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八百一十三章 传承,是我的了!(第五爆)
    他和云不修之间距离数十米,但这一掌,转瞬即至。r?a?  ? nw?en? w?w?w?.?r?a?n?w?e?n `o?r?g?

    云不修如果要进入石门的话,就要硬生生承受这一掌。

    而只要他被这一掌拍中,必死无疑。

    云不修看着宝藏就在眼前,但却无法拿到,气的他厉声大吼,愤怒至极,满眼血红的瞪着陈枫。

    但他,却不得不回身抵抗,竭尽全力抵挡这一掌。

    但还是被拍出去数十米,重重地撞在石壁之上,狂喷鲜血,重伤濒死!

    天河境高手,实在太过恐怖!

    哪怕是他和陈枫加起来,也绝非是何言笑一招之敌。

    陈枫嘴角露出一抹微笑:“不是你对手又如何?”

    说完这话,立刻闪身进入石门。

    而陈枫刚一进入石门,忽然就感觉到一股庞大的精神波动向着自己袭来。

    他似乎听到一声幽幽叹息,然后下一刻,石门在他身后轰然关闭,谁都进不来了。

    看到石门关闭,云不修脸上露出绝望之色,憋屈到了极点。

    但他心志极为坚定,立刻将心情调整过来,然后,狠狠的瞪了石门一眼,飞速转身离开。

    而苗晨青看到这一幕,则是目光呆滞。

    片刻之后,他才发出疯狂而愤怒的吼叫:“哪个小兔崽子,竟敢渔翁得利?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何言笑哈哈大笑:“咱俩先分个胜负再说。”

    说着,又是一掌拍出。

    两人继续战成一团,苗晨青愤怒至极,憋屈至极,感觉自己气得似乎要炸开了一样。

    辛辛苦苦,费尽心机,结果却为他人做嫁衣裳。

    此时在里面的陈枫,自然不会理会苗晨青的心情。

    他此时瞪大了眼睛,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他进来之后发现,这里面其实面积很小,只是一个普通而简陋的石室而已。

    石室中央有一个台子,台子之上,陈枫看到了自己此行梦寐以求的东西。

    那是一颗拳头大小的珠子,最后珠子看起来灰扑扑的毫不起眼。

    但是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里面深邃到了极点。

    似乎整条星河都被装进其中!

    让人看了,目光陷入其中,几乎无法拔出来,一阵说不出来的迷醉。

    “这,就是须弥珠吗?”陈枫喃喃说道。

    他眼中露出迷醉之意。

    很快,他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过来。

    然后,他就看到在须弥珠的旁边有一块玉板。

    陈枫刚想触碰,忽然想起自己修炼大降龙神拳时候的情景来。

    那个时候也是触碰到了石板,然后立刻就开始了传承。

    当时陈枫没有提防之下,几乎要被震碎脑袋,精神崩溃。

    所以他立刻缩回手来,没有贸然触碰。

    他看了一眼,玉板之上写了五个大字:雷霆霹雳拳。

    “果然呀,这就是雷霆真人的毕生最强悍的绝学:雷霆霹雳拳。天河境,最顶级的武技之一!”

    “但是现在,还不到学的时候。”

    陈枫将其收入芥子袋中,然后将须弥珠拿到手中,深深吸了口气。

    他在石室之中盘膝而坐,他让自己的心灵变得空洞下来,无欲无求,无思无念。

    然后手一用劲,捏碎了须弥珠。

    须弥珠刚一破碎,陈枫感觉自己面前似乎是一座太阳炸裂开来,散发出来无数的光和热。

    一瞬间产生的巨大冲击力,几乎活生生将他震死!

    尽管他闭着眼睛,但也能够感受到那炽热的光芒。

    陈枫心中骇然,雷霆真人的毕生功力,真是厉害,强大无比。

    但他接着,就屏息凝神。

    而下一刻,这庞大至极的功力,就向着陈枫体内涌了过来!

    这些功力,融入了陈枫的经脉之中,在陈枫的经脉之中,疯狂的运转、

    这是最为纯粹的功力,没有任何的属性,可以被任何武者吸收。

    哪怕是龙象战天诀,也是可以吸收。

    罡气在他体内疯狂运转,瞬间就汇聚成一条巨型河流。

    要知道,平时要汇聚成这么一条巨流的话,陈枫至少需要一天的修炼、

    但此时,只是一瞬、

    而后续,还在有功力不断涌入进来。

    这条河流。向着陈枫体内还没有打开的窍穴疯狂冲去。

    但是这时候,陈枫最担心的一件事情发生了。

    功力到那个节点的时候,骤然之间,这些功力,就像是被一个巨大怪物给吸进去了一样,瞬间就向着那个节点涌去。

    如果是陈枫平日修炼的话,修炼一晚上的罡气,也只是一瞬间就会消失在这个节点。

    而现在,功力却是源源不断的灌注入这个节点里面,就像是一条无休无止的河流,不断向里面灌输。

    陈枫此时,也是发了狠:“他娘的,我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在捣鬼!”

    “但是我还就不信了,天河境巅峰高手得毕生功力,还喂不饱你?”

    他直接引导着这些功力,死命的向节点之中灌输。

    而这节点也真的就像一个无底洞一样,来多少,吞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