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一千六百七十八章 初领悟!寂灭之意!(第一爆)
    大小姐忽然脸色一变,看着陈枫,目光从刚才的温和变成了一片冰冷:“小子,你可别想多了,你不过就是跟着我的一个花奴罢了。??火然文  w?w?w?.?r?a?n?w?e?n?`org”

    “你是奴婢,听到了没有?”

    她特意在‘奴’这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陈枫心中杀意一闪而过:“这世间,能够将我当成奴隶之人,还没出生呢!”

    但是脸上却没有丝毫表露,而是非常恭顺地说道:“是,我知道自己的身份。”

    当天,陈枫就跟着大小姐离开了这里,反正他也没有什么东西好收拾,只要人过去就行。

    寂灭刀门范围广袤,在这片山上足足占据了附近百里方圆,而严格说起来,像是御花殿之类的这种地方其实都是属于外围,包括战兽栏也是。

    真正的内宅,别说是杂役弟子,就算是正式弟子都没有多少能够进入的。

    内宅之中,居住的是许多一代弟子以及非常杰出的二代弟子还有那些长老、太上长老们,及他们的家眷!

    这里非常奢华。一座座宫殿金雕玉砌,掩映在这天边白云之中,宛如仙宫。

    一行人一路里面走去,终于在傍晚时分停下。

    这里已经是寂灭刀门的最深处了,让陈枫诧异的是,原来寂灭刀门的最深处,也就是掌门、掌门夫人以及掌门的子女居住的所在,竟是一片方圆千米左右的大花园。

    花园之中,掩映着不少精致的亭台楼阁。

    玉辇在一座格外精致秀美的楼阁前面停下,这里就是大小姐的居所。

    此时,陈枫已经知道了他的名字,大小姐名为段晚晴!

    段晚晴指了指楼阁旁边大约百米开外的一座小院子,说道:“那座院子,以后便是你的住处了。”

    她忽然微笑着看着陈枫,道:“我要在三个月之内看到三种之前没有见过的奇花异草,若是做不到的话……”

    她指了指旁边的一簇开得格外烂漫的山茶花,轻描淡写说道:“你就会跟你前面的那一任花匠一样,被我埋在这山茶花底下做肥料。”

    她脸上还带着笑,但声音却是一片冰寒。

    陈枫心中一抹阴霾闪过,这女人当真是心地恶毒啊!

    他赶紧故作恭顺地应道:“大小姐,您放心,三个月之内我一定为您办到。”

    段晚晴一声冷哼,转身走进小楼之中。

    陈枫也很快就来到了自己的院落安顿下,院落不大,但是是一个单独的空间。

    陈枫兴奋得几乎要跳起来,有了这个独立的院子之后,他就可以做很多事情了。

    晚上,陈枫躺在床上,还有些不敢置信,自己这么快就已经进入了寂灭刀门的核心,以一种如此简单迅捷的方式,就进入了寂灭刀门的核心位置。

    要知道,就在这里距离自己不足千米之外,便是掌门的居所呀!

    忽然,陈枫感觉到一丝丝不对,他感觉这空气中仿佛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力量。

    陈枫立刻心中一凛,严加戒备,但他很快就发现这种奇怪的力量并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空气中似乎四处都弥散着这种力量,于是陈枫盘膝而坐,小心地释放出自己的力量与之接触。

    刚刚一接触,陈枫就感觉到一股极其浩大的寂灭之意,向着自己体内铺天盖地而来。

    这估寂灭之意,充满了毁灭,绝望,杀戮等等负面情绪,似乎要寂灭一切,毁掉一切!

    这一瞬间,这股力量似乎要将陈枫体内的力量给侵蚀掉,将他的精神给击垮。

    但就在这时。就在陈枫体内力量被这股灰色的寂灭之力不断吞噬的时候,忽然小金刚之力轰的一声爆发,直接将这些力量给驱逐出去。

    陈枫一下子也从略显混沌懵懂的状态之中挣扎了出来!

    他立刻出了一身冷汗,不由暗自庆幸:“这涌动的力量是什么样的力量?刚才竟是要侵入我的体内,将我的力量和精神一起腐蚀掉!”

    陈枫于这一瞬间,心中顿时若有所思:“这股力量,就是寂灭的力量!”

    “所谓寂,便是寂静,让这一切都寂静下来,那不就是将对方给毁了吗?”

    “一切被毁之后,天地万物再无生机,虫鸣兽吼尽数消失,甚至连风都没有,连光都没有,这就是彻底的寂!”

    “毁灭,彻底的毁灭!这就是寂灭!”

    “所谓寂灭之力,便是强横的死寂和毁灭之力!”

    陈枫恍然大悟,竟然在这一瞬间,触摸到了一丝寂灭之意的真谛。

    当然,他并没有得到多么强大的力量,但却已经是领悟到了一丝大道之理!

    陈枫口中轻声呢喃:“寂灭,寂灭,到底怎样才是寂灭?”

    忽然,他披衣而起,他竟然这一瞬间,在刀法之上有所领悟。

    陈枫没有敢动用屠龙刀,他生怕被别人察觉,所以以手做刀,他的手在空中不断划出道道玄奥的弧线,试图通过改变招式来将心中的这一丝寂灭之意给具现出来。

    但很快,陈枫就发现不对:“我这个想法不对,通过改变招式是不对的,而应该改变的是发力的方式。”

    “没错!”

    陈枫忽然攥紧了拳头,脸上露出一抹兴奋之色,说道:“招式不变,力量不变,只需要稍微在发力之上做那么一丝改变,就足以达到这一效果。”

    想到这里,陈枫忽然心中豁然开朗,一片澄澈。

    他右手依旧是划出一道弧线,但是这一次非常缓慢,而且若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这一次右手划出的时候,竟是在不断的颤抖。

    没错,陈枫的右手在不断的震动!

    一开始的时候自然是毫无作用,不过陈枫毫不气馁,他继续练着,从晚上一直练到第二天朝阳初升,还是没有效果。

    陈枫在院子里又练了一天,当晚又练了一夜。

    当第二天太阳初升之时,忽然,陈枫福灵心至,右手震动的频率竟似乎附和着某种天地至理一样。

    陈枫惊喜无比的发现,当他的右手轻轻划过空气的时候,那空气,竟是都变得扭曲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