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一千九百零九章 只剩五年阳寿?(第五爆)
    他的脸深深地凹陷了下去,目光之中几乎没有了生机。?  燃?文小? ?说  ? w?w w?.?r?a?n?w?e?n?`org

    整个人的气息非常微弱,柳成益看到这一幕,一生暴吼:“云破天,你他娘的该死!”

    他这一声暴吼,也惊醒了陈枫。

    陈枫本来正在昏迷之中,此时缓缓睁开眼睛,而当他看到柳成益,眼中顿时闪过一抹希望之色。

    他张开嘴轻轻呢喃几句,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柳成益快步走上前去,眉头皱了皱:“竟然是用这种阴毒法门!”

    “不过,这阴毒法门却是根本就难不倒我。”

    说着,他双手攥上那紫金链条,手上光芒涌动,那紫金链条之上,发出阵阵惨叫之声,一阵黑烟骤然冒起。

    黑烟之中,竟似乎有着无数骷髅恶鬼一般。

    这个时候,柳成益一声冷哼,手上光芒转为金色,这金色光芒与那黑色烟雾相接触,瞬间便将那黑色烟雾洇灭于无形,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后,这紫金链条也是变成一条普通的金链,上面再也没有丝毫的异样。

    柳成益轻轻一拽,便是将其拽断,没有了这紫金链条的支撑,陈枫的身体瞬间便是委顿下来,重重地向地上摔去。

    柳成益赶紧将她抱在怀中,他看着陈枫,轻轻叹了口气说道:“陈枫,真是让你受苦了。”

    陈枫看着他,脸上闪过一抹欣慰,然后脑袋一歪,直接晕了过去。

    此时,他终于可以安心的睡去了!

    柳成益抱着陈枫,急速向外掠走。

    这整个大将军府中,除了云破天,谁又能拦得住他?而此时云破天正和呼延广灼恶战。

    柳成益离开大将军府之后,一声长啸。

    那边,呼延广灼立刻听到了,他哈哈大笑,忽然接连轰出几招,逼退了云破天,然后转身向外急速离去,哈哈大笑道:“云破天,老子暂时不跟你玩儿了!”

    说着,身形一闪,迅速离开!

    云破天看着他的背影,神色阴霾无比。

    而后,他似乎然想到了什么一般,迅速向着那石山位置飞去,当来到石山边上,看到那洞开的大铁门,他脸色就变得更加难看了。

    当他进入里面,看到那山洞之中空空如也,顿时脸上的肌肉剧烈的哆嗦着,双拳狠狠的轰击着地面,发出阵阵的大吼:“该死,你们这两个该死的东西,我一定要取了你们的狗命,再将陈枫那个小畜生抓回来,恨恨的折磨!”

    他在这里如同疯了一般,疯狂的发泄着,拳头狠狠地轰击的地面,将这里砸了个稀巴烂。

    忽然,他脸上露出一抹阴冷得意之色,发出一阵呵呵低笑:“你们以为,救走了陈枫就完了,哈哈,那刑子,没几天活头了!”

    陈枫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中一片黑暗,除了那一片深邃到了极点的黑,什么都没有。

    不对,还有就是痛,如同深入骨髓一般的痛。

    那种痛,给陈枫带来极度的绝望,因为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生机在一点一点的流逝。

    速度不快,但却极为的明显。

    陈枫甚至都能算到,自己什么时候最后一丝生机就会流霞空。

    “而到那个时候,我也该死了吧?”陈枫心中自己告诉自己。

    那种当头一刀直接斩杀的死亡,并不是最恐怖的死亡,这种让人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生机在流逝,能够判断出自己什么时候死,但却偏偏无可奈何的死亡,才是最最绝望的!

    而忽然,他感觉自己身上的疼痛开始减弱了。

    到最后,终于消弭于无形,那阴寒刺骨的疼痛变成了浓浓的温暖之意,让自己的身体非常的舒坦。

    接着,他就觉得身体慢慢恢复了生机,也恢复了力量。

    终于,陈枫感觉,自己面前出现了一束光,光越来越是强烈,而在光里面,有两张面庞若隐若现,终于越来越清楚,越来越是清楚……

    陈枫的眼皮轻轻颤抖了一下,终于睁开。

    然后,他的眼睛从迷茫变得清醒,他也终于看清楚了这两张面庞。

    一个,正是柳成益,而另外一个满脸胡子拉碴,脸上很是粗犷,头发乱糟糟的,他却是不认识。

    陈枫看着他们,然后目光微微一瞥,便是惊愕非常。

    原来,这房间他很是熟悉,这正是他当初被带到那被称为老疯子的便宜师父那个院子里面之后,选的那间厢房。

    却没想到,兜兜转转又回来了。

    陈枫心中顿生一股奇妙的感觉,然后陈枫开口了:“我,我怎么会在这里?”

