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九百九十一章 九头飞龙兽(第一爆)
    “九头飞龙兽!九头飞龙兽!”

    听到这五个字,这些人全都是发出极度的惊恐之声,脸上满满的都是震惊与畏惧。?燃文小说???? ?? ? w?ww.ranwen`org

    显然,他们对九头飞龙兽都是颇为的了解,也知道这种妖兽代表着什么。

    陈枫却是没有听说过,他用疑惑的目光看向了旁边的段玉书。

    段玉书看着他,脸上露出一抹凄然苦笑:“咱们命真好,光是有一头吞山巨猿还不够,竟然又来了一头九头飞龙兽。”

    “这种灵兽,在我们绥阳郡可谓是鼎鼎大名,看来你不是绥阳镇的,没有听说过。”

    “绥阳郡的每个人都听说过九头飞龙兽的传说,据说在很久之前,怎么着也有几千年了吧。”

    “曾经有一头九头飞龙兽,居住在屠龙山脉之中,时常会飞出来肆虐一方。”

    “他的九个头颅,都能喷吐出极其炙热强烈的庞大火焰,一口喷出,方圆数千米都要变成一片火焰之国!”

    “据说,它曾经在短短一炷香的时间之内就摧毁一座方圆百里的城池!城池之中,百万百姓,全部都在火海之中化为灰烬!”

    “九头飞龙兽,乃是九品灵兽!这头九头飞龙兽,就算不如传说中的那一头强大,也肯定是恐怖到了极点!”

    她满脸绝望之色:“完了,完了,咱们这一次必然会死!”

    而陈枫此时,眼中却是精光一闪,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他的心中。一个声音宏大而响亮在不断的回荡着:“等到了,终于等到了!”

    “我终于等到这个机会,这是我活命的一个最佳机会!也是,唯一的机会!”

    因为他目光投向外面,已经看到这两头巨兽,此时对峙起来。

    寒冰吞山猿,巨大的拳头锤击着自己的胸膛,发出砰砰砰的一阵巨响,喉咙之中发出低沉的咆哮声。

    而在天空之上,九头飞龙兽则是不断地绕着它盘旋,发出一阵一阵尖锐的鸣叫声,声音之中,充满了嘲讽。

    忽然,一个尖锐嚣张的声音响起,声音极大,而且非常尖锐,震得所有人似乎都要耳膜破裂。

    正是那九头飞龙兽发出的声音:“哈哈,你这头蠢猩猩,此时被我打断了进食,是不是非常恼火呀!”

    寒冰吞山猿丝毫不甘示弱,发出浑厚而愤怒的吼叫声:“你这只九头=长虫,卑鄙的臭蛆,只敢在天上聒噪!”

    “你要敢下来,信不信你家大爷我撕烂你的脖子,扯下你的鸟头?”

    这两头灵兽都已经是九品灵兽,实力强大,智慧绝不比一般人差。

    九头飞龙兽脸上露出一抹阴冷之色,寒声说道:

    “上次也不知道是哪个蠢猩猩,被我用火烧的半边身子都成烤肉了。”

    寒冰吞山猿丝毫不加示弱,说道:“你记性倒还真好,那你还记不记得你最左边那颗鸟头是被谁给扯下来的?”

    这时候,众人看去,才发现,原来九头飞龙兽最左边那颗头颅,竟然是已经被活生生的扯下来,只剩一根光秃秃的脖子,看上去颇为好笑。

    九头飞龙兽显然是被他戳中了痛处,一声凄厉的嚎叫,嘶吼喊道:“哪就斗一场吧!”

    说着,便是扑了上来。

    他离着寒冰吞山猿足足有数百米,剩下的那八个巨大头颅,巨口便是张开。

    九股火柱,齐齐向着寒冰吞山猿,烧了过来。

    这八股火柱,都有数百米长,直径达到了几十米。

    火焰熊熊燃烧,隔着几千米,众人都能感觉到那股炙热之极的热量,似乎要将人烤焦一般。

    不少人的头发眉毛,瞬间都是烧没了,烤焦了。

    八股巨大的火柱,如同八条火龙一般向着寒冰吞山猿扑去。

    而寒冰吞山猿,丝毫不畏惧,狠狠一拳轰出。

    在他拳头表面,一个足有数百米巨大的玄冰盾牌,瞬间出现,挡在了那八股火柱身前。

    火柱将盾牌融化成冰水,但是火焰也被随之浇灭。

    陈枫看着,心中骇然之际。

    这八股火焰,随便一股火焰涌出,只怕一百个自己也要被彻底烧成飞灰。

    而寒冰吞山猿,一拳击出,就能轻描淡写地将其抵挡住。

    自己和这寒冰吞山猿之间的实力差距,真的是如同地面到天空一般那么巨大。

    这九品灵兽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了。

    九头飞龙兽一击不中,丝毫也不气馁,忽然之间,身影直接从天空之中消失。

    一个瞬移,直接来到了寒冰吞山猿的身后。

    足有数百米巨大,如同一座小山丘一般大小的硕大爪子,尖锐无比,向着寒冰吞山猿的后脑勺狠狠抓去。

    它的爪子锋锐到了极点,如果这一下抓实了,只怕就能直接将寒冰吞山猿的脑袋撕开。

    而寒冰吞山猿,则是早有准备。

    他蓦然转身,喉咙之中发出一声嘲笑一般的低吼,拳头狠狠击了出去。

    拳头和爪子差不多大小,狠狠的撞在一起。

    轰的一声巨响,寒冰吞山猿忙倒退两步。

    拳头之上,被抓出来六道又深又长的血印。

    血印长有几十米长,深度一人多,几乎和陈枫差不多深。

    陈枫如果站在这道伤口里面的话,都会看不见头顶。

    而九头飞龙兽也不好受,被打飞出去几百米,翅膀一阵哆嗦,不少羽毛都是被震落下来。

    他那巨大的爪子上,也是鲜血淋漓,显然被震的鳞甲裂开,也是受了一点轻伤。

    九头飞龙兽脸色阴霾之极,死死地盯着寒冰吞山猿,冷声吼道:“你这只该死的蠢猩猩,竟然敢伤我?”

    寒冰吞山猿哈哈狂笑,声音震的四周山脉的冰层都是开裂,嚣张无比地喊道:

    “我不但要伤你,而且我还要抓住你的脖子,将你剩下的那八个鸟头一个一个全给拽下来,让你一个脑袋都不剩!”

    “让你变成无头飞龙兽!“

    九头飞龙兽似乎非常厌恶寒冰吞山猿提起这个事情,他一听之下,立刻勃然大怒,神色变得极为阴冷。

    他阴森森地盯着寒冰吞山猿,冷声说道:“你这只蠢猩猩,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不知道你家飞龙爷爷多么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