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一千八百八十四章 嘴贱,就要掌嘴!(第二爆)
    而后,此人口中低声嘟囔着:“真是走背运,给这么一个货来送饭!”

    陈枫将红漆食盒打开,顿时目光一缩,眼神变了。ranw?en w?w?w?.ranwen`org

    食盒之中,不过是一碗糙米饭,一碟小咸菜而已,极为的简陋。

    此时陈枫,心中已经是怒意蒸腾。

    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陈枫看着这青衣奴仆,淡淡说道:“只怕,就算是府中奴婢,都比我吃的好吧?这算是什么饭?”

    这青衣奴仆看了陈枫一眼,眼角眉梢中透出的只有两个字,便是:不屑!

    他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说道:“什么叫只怕府中奴婢都比你吃的好?”

    他咯咯笑着,得意说道:“我便是府中奴婢之一,地位也不算高,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便是府中最差的奴婢,每一顿的饭菜也都是高等级的妖兽肉,喝的则是上等美酒,便是城中一般富户,都喝不上。”

    “哈哈,像你这样的普通糙米饭,毫无灵气,连盐都没有放的咸菜,别说府中奴婢了,便是府里养的猪养的牲口都不会吃的!”

    陈枫心中瞬间暴怒,盯着他冷冷说道:“你的意思是,我连牲口都不如了,是吗?”

    “我可没说!”这青衣奴仆戏谑的看了乘风一眼,哈哈笑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他冷哼一声,瞥了陈枫一眼,说道:“爱吃不吃?”

    “你以为你是谁呀?还真把自个当成公子了,不过是一个从外面来的……”

    最后那两个字,他刚要吐出来,但是迎着陈枫那冰冷的目光,却是心中一颤,终归还是咽了下去!

    陈枫深深的吸了口气,他已经怒到了极点,目光冰冷的盯着他,眼中杀机四射,缓缓吐出几个字:“你再说一遍试试?”

    这名青衣奴仆看到陈枫的目光,眼中闪过一抹畏惧,因为陈枫此时真的是非常吓人,他的话宛如从极北之地刮来的冰封一般,几乎让他从头顶一直凉到脚底,甚至连鲜血都被冰封住了。

    他忍不住重重的打了个哆嗦,向后退了两步,有些惊慌的看着陈枫。

    他完全被陈枫给吓住了。

    但是接着,他就暴跳如雷,心中一个声音在回荡:“我怎么能被他吓住?我怎么能被这个刚刚进府的废物吓住?”

    在他眼中,陈枫虽然是少爷,但地位还远远比不上他。

    他脸上立刻又重新露出傲慢之色,刚才的恐惧消失的无影无踪,盯着陈枫,冷哼说道:“再说一遍又如何?我就要说了,你就是一个刚刚进来的小杂种!”

    “你以为你地位很高吗?告诉你,你连我这个奴婢都不如!”

    “便是我这种奴仆下人,也可以踩在你头上拉屎拉尿!”

    陈枫脸色冰冷,一个大耳刮子便是狠狠的扇在他的脸上,直接将他打飞出去几十米,一声惨叫,鲜血混合着几颗碎牙飞了出来。

    “什么?你,你竟敢,你竟敢打我?”这青衣奴仆不敢置信的发出一声尖叫,他捂着嘴,满脸怨毒的看着陈枫,厉声吼叫着。

    在他看来,像是陈枫这种刚被接到府中,什么跟脚都没有的人,是绝对不敢得罪他的,却没想到陈枫竟然真敢动手,而且下手如此之狠。

    陈枫盯着他,冷冷说道:“嘴贱,就该掌嘴!”

    “好!你很好!”他的手指着陈枫:“你可知道,我是七少爷的贴身奴仆魏鹏飞!”

    “七少爷一向最是宠信于我,你敢动我,我一定要让七少爷将杀死!”

    陈枫盯着他,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看来教训还不够!”

    说着,走上前去,又是一个大耳刮子扇出,直接将他满嘴牙齿打碎。

    他一口的血,呜呜着,满脸怨毒的盯着陈枫,然后转身迅速离去。

    “狗仗人势的奴才!”陈枫目光冰冷!

    他知道,魏鹏飞口中的七少爷,想必势力很大,陈枫已经得罪了他,但他不后悔。

    此人竟敢出言辱及自己的母亲,这是陈枫绝对无法忍的。

    陈枫一脚将那红漆食盒踢碎,然后转身进去。

    而片刻之后,一名全身金色战甲,做家将模样的人来到这里,颇为客气的说道:“陈枫陈公子在吗?”

    陈枫走了出来。

    这家将缓声说道:“今日,大将军招集众子女,也请您过去。”

    陈枫点点头,一言不发,随在他身后过去。

    当陈枫来到大殿的时候,大殿之中已经是有着许多人,都是四十岁以下的青年男女,一个个都是衣着滑跑,面色倨傲。

    他们听到外面的动静,立刻将目光投向大殿门口,然后就看到了陈枫,

    顿时,他们脸上都是露出一抹不屑鄙夷之色!

    而其中一人,看向陈枫的目光之中,不但是充满了不屑和蔑视,更是带着一丝凌厉的杀机。

    此人,乃是一名三十岁上下的青年,一袭华贵紫袍,袍服之上,绣有金翅大鹏鸟的一只翅膀,仅仅是一只翅膀而已,但是殿中其它青年男女看向他的目光中,却都是带着一丝敬畏。

    因为,金翅大鹏鸟乃是天元皇朝镇国神兽,能够有资格在袍服上绣有金翅大鹏鸟的权贵不超过十人。

    而同样道理,有资格在衣服上绣有一只金翅大鹏鸟翅膀的,同样也不超过一百人,全部都是各大贵族的权贵子弟!

    此时,在他旁边,跟着一名青衣奴仆,满嘴是血,正是魏鹏飞。

    他满脸怨毒地低声说着什么,一边说,一边向着陈枫指指点点。

    那紫袍青年缓缓点头,而后大步走到陈枫面前。

    他俯视着陈枫,声音冰冷,以一种叱骂般的语气大声说道:“陈枫,是你将魏鹏飞打成这个样子的?”

    陈枫缓缓点头:“没错,是我打的。”

    “哦?是你打的?不错,你还敢承认!”紫袍青年缓缓点头,看向陈枫,忽然微笑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陈枫摇头:“我不知道。”

    紫袍青年淡淡说道:“我是大将军府的七少爷,云天翼!”

    “你好大的狗胆!”云天翼忽然人脸色骤变,瞬间暴怒,一声大吼,手指着陈枫的额头,他额头青筋暴跳,狂怒吼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