    他说第一个字的时候,声音还非常的艰涩,而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就已经变得非常正常了。

    同时陈枫感觉,光明珠转动,一股极为浓烈的力量在自己丹田涌出,暗金色的力量瞬间流遍全身,这股暗金色的力量让陈枫体内重新焕发了生机。

    他感觉自己已经恢复到了巅峰,和之前没有任何的区别。

    于是,陈枫直接从床上走了下来!

    柳成益微笑说道:“你现在当然是在武动书院!”

    他指了指旁边的大胡子说道:“这位,是疯王呼延广灼,他跟你还有点缘分呢,我当初给你指派的师父就是他。”

    “什么?就是他?”陈枫看了呼延广灼一眼,神色冷漠,面无表情。

    呼延广灼神情也有些尴尬,要知道陈枫落于这种境地,他的责任可是不小。

    柳成益微笑着将着过去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而后说道:“将你带回来之后,我们便给你喂下丹药,治疗你的身体,现在你的身体多半已经恢复正常!”

    “是,我感觉没有什么问题了。”陈枫活动了一下身体,感觉体内到处都是汹涌澎湃的力量,没有丝毫虚弱之感!

    陈枫深深一躬,由衷感激道:“多谢柳长老。”

    然后又看一眼老疯子,老疯子此时看着陈枫,满脸期待,脸上露出的表情简直就是在说:“快叫我师父,快叫我师父!”

    但陈枫最终还是没有如他所愿,陈枫只是淡淡说道:“多谢疯王殿下。”

    但这个称呼显然是让呼延广灼非常的不满,他一瞪眼,刚想训斥陈枫,但接着,也感觉自己根本没有做尽到做师父的义务,没有资格说什么,因此只是悻悻的点点头,没有说话!

    陈枫根本不想认他为师父:“我最危险的时候你在哪里?”

    陈枫笑着说道:“我现在应该是已经完全恢复了,和之前相比没有任何问题了。”

    他此时神色非常轻松,因为陈枫能够感觉到自己伤势已经全部恢复了,没有任何的异样,精神更是极为的饱满,实力恢复到了巅峰。

    老疯子和柳成益两个人对视一眼,目光中都是露出一抹淡淡的忧虑之色。

    陈枫敏锐的察觉到了,立刻问道:“怎么?还有其他问题吗?”

    柳成益轻轻叹了口气道:“陈枫,接下来我说的话,你听了之后不要着急,这个事情是有办法解决的。”

    陈枫听了之后,顿时心中一颤,立刻明白,只怕自己身体之上发生了什么极为可怕的变故。

    而且,这种变故有可能是无法晚回的,要不然的话,柳成益不会这样说。

    他深深吸了口气,平静说道:“您请说。”

    “是这样的,”柳成益轻声说道:“你在被关押在那石山之下的时候,曾经受到灭生之气的侵袭!”

    陈枫缓缓点头:“没错。”

    柳成益接着说道:“那种灭生之气,极为的阴毒,它会渗透入你的体内,像是一把小刀一样,将你的生机一点一点的刮去。”

    “当我赶到的时候,你身体里面的生机几乎已经都被刮走了,而且,”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深深吸了口气,用一种惊悸的目光说道:“最可怕的是,这种灭生之气,它刮走的不止是生机,还有寿命!”

    陈枫听到这里,顿时心中涌起一股极为不祥的预感,他颤声说道:“你的意思是?”

    “没错,”柳成益缓缓说道:“你的寿命,已经只剩下五年了,其他的,都已经被彻底的泯灭,消失掉了!”

    “什么?”陈枫发出不敢置信的惊呼。

    哪怕是他心志极为坚定,哪怕是他向来临危不乱,此时也完全慌了手脚。

    因为他得知,自己竟然只还剩下五年的寿命!

    “五年啊,五年的时间够做什么呢?足够完成自己的那些愿望吗?”

    陈枫心中一个声音在疯狂的吼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