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一千八百九十章 跪!(第四爆)
    外面声音又是响了两下,然后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少爷,是我。火?然 ?文? ?  w?w?w?.?r a n?wen`org”

    一听这声音,陈枫立刻放松了下来,这正是童伯的声音。

    而后,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童伯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进来之前他还四处看了看,确定没有人。

    显然,他这一次是有非常隐蔽的事情过来,不然的话不会如此小心翼翼的。

    陈枫有些惊诧的问道:“童伯,您过来是?”

    童伯微笑着将手中拎着的东西拿到陈枫面前,这东西正是一个金丝袋子!

    “这是什么?”陈枫有些惊诧地问道。

    童伯微笑说道:“你打开就知道了。”

    陈枫将金丝袋子打开,一打开,他顿时便是倒吸一口凉气。

    金丝袋子里面,有着璀璨的光芒照耀,耀花陈枫的眼睛!

    “这,这?”陈枫震惊得甚至都说不出话来!

    因为他看到,这袋子里面,竟赫然是足足有上百块玄黄石。

    每一块玄黄石,都是边长三寸,如同黄玉一般晶莹剔透,品质丝毫不弱于他手中的玄黄石。

    陈枫满脸震惊的看着童伯,好半天之后方才回过神来,问道:“童伯,你,你这是?”

    童伯微笑说道:“这一百块玄黄石,是老朽这些年积攒下来的,不多,但是对你总算是有些帮助,你收下吧,好生修炼。”

    陈枫眼中露出浓浓的感激之意,他看着童伯,嘴唇颤抖,似乎想说什么,但是终归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他只是重重地点头,童伯欣慰的看了陈枫一眼,陈枫的心思,他明白!

    两人之间已经不用再说什么感激的话。

    童伯微笑说道:“有朝一日,你实力大进,出人头地,让这府邸之中,所有人都对你刮目相看,为你母亲洗刷冤屈!”

    “那我今日,所作所为就都知足了!”

    陈枫重重点头说道:“童伯,你放心吧,我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的!”

    童伯点点头,压低声音说道:“此事千万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要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我这就赶紧走了。”

    说着,他转身准备离去。

    陈枫送他到门口,而就在两人刚刚打开房门的时候,忽然,陈枫心中涌起一股极其不祥的预感。

    然后下一刻,远处忽然有着一道浓烈之极的白色光柱,狠狠的向着这边照射而来,一瞬间就将里外都照得一片通透。

    陈枫两人甚至都被照得睁不开眼睛了!

    接着,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吃里扒外的东西,果然是你!”

    随着这个声音传来,一股庞大无比的气势向着这边不断接近。

    陈枫一颗心,顿时冰凉无比,越来越沉,如同沉入深渊一样。

    他听出来了,这,正是云破天的声音。

    然后下一刻,纷乱的脚步声不断传来,云破天走在最前面,一袭黑色劲装,气质冷漠,铁血无情。

    在他身后,则是跟着大批大批的护卫。

    云破天看了两人一眼,冷冷喝道:“将他们两人都带走!”

    “是!”金甲护卫如狼似虎的涌了上来。

    童伯已经完全吓呆了,他手足无措,站在那里,脸色煞白,心中涌起绝望之意,都不敢还手。

    一刻钟时间之后,大殿之上。

    此时,大殿之上,灯火通明。

    云破天高居首座,大将军府中所有在的子女,全都在这里。

    下面站着足足数百金甲武士,一个个都是杀气森森!

    而在正中间的,则是童伯。

    他被几个人摁的跪倒在哪里,满脸绝望之色。

    云破天俯下身子,俯视着他,声音森寒如冰:“你可知罪?”

    童伯抬头看着他,眼中满满的都是畏惧,他在大将军府呆了一辈子,他伺候云破天也伺候了一辈子,云破天在他心中,就是如同战神一般的存在。

    他浑身都颤抖起来:“老奴,老奴知错!”

    “知错就好!”云破天冷冷一笑,忽然右手轻轻一弹,顿时,一股强横至极的力道波动而出,重重地击打在童伯的丹田之上。

    轰的一声,童伯的丹田被直接打碎,他发出凄厉的惨叫,摔倒在地,痛苦的挣扎着。

    看到这一幕,陈枫瞬间瞪大了眼睛,他发出大吼,盯着云破天喊道:“你干什么?”

    他根本没想到云破天竟然下此辣手,直接废掉了童伯的修为。

    他本以为,童伯我这次顶多受几句责难而已,没想到,竟然会被废掉武道修为!

    其实,童伯私底下给他玄黄石这件事,根本就没有那么的严重,根本就不是什么吃里扒外的事。

    但是显然,云破天在故意将这件事变得很严重。

    陈枫心中露出一抹凄然之色:“吃里扒外,我是外吗!”

    “我干什么?”云破天盯着陈枫,寒声说道:“这个老东西,竟然敢做出这等事来,废掉修为,你以为就完了吗?”

    “告诉你,我今日要将他斩杀!”

    “什么?杀了童伯?”陈枫听到这句,不敢置信的盯着云破天。

    童伯的惨叫之声也戛然而止,他看着云破天,颤声说道:“大将军,大将军,看在老奴伺候了您一辈子的份上,饶了老奴这一次吧!”

    他知道,云破天言出必践。

    他既然这么说,那就一定做得到。

    “饶了你?”云破天冷笑道:“凭什么?”

    陈枫眼中露出极度悲愤之色,心中恨意滔天。

    若此时,他有力量的话,那么一定要将这些人尽数斩杀。

    但是可惜,陈枫此时,只能攥紧了拳头!

    他,根本就不是云破天的对手,甚至都不是云天翼的对手!

    “我要力量,我要力量!”陈枫心中一个声音在疯狂的吼叫着!

    他咬着牙,仿佛是下了什么决定一样,忽然走到云破天面前,砰的一声,双膝重重地跪倒在他的面前,膝盖直接将石板给撞得粉碎!

    看到这一幕,云破天也是眉头一挑,目光中露出一抹惊异之色!

    而其他那些人,七少爷云天翼,十七少爷云天明等人,脸上则都是露出戏谑之色:“哈哈,陈枫,你竟然跪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