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八百零七章 陈枫死了?(第六爆)
    此时,三十米长的巨刀,从天而降。r?a?  ? nw?en? w?w?w?.?r?a?n?w?e?n `o?r?g?

    地面之上,数百根石刺,齐齐刺出。

    天上地下,都是杀机。

    看起来,陈枫已经根本无法躲过。

    李志鹏,梁光宇两人都是露出绝望之色,而卫红袖则是捂住了嘴,满脸担心。

    素云也是同样,她看着陈枫,眼眶里头似乎有泪水在打转,口中喃喃,为他祈福。

    而就在此时,陈枫厉声长啸,两股极其巨大的威压,一股从天一股从地,向他疯狂地压了过来。

    而就在这一瞬间,陈枫感觉自己心中潜藏已久的拳意,忽然迸涌而出。

    对于大降龙神拳的领悟,骤然之间,提高了一个层次。

    他凌空跃起,然后狠狠一拳向地面轰去。

    龙翔九天!

    而这一次,陈枫一拳击出之后,竟然有九条巨龙翱翔而出。

    龙翔九天,突破大成!

    每条巨龙都有火车粗细,极其巨大,九条巨龙重重地轰击在地面之上,瞬间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将那些石刺全部都炸成粉碎。

    而与此同时,这股爆炸的巨大威力,根据力量前来的方向逆袭而去。

    力量狠狠的撞在那个用斧头的核心弟子身上,直接将他撞的口吐鲜血,连退十步。

    而与此同时,陈枫一刀斩出。

    裂空一刀斩凛冽至极,刀气和黑铁刀气撞在一起,明显不敌。

    刀气直接消失,而黑铁刀气只消失了一小半。

    但是陈枫,领悟了刀意!

    而那个人,根本没有领悟到。

    他这一刀斩出之后,威力固然大,但是根本没有出现刀意,说明威力只是大,但是领悟却不深。

    此时,陈枫的刀意压了下来,将剩下的那大半黑铁刀直接撞碎。

    如此,这两人的绝招,都被陈枫破解!

    而就在这时,佘青蝉忽然目光一闪。

    “就是现在!”

    他身形瞬间一闪,直接来到陈枫面前,然后双拳狠狠轰出。

    这双拳轰出之后,天地元气的波动,变得更加剧烈,狠狠的轰击在陈枫的胸口。

    而此时,陈枫正在半空。

    他刚刚击退两个强敌的进攻,根本无法抵挡,直接被双拳击中。

    直接哇的一声,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

    陈枫感觉,自己的胸腹之间剧痛传来,他知道,肯定是那里的骨头都已经破碎。

    然后,他重重地撞在石壁之上,身受重伤,内脏受损!

    佘青蝉根本不放过他,得理不饶人,哈哈狂笑声中,又是杀到近前,双拳瞬间击出数百拳。

    在空中,形成了一片拳山,向着陈枫压来。

    他这拳头,每一个上面都带着绿色光芒,向陈枫压下来之后,在地上竟然生出无数巨大的藤蔓,将陈枫死死裹住。

    这些藤蔓坚硬之极,柔韧无比,陈枫根本挣脱不开,只能眼睁睁的站在那里,被这无数拳头接连轰中。

    陈枫一声厉吼,金身决第八层,瞬间发动,暗金之体,光芒大作。

    但是,这些拳头的威力也是极为强大。

    这是一位神门境第十重楼中期,外天地强者的全力一击,强横到了极点。

    每一拳击出之后,陈枫身上的暗金光芒就暗淡一点。

    终于,到第一百七十拳的时候,陈枫身上宛如发出一声宛如瓷器破裂的声音。

    暗金光芒,消失的无影无踪!

    金身决,破功!

    然后接下来一百三十拳,全都打在了他的身上,每一拳都是让陈枫筋断骨折,伤势更加重一分。

    等到三百拳全部打完,陈枫已经不成人形。

    他浑身血肉模糊,瘫倒在地,看起来已经是没了呼吸,一动不动!

    每一拳轰在陈枫身上,都是如同一座大锤打在卫红袖心间一般!

    看到这一幕,她口中发出凄厉至极的喊叫:“陈枫!”

    说着,直接向陈枫扑了过去。

    她跪倒在陈枫旁边,惊呼喊道:“陈枫,陈枫,你怎么样?不要吓我呀?”

    她的声音之中已经带起了浓浓的哭腔。

    而陈枫,在他的摇晃之中,却是一动不动。

    一旁的佘青蝉哈哈大笑道:“行了,卫红袖,不要晃了,这个小兔崽子已经被我给杀了。”

    “你没看到吗?他已经一动不动了!”

    说着,继续发出狂笑之声。

    能够将陈枫击杀,让他极为开心。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卫红袖使儿劲的摇着头,失声痛哭:“陈枫不可能死的!”

    她使劲地晃着陈枫的身体,但陈枫还是一动不动!

    “怎么不可能死?他是不死之身吗?”佘青蝉非常不屑的嘲笑说道。

    接着,他脸上就是露出淫笑,朝着卫红袖缓缓走去,嘿然笑道:

    “卫红袖,现在该轮到你了,刚才你竟然敢那么跟我说话,我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

    “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好好享用你的身体。”

    卫红袖看着他,眼中露出绝望之色,忽然他拔出腰间长剑,横在自己脖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