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师姐,重逢!(第三爆)
    陈枫微微一笑,说道:“师尊,我最怕的是看不到任何的希望,现在既然已经知道应该如何去做了,我便会为此而努力。r?an w?e?n w?ww.ranwen`org”

    “你放心就是,我绝对不会辜负你的期待!”

    龙神侯点点头,心中忽然对陈枫生出强烈的自信,他感觉,自己这样关门弟子绝对能够在一个月之后给自己带来莫大的惊喜。

    陈枫立刻赶往炼药师协会,他相信,无论如何,大乘铸魂丹再怎么难找,他也一定能够在炼药师协会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陈枫穿上了他那一套黑色罩袍,遮住头脸。

    从现在开始,他就是冯晨,三品炼药师冯晨,而不再是陈枫。

    陈枫很快就到达了距离炼药师协会还有千余米的地方,他在路边缓缓行走,忽然,他抬头向前看去。

    然后,陈枫的身体凝滞在了哪里,整个人如遭雷击,完全僵住了。

    他唰的一下抬起头来,脸色苍白,但是却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激动。

    瞬间,那苍白之中,便是泛起一阵潮红,陈枫嘴唇颤抖,甚至连身体都在轻微的颤抖。

    他口中轻声呢喃道:“师姐,是你吗?师姐!”

    陈枫之所以如此失态,是因为他看到了前方一个身影,那身影,无比熟悉。

    陈枫一看,立刻就知道,这绝对是韩玉儿。

    这身影,他熟悉无比,多少次午夜梦回,梦见师姐的笑颜,都是让他第二天起来之后,发现自己泪流满面。

    师姐!绝对是师姐!

    此时,那道人影,身穿一袭华美无比的绿色长裙,她站在一座车辇之上,这车辇足足有有五层楼阁一般高大,外面更是修了一圈望台,可以站在望台之上向外观景,透气。

    这何止是一座车辇?根本就是一座移动的宫殿!

    上面到处都是镶嵌着华贵的装饰品,而在车辇旁边,更是有数百名骑乘的妖兽的强大侍卫。

    这个时候,那道淡绿色的身影正在凭栏相望,忽然,她转过身。

    陈枫立刻看清了她的容颜,顿时浑身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正是师姐!

    陈枫失控一般地发出一声惊呼:“师姐,是你吗?师姐!”

    同时,他向前扑去。

    听到这个声音,那个淡绿色的身影立刻一僵,然后看向陈枫。

    当她看清楚陈枫的容颜之后,脸上立刻露出一抹不敢置信的骇然之色,然后下一刻。这股不敢置信就变成了极度的惊喜。

    她脸上露出狂喜,向陈枫狂奔而来,从车辇之下一掠而下,落在地上。

    然后,她重重地扑到陈枫的怀里,拼命的亲吻着陈枫的脸,脸上已然是泪水纵横。

    她一边泪水奔涌,一边大声喊道:“陈枫,是你!是你!”

    陈枫也是热泪盈眶:“师姐,就是我,你没看错,就是我,我是陈枫!”

    两人相拥在一起,抱头痛哭。

    陈枫只感觉自己心中欢喜得似乎要炸开了一般,韩玉儿也是这般,刚才保持着的那高贵仪态全都消失不见,她只想抱着怀中之人,一直天长地久,如此继续下去。

    好一会儿之后,两人方才分开,四目相对,满满的都是柔情蜜意!

    陈枫轻声说着:“师姐,两年了,咱们两个分别整整两年了,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午夜梦回,不知道多少次梦见你的容颜。”

    韩玉儿拼命的点头,泣声说道:“我也是,师弟,我也是!我没有不想念你的时候!”

    两年时间未曾相见,陈枫感觉此时自己恍如梦中一般。

    “师姐,我现在实力已经足够强了,我可以保护你了,从现在开始,我们两个再也不分离!”韩玉儿使劲的点头!

    此时,周围已经有足足上千人围观,看到这一幕,周围不少人脸上都是露出一抹震惊之色。

    “这,这可是烈家大小姐啊,身份尊贵无比,他竟然和这一个普通的,看起来贱民一样的家伙在有了私情?”

    “这烈家大小姐,未免也太胆大了,她这样做,完全就是让烈家颜面尽失,太不把烈家其他人放在眼里了吧?”

    更有不少人,脸上则是露出艳羡之色。

    烈家二小姐容貌绝佳,身份尊贵,而且看起来,她对这个男子如此痴情,得妻如此,当真是夫复何求?

    这个时候,车辇之上一个中年女子缓缓走了出来,她看着陈枫,脸上露出极度阴沉之色。

    这中年女子长相其实颇为秀丽,但是嘴唇很薄,眼角吊了起来,露出一副刻薄之相。

    她抿着嘴唇,看着相拥而泣的陈枫两人,眼中闪过一抹冰冷之色,忽然缓缓开口:“大小姐,咱们现在该回去了,您离开有一阵子了,老爷夫人心里会挂念的。”

    这个声音,尖锐无比,听到这个声音,韩玉儿身体陡然剧烈的哆嗦了一下,眼中露出一抹深深的恐惧。

    她几乎本能一般就想放手,但是忽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一抹决绝之色,一伸手,又重新抓住了陈枫。

    陈枫敏锐地觉察出了什么,他挑了挑眉头,看向韩玉儿,问道:“师姐,后面那个女人是谁?”

    韩玉儿轻轻哆嗦了一下,没有说话。

    看到韩月儿这般做,那名中年女子,脸上更是露出不悦之色,她稍稍提高了音调,声音稍微变得冷了一些:

    “说道,大小姐,你这样做,我会非常不开心的,消息传回去,老爷夫人也会非常不开心!”

    韩玉儿忽然回过头去,看着他,高声喊道:“王嬷嬷,你不要再说了,你们什么时候管过我开心不开心?”

    “你们把我从乾元宗抓回来的时候,有问过我开心不开心吗?让我和师弟分开的时候,有问过我开心不开心吗?你们把我囚禁在府中,让我一个月才出来一次的时候,有问过我开心不开心吗?”

    他的声音越来越高亢,情绪越来越激动。

    而那名被她称为王嬷嬷的女子,嘴角抽搐了两下,但脸色却依旧是非常平静。

    她淡淡说道:“大小姐,今天你的话太多了,请你不要自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