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七百五十二章 人形坦克!(第一爆)
    说着,他便是扔出三枚绿色丹药。燃 文小说   w?w?w?.?r?a?n?w?e?n?`o?r?g?

    这三枚绿色丹药,在空气中,就化作三个绿色甲虫。

    这三个绿色甲虫身上,长着非常鲜艳的红色条纹,显然充满了剧毒。

    它们张开狰狞的口器,发出厉声嚣叫,向着陈枫冲去。

    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腥臭。

    显然,三只甲虫都是充满了剧毒。

    他们的速度快到了极点,陈枫根本无法躲避,而且陈枫也根本无法击中!

    因为,他们都是如同闪电一样在空中不断地进行急速折射!

    冯东城哈哈狂笑道:“陈枫,你根本就躲不开的!”

    陈枫冷声笑道:“躲?我为什么要躲?”

    他一声厉喝:“金身决!”

    金身决第七层,轰然发动!

    陈枫身体表面,立刻像是镀上了一层暗金色光芒一样,整个人就像是金铜铸造,看上去威猛无比。

    他举着紫月刀,快速向着冯东城冲了过去。

    三只青色甲虫,狠狠的撞在陈枫身上,口中伸出细长的尖牙,向陈枫皮肤刺去。

    但是下一刻,它们就发出吱吱的惨叫声。

    他们的尖牙撞在陈枫身上,直接折断,根本就没有刺入陈枫的体内。

    而他们由于用力过猛撞在陈枫身上,甚至有一只直接就被撞碎了。

    另外两个,也都是撞得晕头转向。

    陈枫哈哈一笑,一掌拍出,直接将这两个绿色甲虫给拍碎,一片绿色汁液飞溅。

    看到这一幕,冯东城满脸不敢置信:“怎么可能,你这小子怎么可能练有如此强大的锻体功法?”

    “一般的锻体功法,根本就挡不住我这三只甲虫的尖牙,而你,竟然能将它们震碎?”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

    但是,这就是事实!

    而此时,陈枫已经如同一辆移动的坦克一样,向着他冲了过来。

    威猛绝伦,刚猛到了极点!

    冯东城依旧狂妄,大声笑道:“你以为挡得住我的几只毒虫,就能够挡得住我吗?”

    “告诉你,你这是痴心妄想!”

    说着,他掠到陈枫身前,一掌拍出,掌风之中带着熏人欲呕的恶臭。

    这正是之前让陈枫身受重伤,费尽心思才把毒素排出的毒掌!

    “看我五毒掌!”他口中大声吼道,接连拍出五掌,笼罩了陈枫的身体各处。

    刚才陈枫只是被一掌的余**及,就已经身受重伤,而此时,他要面临五掌!

    但此时,陈枫怡然不惧,他深吸一口气,脸色变得肃穆起来,动用金身决第七层,封住了自己的眼耳口鼻。

    金身决第七层效果非凡,甚至是连毛孔都封住了。

    陈枫身体表面,暗金色光芒突然大胜,就像是有一道道光芒在他体表流转一样,比刚才威势还要大几分!

    冯东城这五掌拍出之后,砰砰砰,全部都是结结实实的拍在陈枫身上。

    但是,根本毫无作用!

    就像是拍中了一块大金属,发出金铁交鸣之声,而陈枫根本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身形都没有晃一下,依旧向前冲杀。

    冯东城哈哈狂笑道:“我这五掌,威力本就不大,最重要的是在上面的毒素!”

    “你现在被我五掌拍中,已经是中了剧毒,我倒数三下,你就要倒在地上,剧毒发作,浑身抽搐。”

    “三,二,一……”

    他倒数着,但是他的笑容凝聚在了脸上。

    因为当他倒数到一的时候,陈枫还是生龙活虎,猛恶无比。

    陈枫此时,紧紧的抿着唇,已经杀到了他的跟前,手中紫月刀狂斩而出。

    他虽然没有发出声音,但是汪东城却仿佛是听到了一声贯彻天地的怒吼。

    下一瞬间,巨大的半月形刀气就已经斩到了他的面前。

    冯东城满脸惶然,赶紧动用了一枚护身玉符。

    一道绿色光罩出现,将这一刀挡住,而他则是急速抽身后退!

    此时,他看向陈枫的目光之中已经多了一分惊疑和忌惮之色,一边后退一边疯狂地扔出各种丹药。

    丹药扔出之后,要么是化作毒虫,要么是化作毒砂等物,都向着陈枫笼罩而来,

    几乎是转瞬之间,他就扔出数百枚毒药。

    顿时,空中之中无数毒虫飞舞,地上则是有毒蛇毒蜘蛛乱跑,都是向着陈枫咬噬而来。

    如果是普通的和陈枫同一级别的强者的话,根本就无法抵挡。

    甚至是十个他这级别的人,都无法挡住,直接会被咬的毒发身亡。

    而陈枫,却是毫无畏惧,大步向前,就像是根本没有看到一样。

    那些毒虫咬在他身上,根本就咬不进一丝一毫。

    那些毒蛇毒蜘蛛,盘在他腿上,爬在他脚上,想要咬他,也根本毫无作用。

    陈枫走在这毒虫群中,忽然浑身一震,一些毒虫直接被他震死,那些毒蛇毒蜘蛛,则是被他大步踩过,直接踩成烂泥!

    冯东城不断后退,终于,他退到了一处悬崖边上。

    而他探向芥子袋中的手,凝固在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