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两千二百三十三章 乖孩儿,快叫爹!(第六爆)
    此时,陈枫转过头去,看向烈阳光胜,叶翰学,以及他们身后的那几千名天元皇朝的权贵。?ranwe?n? w?w?w?.?r?a?n?w?en`org

    他微笑着看向众人说道:“各位,刚才那三记耳光,打的你们可还舒爽吗?”

    鸦雀无声,所有人噤若寒蝉,没有一个人说话。

    他们看向陈枫的目光之中,那轻蔑,那不屑,那嘲讽,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恐惧,浓浓的不敢置信,以及到了极点的震惊。

    陈枫的强大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刚才那三个大耳光子,可不是只打在了烈阳文瑞的脸上,同样是重重的打在了他们的脸上。

    终于,许久之后,有人发出惊叹之声:“这陈枫,绝对会像是一颗冉冉初升的太阳一般,照耀整个天元皇朝!”

    有人发出巨大的叹息:“本以为这次烈阳文瑞会踩着他荣耀登顶,却没想到反倒是他踩着烈阳文瑞,在这天元皇朝名声大振呀!”

    一个白发老者长长的吁了口气,以一种梦呓一般的语气说道:“经此一战之后,陈枫将跻身天元皇朝最顶尖年轻强者之列,成为年轻一辈之中最强者之一。”

    “没错!”众人纷纷点头赞叹。

    他们已经完全被陈枫给打服了,现在心中没有一丝一毫轻蔑的念头!

    而这个时候,陈枫忽然看向叶翰学。

    叶翰学刚才盯着陈枫的目光中充满了不屑与怨毒,而此时他的目光里面只剩下了恐惧,以及那一丝丝绝望。

    他身形正往后缩着,想要躲入人群之中,悄悄溜走,只是盼望陈枫不要看到自己。

    而这个时候,他就接触到了陈枫的目光。

    陈枫盯着他,嘴角露出一抹戏谑的表情,忽然扬声喊道:“乖孩儿,你这是要往哪儿跑啊?怎么,不来认认你爹了吗?”

    叶翰学的身形陡然凝滞住了。

    他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感觉羞辱到了极点,而所有人的目光此时也都是落在了他的脸上。

    不知道人群之中谁先发出一声嗤笑之声,然后下一刻,一片哄笑之声便是接连响起。

    人群之中有人起哄一般地大喊道:“叶翰学,你跟人家打赌打输了,可是要管陈枫叫一声爹的,现在赶紧去啊!”

    “哈哈,叶翰学,你是想要违背人伦,连爹都不认了吗?”

    陈枫也是哈哈笑道:“乖孩儿,怎么,忘了刚才说的话了吗?“

    他忽然一声厉喝,脸色变得冰冷无比,手中染血巨刀指向叶翰学:“现在,赶紧滚过来!跪在我面前,乖乖叫爹!”

    “要不然,信不信我一刀斩了你?”

    陈枫这一声厉吼,血煞之气扑面而来,凌厉无比,杀气凶狠之机。

    吓得叶翰学激灵灵的一个哆嗦,他眼中露出极度恐惧之色,他能感觉到陈枫是真的敢杀了他!

    他的实力,也不过就是半部武皇境而已,甚至比烈阳文瑞还要弱一些,他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是陈枫的对手。

    陈枫冷冷说道:“我给你五个呼吸的时间。”

    说罢,他举起五根手指:“五,四……”

    当他数到四的时候,叶翰学的身形缓缓的转了过去,他脸上露出极度羞辱,极度痛苦的神色。

    “三!”

    当陈枫数到三的时候,叶翰学忽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

    “二!”

    当陈枫数到二的时候,轰的一声,他的双膝直接跪倒在地。

    “一!”

    而当陈枫数到一,并且高高举起染血巨刀的时候,叶翰学眼中闪过极度恐惧之色,大声叫道:“爹!”

    他被陈枫直接吓破了胆子,直接叫爹了。

    陈枫仰天大笑,快意之极:“哈哈哈哈,乖孩儿!”

    叶翰学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向着落日峰下疯狂的跑去。

    所有人看着他的背影,都是摇头,露出不屑之色。

    他们都知道,经过今天这件事,叶翰学的名声算是彻底的毁了。

    烈阳光胜一开始都愣住了,当烈阳文瑞被陈枫给击败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已经傻了,呆呆的坐在那里,满脸的不敢置信。

    而直到此时,他似乎方才回过神来,脸上的不敢置信就变成了巨大无比的痛苦,以及浓烈到了极点的愤懑与怨毒。

    他死死的盯着陈枫枫,发出一声非人一般的凄厉吼叫:“小崽子,你竟然敢杀了我儿子?你竟然敢杀我儿子?我一定要宰了你!”

    说着,他身形一闪,便是想要向着陈枫杀去。

    众人脸上都是露出不以为然之色,今日乃是陈枫和烈阳文瑞的约战,是生是死,各安天命。

    烈阳文瑞被杀,他这个做父亲的竟然要出手,当真是有些无耻!

    “烈阳光胜的实力据说已经踏入一星武皇之境,他要杀陈枫的话,轻而易举!”

    “没错,陈枫此时绝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而就在烈阳光胜想要扑入高台之上的时候,忽然一道光芒一闪,直接挡在他的面前,此人一拳轰出。

    砰的一声,两人拳头相交,那道人影立于原地,傲然不动,而烈阳光胜上则是被震得直接退了回去,一屁股重重地坐在椅子之上,将那椅子坐得四分五裂。

    他惊骇看去,只见拦截他的那人正是颜承文。

    他已经神智不清了,怒吼道:“颜承文,你这是什么意思?”

    颜承文看着他,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说道:“我是本次的裁判,而你,竟是要违反规矩,那么我当然不能坐视你肆意妄为!”

    这个时候,颜承文忽然看向他们,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说道:“刚才你们都猜测,我是因为烈阳文瑞来的,其实,并非如此。”

    “这一次,陛下派我来,不是为了烈阳文瑞,而是为了陈枫。”

    这一句话说完,更是像是一个粗暴无比的大耳光,扇在了他们所有人的脸上。

    刚才出言奉承烈阳家族的人,一个个脸色都是难看无比,颜面无光。

    陈枫之前打他们的脸已经打的够响亮,而现在这个耳光又将他们这最后一丝脸面都给扯得不剩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