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一千七百七十一章 赢朝阳!(第三爆)
    而且他的笑容明显是堆出来的,他的神色之中,还带着浓浓的巴结谄媚之色。?燃文小说???? ?? ? w?ww.ranwen`org

    众人看到这一幕,更是几乎要疯了。

    “这玄衣青年到底什么来路?皇帝陛下看到他竟然都要巴结?”

    “这可是皇帝,咱们大秦的皇帝至尊呀,他竟然要巴结这个青年人?”

    众人感觉自己的思想,几乎都要被颠覆了。

    而更颠覆的还在后面,面对大秦皇帝陛下的如此巴结谄媚,这位玄衣青年根本理都不理,他只是回过头来,看向那个小小的倩影。

    忽然,双眼一红,眼泪落下,他抚摸着这小小女孩儿的头发,轻声说道:“紫月,一别经年,你流落在外,受苦了!”

    说到最后三个字的时候,声音已经是带着哭腔!

    而紫月看着他,先是满脸的不敢置信,然后就变成了浓浓的惊喜、欢愉。

    她脸上露出一抹极度的狂喜之色,眼泪不断落下,嘴唇惨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忽然,她重重地扑到这个青年的怀里,高声喊着:“哥哥,哥哥,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众人这才知道,原来,这少女竟然是这玄衣青年的妹妹,而且两人看起来感情极好。

    陈枫看到这一幕也是完全惊呆了,但接着,他脸上就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紫月终于找到她的亲人了。

    “原来这玄衣青年就是紫月的亲人,怪不得过去紫月常说,现在的大秦在她看来什么都不算,这些所谓高手,实力连她的家奴都不如。”

    “果真是如此啊,他的哥哥竟然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如此尊贵的身份!”

    陈枫此时很为紫月而高兴!

    这个时候,大秦皇帝被晾到一边,无人搭理。

    他甚至连一句恼怒的话都不敢说,甚至都不敢退走,只是陪着笑非常尴尬的站在一边。

    紫月和她哥哥两人抱在一起失声痛哭,良久之后,两人心情似乎方才平复下来。

    紫月看着他,颤声说道:“哥哥,你知道吗?我甚至都以为自己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

    她哥哥迎赢朝阳伸手抚摸着她的头发,满脸都是疼爱:“放心吧紫月,哥哥以后一定会看好你的,再也不会让你失散了,再也不会让你在外面受苦了!”

    “你不知道,从五年前,我就离家出外来寻找你,这五年来,我踏遍了数千万里的土地,我在秦国找到了你的气势,那时候,我感应到你在青州,而当时我在舞阳城。”

    “我急速赶往青州,结果没想到,去了青州之后,你的气息又变得飘渺起来,又回去了舞阳城,而当我再回来的时候,发现你的气息又消失了。”

    “于是,我不敢多走,只好在青州和舞阳城之间来回游荡,这一次终于让我寻到了你的气息!”

    紫月泪珠又落了下来:“对不起,哥哥,我以后再也不乱跑了。”

    赢朝阳摸着她的小脑袋,突然,他脸色一变,看向紫月身后的陈枫,声音冰冷说道:“紫月,我刚才感觉到你从他的身体之内出来的,看来你是躲在他体内的。”

    “是他奴役你!是不是?”

    他盯着陈枫,眼中爆出无限杀机。

    紫月慌忙解释道:“不是的,哥哥,绝对不是的,是他救了我!”

    “这些日子若不是陈枫的保护,我早就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遍了!”

    “原来是这样?”赢朝阳看向陈枫的目光,这才稍微变得温和了一些。

    忽然,他看到了紫月看向陈枫的目光,也看到了目光之中那满满的深情厚意和爱恋。

    顿时,他心中一颤,一个可怕的猜想浮现上他的心头:“难不成,妹妹已经对这个人……”

    他仔细看了一下,顿时坚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再联想到刚才自己妹妹竟然为了他而甘愿身死,就确信无疑:“妹妹,竟然喜欢上了他!喜欢上了这个下国之人!”

    “不行,我一定要阻止她,我一定不能让她再这么错下去了!她可是我嬴家的子孙,她可是荒古圣族的后裔!她可是这片大陆之上最最高贵的血脉传承者,她怎能嫁给这么一个下国之人?怎能嫁给一个低贱血脉之人?”

    “别说是陈枫,便是这所谓的什么屠龙三十七国里面血脉最高贵的人,在我们看来,他们的血脉也是低贱的!”

    原来,他们这些世家大族是按照血脉传承来划分地位高低,根本看不起血脉低贱之人。

    更别说陈枫现在甚至血脉不显,因为他前不久刚得到血脉。

    此时,紫月还非常兴奋地拉着赢朝阳向他说道:“哥哥,这就是陈枫。”

    赢朝阳看着陈枫,微笑点头,他没有表现出丝毫高傲的样子了,但是那一股天生的傲意,却是从骨子里透出来,让陈枫非常的不舒服,极为的反感。

    而这一股傲意,其实是赢朝阳故意释放出来的,紫月此时还没有感觉到两人的异常,她兴奋地说道:“哥哥,既然你来了,那么我们就都被救了,陈枫也不用死了!”

    赢朝阳摇了摇头他抓着紫月的肩膀,直接将她拖到一边,沉声说道:“紫月,这是他们大秦国内的事情,咱们不应该干涉,咱们让开!”

    紫月一听这个。顿时急了,她大声叫道:“哥哥,陈枫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呀,你不能不管他!”

    赢朝阳微笑说道:“族中有规定,这些血脉下贱之人的事情,我们不管。”

    紫月急了,尖声叫道:“你不管我管!”

    看来,她从小在家族之中也是那种娇蛮刁钻的脾气,竟是又准备冲向陈枫身前。

    她眼珠鼓溜溜的乱转着,眼中闪过一抹狡猾之色。

    显然,她很清楚,只要她挡在陈枫面前,那么赢朝阳就不可能不管他!

    赢朝阳苦笑一声:“你这点聪明劲儿,也不知道用到正处上,成天就知道对付尊上母上还有我。”

    说着,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将她拖了回来!

    紫月越拼命地挣扎:“你放我过去,你放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