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好自为之(第一爆)
    原来,这一次陈枫他本以为可以从黑风双煞手中跑掉,所以也没有想过求助别人。火然??? ?文  w?ww.ranwen`org

    但是当他看到孙骁的那一瞬间,他就知道,今天自己想要逃走,绝对是不可能了。

    陈枫甚至早就已经遗忘了有通信玉符的存在,但是他瞬间想到了沈雁冰,于是也立刻就想到了当初送给沈雁冰的通信玉符。

    于是,陈枫立刻就捏碎了通信玉符。

    而沈雁冰知道陈枫处于危险中之后,她也没有贸然前来营救。

    她是一个很聪明的姑娘,知道陈枫=对付不了的敌人,她肯定也对付不了,所以他立刻就去找了正在闭关的龙神侯。

    龙神侯一听自己的得意弟子竟然遇到危险,立刻破关而出,一感应就感应到这边灵气极为异常,所以立刻赶来。

    陈枫和沈雁冰正在说话的时候,忽然砰的一声,孙骁重重地跪在地上,向着龙神侯拼命的磕头。

    他一边磕头一边哀声恳求道:“师尊,师尊,你饶了我这一次吧!”

    “弟子这一次,是一时糊涂,我以后一定再也不敢了!”

    “以后,我一定好好和陈师弟相处,再也不敢这样做了。”

    一边说着,一边痛哭流涕,样子极为的真诚。

    龙神侯看着他,声音淡淡说道:“你觉得我可能还会相信你吗?”

    他看着孙骁,冷冷说道:“孽徒,念在师徒一场的份儿上,我就不动手了,你自己了断吧!”

    孙骁泪眼朦胧,睁大眼睛,看着龙神侯,可怜兮兮哀求说道:“师尊。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我以后保证再也不敢了!”

    龙神侯看了,也是不由得心中一软。

    但是就在这时,孙骁忽然一声暴喝,突然身形暴起,一拳向着龙神侯狠狠的轰了过去。

    龙神侯没有防备,竟是直接被他击中,以龙神侯的实力,竟也是身形微微一晃,脸色一青。

    然后,孙骁向外狂奔,逃跑速度极快,转眼间就跑出去数千米。

    龙神侯此时,却并没有发怒,只是摇头,轻轻叹息,缓缓吐出两个字:“孽障!”

    然后一拳轰出,极为的轻描淡写。

    但是这一拳,竟是直接破开数千米的空间,几乎是在他抬手的同一时间,陈枫就看到,数千米外,孙骁的身体轰的一声,直接炸碎成一片血雾,尸骨无存!

    这个时候,黑白双煞也正好赶到,他们远远地看着这一幕,脸上都是露出极度惊骇之色,惊恐无比的看着龙神侯。

    见到孙骁被轻易轰杀的这一幕,他们毫不犹豫,立刻转身想要逃跑。

    龙神侯微微一笑,轻轻挥出两掌,两人身形剧烈的摇晃了一下,然后一个趔趄,但还是站直了身体,向前跑去,转眼就已经消失。

    陈枫有些惊诧的看着龙神侯,他本以为龙神侯会将这两人留在这里。却没想到龙神侯竟然没有将他们杀死,不知道是龙神侯故意,还是没有这个实力。

    龙神侯看着陈枫,微微一笑,说道:“过一段时间,你就会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陈枫点点头,忽然他感觉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传来,不由得弯腰剧烈的咳嗽起来。

    大口大口的鲜血涌出,身上伤口更是被直接震得裂开,无数鲜血从里面涌了出来。

    原来,陈枫刚才身上的伤势根本就没有止住。

    他这一次受伤,身体几乎可以说是残破了,距离死亡也不过是一步之遥。

    陈枫只觉得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龙神侯走了上来,看着陈枫,片刻之后,眼中露出一抹沉重之色。

    他轻声说道:“陈枫这次受伤极重,连内丹都碎裂了,很难能够救好,而就算是救好,估计也……唉!”

    他叹了口气,说道:“但他是我的弟子,我不会坐视不管,将他带回府中,我会亲自为他细心治疗。”

    听他说完这句话,一直提心吊胆的沈雁冰,才松了口气,忽然跪倒在地,感激说道:“多谢师尊大人!”

    龙神侯摇了摇头,微微笑道:“可能在很多人眼中,我是冷酷无情的,但陈枫他可是我的弟子,我既收他为弟子,无论他如何,哪怕是他变成一个废物,我也会护他一生!”

    说着,他带着陈枫回到龙神侯府。

    而黑白双煞一路狂奔,仓皇之极地回到了宇文家。

    宇文家后花园中,宇文贞正在那里抚琴长歌,她声音清越,充满了一股凛然之气,高雅圣洁无比,丝毫让人无法联想到她其实是一个心狠手辣的魔女。

    见黑白双煞满脸血迹,气喘吁吁的回来,她眉头一挑,心头微有不安,惊声问道:“你们两人怎么了?”

    黑白双煞两人,立刻说道:“龙神侯,龙神侯忽然出现……”

    就当他们刚刚说到龙神侯这三个字的时候,忽然,两人身体嘭的一下,轰然炸开,形成漫天血雾。

    宇文贞面前突然出现这一幕,惊得她一声呼喊,踉踉跄跄,后退几步,花容失色。

    此时她看到,两团血雾在空中凝聚不散,竟是直接聚成了一个人形,峨冠博带,气派非凡,正是龙神侯。

    龙神侯看着他,目光漠然,淡淡说道:“宇文家的小妮子,有些事可以做,有些事不能做。”

    “你,好自为之!”

    说着,啪的一声,血雾直接消散,泼了宇文贞一头一脸,一袭白衣变成血衣。

    宇文贞脸上露出极度骇然之色,砰的一声,坐在地上,失魂落魄,满脸后悔。

    她轻声自语道:“我不该招惹陈枫的,我真不应该招惹陈枫的,竟然把龙神侯给引了出来,这可如何是好?”

    当天晚上,龙神府最深最高之处,那座大殿里面,龙神侯将陈枫轻轻放在自己那张寒玉床之上。

    陈枫伤口本来还在流血,嘴角也不断有鲜血溢出,但是当放在那张寒玉床上之后,顿时,极为浓郁的寒气涌了出来,将陈枫包裹在内。

    陈枫的伤口瞬间都被封住,也不再往外呕血,寒气丝丝渗入陈枫体内。

    陈枫感觉,本来火烧火燎,剧痛无比的身体各处,忽然竟是被一股清凉寒气所包围,让他舒服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