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八百七十九章 还嫌不疼?接着打!(第七爆)
    “前期突破速度极快,后期则是再无寸进。?  ?火然文 ?? w w?w?. r?a?n?w?e?n`org”

    不少长老都是点头,这种天才他们确实见过。

    看到得到众人支持,孙恒波更是得意,冷声说道:“照我说,现在就要将他抓起来,然后当众击杀,以儆效尤。”

    这时候,另外一个长老忽然慢悠悠开口了。

    此人正是管理修炼点的那章太上。

    他开口微微笑道:“陈枫前日,进入了进攻殿,在进攻殿呆了五个时辰,直到进攻殿能量耗尽,他才出来!”

    “而进攻殿,相当一大部分能量竟然被他给吸收了,至少五年之内,进攻殿不能再使用!”

    “在五个时辰之内,他的实力至少提高了一成,进展极快。”

    这句话,说出来之后,所有长老再一次震惊了!

    云灵上人淡淡问道:“进攻殿的记录是几个时辰来着?”

    章太上说道:“一个半时辰。”

    云灵上人微微点头,没有说什么!

    不少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进攻殿,只有神门境的弟子才可以进入,之前最高纪录是一个半时辰。

    能够扛住一个半时辰的,那就是强横至极的天才,不但天赋极高,而且有非常强大的战斗技巧。

    而陈枫,竟然能够在里面生生扛五个时辰,一直扛到进攻殿的灵气耗尽为止。

    而他那么短的时间之内,竟然实力能够提高一成。

    这句话又狠狠的打了孙恒波的脸!

    这说明,陈枫不但天赋绝高,而且修炼的速度极快,现在在疯狂提升之中!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这也太厉害了吧?

    不少长老甚至都生出一抹嫉妒之心。

    他们每个人能够成为太上长老,当年也都是惊才绝艳的天才,而陈枫现在,绝对超过了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

    他们这个年龄的时候,绝没有如此成就,如此实力。

    孙恒波脸色难看至极,阴沉着一张脸,似乎能滴出水来,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云灵上人忽然站起身来,转身离开,只是轻飘飘的丢下一句话:“今日之事,任何人不得泄露!”

    “这件事,到此为止。”

    “到此为止?”众人面面相觑,这是什么意思?不追究陈枫了吗?汤横云就那么死了?

    孙洪波脸上露出一抹阴冷,似乎做了什么决定一般!

    谢家之事,是尘埃落定。

    然后,长老们将所有谢家子弟全部招了过来。

    就在大堂之前,宣布谢竹馨乃是现任的谢家家主。

    这些弟子们都是有些莫名其妙,不少人都是颇为震惊。

    但是当他们看到,在家族之中一向强横霸道。无人敢惹,号称实力第一的王杰,站在一边灰头土脸鼻青脸肿的沉默不语的时候,所有人就都猜到了一点什么事情。

    他们看向站在谢竹馨旁边的陈枫,眼中露出敬畏之色。

    很多人都已经听说了谢茹欣从外面请来一个极强的高手,这个高手一来之后就镇压了家族之中所有人。

    而谢竹馨,也因此当上了家主!

    而正在这时,忽然外面传来一阵喧闹之声。

    接着,就有惨叫之声,惊呼声传来,还有一阵砰砰的声音,就好像是人被砸在墙上一样!

    陈枫听了,顿时眉头微微皱了皱!

    谢竹馨扬声喝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个谢家的护卫,慌慌张张地从外面跑了过来,来到谢竹馨面前,单膝跪地说道:“家主,魏家的人打过来了!”

    “什么?魏家的人打过来了?”

    一听这话,谢竹馨脸色立刻变得有些难看了。

    陈枫看向她,微笑说道:“竹馨,怎么了?”

    谢竹馨脸上露出一抹苦笑:“魏家这些人还真是阴魂不散呀!”

    陈枫说道:“你跟我仔细说说。”

    谢竹馨点点头,说道:“这大梁城中,只有两个大一些的家族,一个是我们谢家,另外一个则是魏家。”

    “两个家族,已经争端了数百年,可以说是有着深仇大恨,死在对方手中的人命,都是不下数百条。”

    “这些年,谢家势力越来越大,逐渐将魏家压了下去,但是不知道怎么的,魏家在今年,忽然声势大振,接连出现了几个高手,将我谢家压得喘不上气来。”

    “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上门来挑衅了,之前就已经来过两次。”

    说到这儿,她看了王杰一眼:“之前的两次挑衅,如果不是王杰的话,还真是不好解决,只怕那时候,谢家就要吃大亏!”

    “魏家是吧?”

    陈枫一声冷笑,目光之中露出一抹冰寒之色:“这么猖狂,那我就出去会会他们。”

    “正好,我跟魏家还有一段没有了结的恩怨。”

    陈枫到现在也没有忘记自己那会儿还在乾元宗的时候,接了一个猎杀金甲巨牛的任务,结果魏家的几个侍卫出来抢自己的任务成果。

    而且,在那天,魏家少主还想杀了自己,更是将自己打得身受重伤。

    陈枫说过,他这人记恩也记仇,谁还想害他,他永远都不会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