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八百五十九章 杀上门去!(第二爆)
    陈枫大步走了过去,在宅院前面,大门之外,有七八个人站着。火然??? ?文  w?ww.ranwen`org

    这七八个人,都是镇兽卫,全部都骑乘着妖兽。

    妖兽的级别,最低也达到了神门境地八重楼。

    这几个镇兽卫,看到陈枫大步向这边走来,几个人脸上都是露出一抹冷色,然后驱使着胯下妖兽,向陈枫逼了过来。

    其中一人,冷冷喝道:“什么人?敢来这里?活腻歪了不成!”

    “赶紧滚,要不然,待会儿惹怒了我们,直接讲你击杀!”

    他们之前并没有见过陈枫。

    而其中一个人,看清楚了陈枫的长相之后,顿时脸色大变,发出一声惊恐的喊叫,向着大门里头,跌跌撞撞的跑去!

    陈枫也看清楚了他的长相,正是那天在监牢之中,想要侮辱月玲珑等几女的那些镇兽卫之一。

    陈枫脸色立刻变得一片冰冷,寒声说道:“现在还想逃?来得及吗?”

    他惊鸿步发动,几个瞬移。

    此时,他的境界已经达到了神门境第十重楼了,惊鸿步的威力也是大增,一个瞬移,直接能够到达十米之外。

    只用了三个瞬移,陈枫就已经来到他的身后。

    然后,一拳狠狠轰出。

    感受到身后逼近的庞大气势,这名镇兽卫,猛然转过身来。

    但是,他根本没有反抗,直接举起双手,眼中露出极度的惊恐之情,口中发出惨叫,满脸都是绝望。

    他根本连防御的动作都没有做,直接就被陈枫一拳轰中胸口,碎裂成满天血雾。

    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无论怎样做,都难逃一死!

    陈枫看着他的尸体,淡淡说道:“我说过,你们都要死。”

    而看到这一幕,其他镇兽卫,都是又惊又怒。

    其中一人,忽然喊道:“你,难不成你就是陈枫?”

    陈枫微笑说道:“你没猜错!”

    听到这一句,其他镇兽卫脸上都是露出惊恐之色!

    他们虽然没有见过陈枫,但是,都是听说过陈枫的威名,知道他是何等之强大!

    他们脸上,都是露出惊惧之色,刚才那嚣张的表情消失的无影无踪。

    知道了陈枫的身份之后,他们又岂敢在陈枫峰面前嚣张?

    这些镇兽卫,互相看了两眼,忽然都是四散而逃。

    连汤横云都不是陈枫的对手,他们又岂敢招惹陈枫?

    陈枫哈哈大笑:“现在想跑,还来得及吗?”

    他惊鸿步施展,整个人速度快捷无比,几乎化作了一道残影。

    由于速度太快,导致他拉出无数的虚影。

    然后,就看到,无数个陈枫,漫天飞扬。

    陈枫追到一个镇兽卫身后,便是一掌挥出。

    直接将他还有他的妖兽,都是打飞出去几十米,在空中便是炸裂成无数碎块。

    然后下一瞬间,陈枫就挡在了一个镇兽卫的逃跑路上。

    那名镇兽卫脸上露出狰狞之色,挥舞着手中武器狠狠向陈枫砸来!

    他脸上露出绝望的疯狂,大喊道:“我死,也要拉着你做陪葬!”

    陈枫微微一笑:“你死,但是我不会成为你的陪葬!”

    说着,轻轻一指点出。

    一指,只是一根手指而已,和这名镇兽卫手中那足有一人巨大的铁锤相比,简直就微不足道。

    但是,这指点出去之后,这名镇兽卫手中的铁锤,直接被震成无数碎屑。

    然后这一指,继续向前,点在了他的心口。

    下一瞬间,砰的一声,这名镇兽卫的后背,炸开一个脸盆大小的伤口。

    他体内所有内脏,全部被震得粉碎。

    他眼中失去了神采,从妖兽之上,重重地跌了下来。

    然后陈枫,又是双拳轰出,直接将两名镇兽卫轰杀。

    此时,最后一名镇兽卫,已经是逃出去五六十米。

    他感觉陈枫肯定已经追不上他了,回过头来,满脸怨毒地吼道:“姓陈的,你等着!”

    “你一定会死的惨不忍睹!”

    陈枫一声冷哼,手中紫月刀出鞘,一刀斩出。

    弧形刀气,划破五六十米的空间,狠狠地将这名镇兽卫和他胯下妖兽斩成两段。

    鲜血狂涌,尸体掉落在地,陈枫淡淡说道:“这点儿距离,对我来说算什么,杀你如杀鸡一般。”

    他看着这满地尸体,淡淡说道:“你们本不该死的。”

    “但是,我既要杀汤横云,就不可能留下你们这些隐患。”

    “今日,你们所有人都要死,所有人,都要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看到这一幕,谢东山已经完全惊呆了。

    他用满脸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陈枫,手指着他,嘴唇翕动着,心中一片茫然。

    他已经被震惊得大脑一片空白,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这些镇兽卫,每一个人,都是神门境第九重楼以上高手。

    放在谢家,都是顶尖的人物,所有人都不敢招惹,甚至足以决定一个大家族的命运。

    而现在,这么多的强者,竟然就被陈枫一拳一个,一刀一个,如同杀猪宰鸡一样,全部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