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我就是欺人太甚了!(第五爆)
    “没错,这说明什么?这个少年的实力绝对已经超过了武君境三重四重,那么说来这少年绝非无名之辈,肯定是舞阳城某个天才!”

    那大胡子中年人狼狈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盯着陈枫,脸上露出阴狠之色:“刑子,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我是什么身份,竟然敢叫我掀翻!”

    陈枫神色冰冷,说道:“你刚才差点将这位小姑娘踩死,现在,你滚过来,给她道歉!”

    “什么?”中年人脸上露出不敢置信之色:“你说什么?你让我给她道歉?”

    陈枫冷冷说道:“我让你跪下来,给她道歉!”

    大胡子中年人脸上露出一抹狰狞嗜血之色:“刑子,告诉你,我可是烈焰侯的亲兵!”

    “哦,烈焰侯是吗?”陈枫立刻想起了风如火。?燃文小说   w w?w?.?r?a?n?w?e?n?`o?r?g?

    那大胡子中年人得意洋洋的看着陈枫,傲然说道:“怎么样?怕了吧?怕了的话就赶紧跪下来给我道歉,然后将这个小娘们双手奉上!”

    他舔了舔嘴唇,有些贪婪的说道:“现在才看出来,这小娘们虽然年纪不大,但身段还真是不错,幸亏刚才没将她踩死,要不然多半我现在还会后悔!”

    陈枫盯着他,又是冷冷的重复了一遍:“我让你滚过来给她道歉!”

    “什么?”大胡子中年人一脸不敢置信之色:“你知道我是烈焰侯亲军,竟然还敢这么跟我说话?”

    他冷冷吼道:“刑子,你这是找死,现在你的命已经不是你的了,我想要,随时都可以拿走,你已经彻底得罪我了。”

    陈枫盯着他,忽然伸出三根手指头:“我已经说了三遍了!”

    “事不过三!既然你不肯滚过来道歉,那我只好自己动手了!”

    “什么?你还想跟我动手?”大胡子中年人哈哈大笑,极度不屑:“你以为你会是我的对手?”

    “刑子,你真是狂妄得很啊!”

    周围围观之人也是纷纷发出鄙夷的声音。

    “烈焰侯的亲军,实力最低的也达到武君境,这个少年绝对不是对手。”

    “没错,这少年实在是太狂妄,竟然还敢挑战烈焰侯亲军,唉,毕竟年少不懂事!”

    大胡子中年人傲然说道:“刑子,我可是有武君境四重的实力,刚才被你掀飞,不过是因为猝不及防而已,真要动手,我轻易就可以将你击杀!”

    陈枫一声冷笑:“是吗?”

    中年人喝道:“我现在就斩杀了你!”

    说着,他凌空跃起,手中黑铁长刀出鞘。

    这长刀也是以特殊材质铸造的,极为的坚固,一刀斩出,空气之中,到处都是嗤嗤声,竟是一瞬间出现了无数细小的黑色空间裂缝。

    然后这些黑色空间裂缝,随着长刀,向着陈枫一起落去。

    陈枫若是被碰到的话,直接就会被无数空间裂缝撕裂成千万片,千刀万剐!

    陈枫冷冷一笑,一拳轰出,轰,一声巨响,陈枫的拳头和长刀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一股极其剧烈的空气波荡传来,砰的一声,那大胡子中年人手中的长刀,那空间缝隙,以及那强横的气势一瞬间都被轰得粉碎。

    陈枫这一只拳头似乎透过长空,穿越了强大的气势,直接印在他的胸口之上。

    大胡子中年人发的一声惨叫,一口鲜血狂喷而出重重地摔在地上,胸前骨骼尽数塌陷。

    他惊恐无比的看着陈枫,大声吼道:“你竟然能够将武君境五重的我打赏,刑子你到底是什么样的实力?”

    陈枫脸上露出一抹好笑。

    这还是他没有动用全力,若是想的话,他刚才那一拳直接就可以要了大胡子中年人的命!

    之所以不杀他,是因为留着他还有用。

    陈枫缓缓走过去,那大胡子中年人此时却依旧不害怕,脸上露出非常嚣张狂妄的神色,说道:

    “刑子,你别以为你实力强大,我可是烈焰侯亲军,你要是真敢把我怎么样。烈焰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根本活不过三天!”

    陈枫微笑说道:“哦?是吗?”

    他走上前去,忽然一巴掌狠狠的扇在大胡子中年人的脸上,大胡子中年人脑袋一歪,一口鲜血混合着碎牙喷了出去,发出一声惨叫。

    他瞪着陈枫,满脸怨毒:“好,刑子,我不会饶了你的!”

    “啪!”又是一巴掌。

    他依旧满脸怨毒。

    于是,“啪”,又是一巴掌。

    正正反反,陈枫足足打了几十个大耳刮子,将他一张脸都打成猪头。

    这大胡子中年人脸上终于露出一抹恐惧之色,陈枫下手毫不犹豫,脸色冰冷无比,他忽然意识到这个少年是真的敢杀了他。

    甚至,会这样活生生的将他打死!

    陈枫冷冷道:“还敢不敢嘴硬了?”

    他忍气吞声,感觉屈辱至极说道:“不敢了!”

    陈枫冷冷喝道:“那就滚过去给她道歉!”

    是个大胡子中年人再也不敢违逆陈枫的话,走过去来到那小姑娘身前,跪在地上,砰的一下磕了一个响头,心不甘情不愿的喊道:“刚才差点杀了你,对不住!”

    然后霍然站起身来,盯着陈枫厚道:“可以了吧?”

    陈枫冷冷说道:“道歉哪有只可以一个头的?有没有诚意?”

    大胡子中年人怒道:“你不要欺人太甚!”

    陈枫冷笑道:“我今天就是欺人太甚了!”

    说着,身形一闪来到大胡子中年人旁边,摁着他的脑袋,砰砰砰接连磕了十几个响头,然后才放他站起来。

    大胡子中年人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怨毒,表面装出恭顺的样子:“我现在可以走了吧?”

    陈枫冷冷一笑:“你和他的这笔账算是过去了,但是咱俩的帐还要算呢!”

    “什么意思?”大胡子中年人有种不妙的预感。

    “什么意思?”陈枫冷冷说道:“刚才你一共喊了几次贱民或者刑子,我就打你几拳,不算过分吧?”

    陈枫脸上露出一抹冰冷的笑,忽然一声暴吼,拳头轰出。

    而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一声怒吼:“住手!”

    陈枫听了,身形微微顿了一下,但接着又是继续向前,反而下手更加狠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