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两千一百九十一章 器魂之书(第一爆)
    陈枫心中有些忧虑,他感觉那一刻似乎逃离了自己的掌控一般,这让他有些担心,但他瞬间就将这担心压了下去。? 火然?文? ??? w?w?w?.?r?a?n w?e?n?`o?r?g

    而后,他回头看向大管事,微笑说道:“大管事,这刀,我还没有付钱,却贸然借用,还望你见谅。”

    大管事哈哈一笑:“陈公子,你仗义出手,替我们兵者兵器行出了气,报了仇,我感激还来不及,又怎么会生气呢?”

    “什么?齐元良死了?”烈阳文瑞霍然站起身来,瞪着眼前的烈阳家族侍卫,发出一声不敢置信的大喊。

    那烈阳家族的侍卫吓得浑身一颤,哆哆嗦嗦说道:“是,是死了。”

    “他今日去挑战陈枫,结果被陈枫一刀斩杀于兵者兵器行之前!”

    “什么?几刀?你说几刀?”烈阳文瑞眼睛眯了起来,里面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那侍卫颤声说道:“一刀。”

    “你确定只用了一刀是吗?”

    “我确定,所有人都看到了!”侍卫说道。

    “好。”烈阳文瑞脸上露出一抹冰冷之色,摆了摆手,示意他退下。

    而后,他脸上的冰冷之色就变成了一丝凝重:“陈枫啊陈枫,我没有想到你的实力进展竟然还挺快,竟然一刀就斩杀了九星武王巅峰高手。”

    但接着,这一丝凝重就变成了浓浓的傲慢和不屑:“不过,那又如何?”

    “我的实力,是你远远无法企及的,你那一刀,只怕拼尽你的全力乐吧?而对我来说,那样的招式,可以发出无数次。”

    “好啊,我盼着你呢,我盼着你现在声名鹊起,我盼着你现在声势显赫,这样,刀叔我踩你就踩得更开心,更舒爽!”

    “毕竟,踩是一个无名之辈,不算本事,踩死一个像你这样的年轻俊杰,才让人心里开心啊!”

    他发出一阵大笑,至于齐元良的死,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此人之薄情冷血,可见一斑!

    陈枫向大管事问道:“大管事,这染血巨刀,到不知道你要卖多少?”

    大管事伸出五根手指,然后又反复了一下。

    陈枫挑了挑眉头,问道:“一百万块玄黄石?”

    大管事微笑说道:“没错。”

    陈枫倒吸口凉气,这一把刀,可就相当于是好几个一品家族的全部家产了。

    不过,这也无法可想,毕竟这种东西,乃是罕见之物,举世奇珍,在整个天元皇朝也绝对不多见!

    他沉吟片刻,说道:“我这里,现在拿不出这么多的闲话,可否用其他东西来抵?”

    “用什么东西?”大管事问道。

    陈枫缓缓说道:“妖丹。”

    “那当然可以。”大管事微笑说道:“我们家族对于妖丹的消耗还是非常大的,现在也正在大量的收这种东西,而若是你能提供高等级的妖丹的话,我还可以为你做抬高一些价格!”

    陈枫微笑道:“价格怎么说?”

    “八星妖王初期妖丹,一枚五万块玄黄石。”

    “八星武王中期妖丹,一枚八万块玄黄石。”

    “八星武王巅峰妖丹,一枚十五万块玄黄石!”

    陈枫点点头,便是将自己这些日子得到的那些妖丹都取了出来。

    大管事算了一下,微笑说道:“一共是一百一十万块玄黄石,要不然这样,那多出来的十万块玄黄石,你也别拿走了,我卖给你一本书吧,算是折价卖给你的。”

    “折价卖给我,还要十万玄黄石?”陈枫挑了挑眉头,饶有兴趣问道:“不知是什么书?”

    大管事神色变得肃然起来,说道:“这本书,乃是我们兵者兵器行历代先祖花费了几万年的时间,走遍大陆各处,编写的一份地图。”

    “这地图上面标出了四十七处有可能出现器魂的地点!”

    “当然,只是有可能,并不敢完全确认,有的甚至乃是道听途说,但想必,这对陈公子您也很有帮助吧?”

    陈枫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眼中露出激动之色。

    这样的一份地图,十万玄黄石卖给自己,那还真是太便宜了。

    陈枫估计,哪怕是卖五十万玄黄石,只怕有些强者也会抢破了头,毕竟这个涉及到器魂啊!

    陈枫立刻说道:“那就多谢大管事了。”

    大管事微笑颔首,然后回密室之中取出一份厚厚的,已然是泛黄的书卷出来,送给陈枫!

    两人又说几句,陈枫便即告辞。

    看着他的背影,大管事心中喟然长叹:“陈枫,我们兵者家族,对不住你,我,对不住你。”

    “那本器魂之术,就当是对你的一个补偿吧!”

    陈枫回到坐忘崖之上,看着手中的染血巨刀,忽然苦笑一声。

    他拍了拍那巨大的刀身:“因为你,我这一下子又变得一穷二白了。”

    陈枫此时也体会到了于战斗之中升级,于战斗之中猎杀妖兽获得财富的甜头。

    要知道,一百万块玄黄石,他过去是绝对拿不出来的,而现在相当于是杀了十几天的妖兽便凑齐了这些!

    陈枫哈哈大笑:“妖丹没了怕什么?再去杀妖兽就是了!”

    而后,陈枫手提染血巨刀来到堤坝之上。

    这已经是兽潮开始的第二十天了,而刚刚来到堤坝之上,陈枫便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对。

    原来此时,堤坝之上竟是四处都是大片大片红褐色的痕迹,看得出来,这里经过刻意的清洗,但是却是洗也洗不掉的。

    因为,这是修士的鲜血,这是无辜者的鲜血。

    洒于石头之上,便仿佛能够深深地熔铸到里面一样!

    陈枫轻声说道:“这代表着,战场已经是从水面上推进到堤坝上来了,堤坝快要受不住了。”

    而此时,陈枫也看到,这里驻守的内院弟子已经是比之前足足少了有三四十人。

    想必,那些人都已然战死了。

    在望江楼之上,之前那支援的十几名真传弟子默然的坐在那里,他们一个个脸色都是非常的难看,身上更是有着多处伤势,甚至有的直接断了胳膊断了腿,甚至是被戳瞎了眼睛!

    可以想见,之前三天的战斗是何等的惨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