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不屑一顾(第一爆)
    “但是,也有极少数的武者,在进入凝魂境之后,能够出现海底涌现金泉的情况!”

    “出现这种异状,才代表着,有进一步向上晋级的希望!”

    暗老看着陈枫说道。r?anw  en w?w?w?.?r?a?n?w?e?n?`o?r g?

    有的武者,进入凝魂境之后就会出现这样的现象!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出现,只有一部分才可以!

    而只有出现了这种异状,才代表着,可以冲击下一个境界!

    一般的凝魂境一重高手,只是微微有一点而已,泉水最高也不会超过五寸。

    “而你,则是达到了两尺高!”

    暗老赞叹的看着陈枫枫。

    陈枫枫心中也很喜悦,说了几句啊,他一脚踢出,直接将两者尸体,震成漫天碎屑。

    陈枫枫缓缓抬起头来,望着远处天穹,轻声说道:“复仇刚刚开始,你们两个只是。”

    陈枫枫整理了从紫霞上人和任青竹那里得到的芥子袋。

    这两人都当了几十年的首座,身家都很丰厚,光是元石,陈枫枫就找到了足足有二十万块!

    而且,这些元石,都是上品元石,一颗上品元石,相当于一百颗普通元石。

    进入凝魂境之后,普通元石吸收起来,效果就已经不大了,只有上品元石,才更有作用。

    陈枫枫现在,元石多多益善。

    他的青龙武魂,可是需要吸收极多的元石,才能晋级。

    官道之上,商队来往,行人络绎不绝。

    这里已经是接近了六安城,六安城在周围千里之内,乃是最为繁华的一座城池。

    而且六安城靠近灵药镇,也靠近屠龙山脉。

    屠龙山脉盛产各种药材,像是灵药镇这样的镇子,在屠龙山脉每隔一百里左右,就有那么一座。

    人们开采药材,而六安城就是这些药材的一个集散地。

    像是灵药镇这样的镇子,大部分的药材都是运送到六安城前来出售。

    所以,六安城虽然只是绥阳郡的一座一级城市,但是繁华程度却是远远胜过那些普通一级城市的十倍以上!

    宽阔的官道上,很多商队来来往往。

    官道旁边,有一座客栈,此时,客栈外面停了非常多的马车。

    粗略一看,足有数百辆,每一辆马车上面都是插着一个三角形的橙色旗子。

    显然,他们属于同一个商队。

    北风凛冽,寒风席卷,旗帜猎猎作响,那些车夫们都躲在背风处啃食着干粮。

    而客栈的大门敞开着,几十名身穿华贵衣衫,管事模样之人,坐在那里大吃大喝。

    里面还有几十名身穿铠甲的人,看起来像是护卫!

    被众人簇拥在其中的,是一个二十余岁的年轻公子,这年轻公子一身大红衣袍,极为华贵,长相颇为俊美。

    只是眼角眉梢,却是流露出一股丝毫不加掩饰的浓烈傲然之色,似乎将任何人都不放在眼中!

    他的目光缓缓向外面扫去,看着官道之上那些商队行人,就如同是在看待蝼蚁一样。

    他忽然开口,淡淡说道:“没想到六安城这种乡下地方,也没有那么荒凉,还真是有点热闹呢!”

    他旁边一名身穿红色重型铠甲,侍卫统领一般的壮硕中年人,微微一笑,低声说道:“是有点儿意思。”

    “这六安城,再怎么说,也是周围千里之内规模最大的一座城池了!”

    俊美青年鼻子里面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再怎么热闹,跟青州相比,不过也是乡下地方而已。”

    听他这么说,那侍卫统领哈哈一笑,说道:“那是当然,和青州相比,别说是这儿了,就算是绥阳郡城、丹阳郡城这一级别的,那也是乡下地方,当然不会入公子您的法眼。”

    俊美青年往外看了看,有些厌恶的摆了摆手,说道:“咱们还是不要在这儿歇着了,赶紧去六安城。”

    “赶紧完成这一次的差事,我要回青州城,这种穷乡僻壤一点乐子都没有。”

    “来来往往的都是这些贱民,有什么意思?”

    他说到贱民两个字的时候,声音故意很大,让那些官道之上的商队,都是听的清清楚楚。

    那些商队之人,听到贱民这两个字,脸上都是露出一丝愤怒之色!

    有个年少气盛的壮汉,一梗脖子,就想跟那客栈中的这些衣裳华美之人抗辩。

    这时候,商队之中立刻有一个五十来岁的老者,将他拉到一边,低声呵斥道:“干什么?不要命了吗?”

    “没看到他们的旗子上写的吗?他们可是来自青州的大家族!”

    “青州又怎样?青州就多了不起吗?”壮硕青年不服的说道。

    “哈,青州当然了不起!”老者几乎要被气得笑出声来:“你说青州多么了不起?青州是整个青州府的首府,是方圆几十万里之内最大的城池!”

    “那又怎样?青州来的人就能瞧不起咱们?”壮硕青年依旧不服气:“就因为他们是贵族?”

    “没错,就因为人家是贵族!”老者冷声说道!

    “他是贵族,就能称呼咱们为贱民?我见过的贵族也不少呀!六安城里面,绥阳郡城里面,不也有挺多的贵族吗?”

    “那些贵族算个屁!”老者不屑说道:“告诉你吧,大秦朝封爵五等,公侯伯子男,像是咱们六安城里面,城主都不是男爵。”

    “绥阳郡的郡守。有可能才有男爵的爵位。”

    “而青州府呢?青州府里面,别说男爵了,子爵都有,人家那里的贵,族才叫真正的贵族。”

    “跟他们比起来,绥阳郡城里面的,根本就是些乡下的土包子,根本就不配称为贵族!”

    这名壮硕青年还想抗辩,老者已经是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他的后脑勺上,冷声说道:

    “你不要命,我们还要,你再敢说一句话,老子直接把你丢出去,省得牵连了咱们。”

    壮硕青年脖子一缩,不敢再说话了!

    这些路过的商队行人,都是将贱民两个字听的非常清楚,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多说一句。

    他们都是用畏惧的目光看着客栈,甚至绕得远远的,不敢从客栈前面直接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