伺候的那些杂役弟子,全都被杀了!”

    “什么?”

    陈枫满脸震惊,看着她说道:“全都被杀了?走,带我去看看。”

    沈雁冰点点头,陈枫回过头去,看向这名少年。

    少年面对着他的目光,不躲不闪,反而表现得比刚才更加强硬。

    陈枫缓缓摇头,他看出来了,这个少年与那些杂役弟子被杀,绝对脱不了干系。

    他手掌一伸,直接封住这名少年的经脉,然后提着他的衣服领子,和沈雁冰来到杂役们住的房间。

    就在乾元宗别院的偏房,此时门开着,陈枫一接近,就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进去之后一看,顿时默然。

    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七八名杂役弟子,死状都是惨不忍睹,有的被斩首,有的被腰斩,还有的被刨开胸膛。连心脏都挖了出来。

    地上鲜血,淹没了脚踝。

    他们的脸上,还凝固着恐惧之色。

    陈枫猛地回头,果然,他看到少年身上衣袍,多处都有血迹。

    陈枫满脸怒气,狠狠一掌,向少年拍去,厉声喝道:“小小年纪,如此毒辣心肠!”

    他这一掌即将落在少年的头顶。

    眼看这一掌下去,少年头颅就会被拍碎,但是少年没有丝毫的畏惧。

    他反而是昂着头,倔强之极的看着陈枫,脸上没有丝毫的服气之色,满满的都是愤怒与不甘!

    看到他这样的目光,陈枫忽然心中一颤。

    这样的目光,多么似曾相识啊?

    自己在乾元宗之中,被杨超和样布,甚至曾经在外宗被孙长老那样的人欺辱的时候,被他们胡乱安上罪名要击杀的时候,自己的目光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