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两千二百四十章 子媛,心境突破(第六爆)
    “你就是那个号称天元皇朝十大年轻高手的陈枫?”

    陈子媛的哥哥脸上露出极度震惊恐惧之色!

    陈枫微笑说道:“没错,就是我。火?然 ?文? ?  w?w?w?.?r a n?wen`org”

    陈子媛的哥哥脸上露出极度后悔的神色,他悔呀,后悔自己竟然敢得罪陈枫,后果极其严重。

    他看向陈子媛,眼中闪过一抹浓浓的嫉妒之色:“这个小浪蹄子,她竟然在武动书院认识了陈枫?她真是一步登天了啊!”

    “她竟然也不提醒我,害得我落入现在这般境地!”

    明明是他自己极为狂妄,出言得罪陈枫,他现在却都怪到了陈子媛的头上。

    他心中满满的都是怨毒,而脸上却是挤出一抹笑容,看向陈枫,满脸谄媚之色说道:“陈公子,陈公子,我有有眼不识泰山,您放过我,您饶我一命,别跟我一般见识……”

    陈枫看着他,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哦?饶你一面,你觉得饶你一命就那么容易吗?”

    陈子媛的哥哥看向陈子媛,哀求道:“妹妹,你好好给我分说分说,让他饶了我吧!”

    他刚才还对陈子媛颐指气使,而现在则是低声下气,就像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一样。

    陈子媛脸上露出一抹犹豫之色,最终,这犹豫之色,化成了浓浓的无奈。

    她看向陈枫,开口便准备求情。

    而就在这时,陈枫忽然盯着他,一声暴喝:“陈子媛,你还要继续这样下去吧?你还要一辈子都被陈家控制,被这样的人羞辱吗?”

    陈枫说这话的时候,声色俱厉,音量不大,但是那声音却是如同晴空霹雳一般狠狠的劈了下来,落在了陈子媛的心头之上!

    陈枫盯着陈子媛,一字一句说道:“你还要再这样被拘束?再这样痛苦下去吗?”

    陈子媛整个人呆在了那里,她眼睛呆呆的看着陈枫,整个人都完全傻了。

    陈枫也不说话,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盯着她。

    而许久许久之后,陈子媛感觉自己的心中仿佛咔的一声,有什么东西悄然破裂了一般。

    忽然,她眨了眨眼睛,目光之中重新充满了神采,而除了神采之外,更是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她看着陈枫,轻声说道:“是啊,我为什么要这样呢?陈家根本没有把我当人看,我为什么要这样呢?”

    “我从小就受虐待,我母亲更是被我爹给活生生的折磨死了,若不是我天赋觉醒,有了进入武动书院的机会,只怕我在陈家的日子过的会惨不忍睹。”

    “会被他们送去,嫁给一个我根本不喜欢的人,作为陈家对外联姻的工具吧,我为什么还要为他们这样?”

    她轻声自语着,一开始声音很小,很弱,而越到后来则越是高亢,越是激烈。

    最终,仿佛他体内有一股火焰被点燃了一般。

    她高声叫道:“我为何要这样?”

    她看向陈枫,陈枫看到她的眼神,立刻就笑了。

    他看到的是一种解脱顿悟的人生,他知道,陈子媛想通了,一切都想明白了。

    陈子媛低声道:“陈枫大哥,这件事我来解决。”

    陈枫点头:“好。”

    陈子媛便向着她哥哥缓缓走去,她哥哥脸上露出惊恐之色,吼道:“陈子媛!你还愣住干什么?你还不赶紧为我求情?”

    此时,他还没有发现陈子媛的变化,他依旧在厉声呵斥陈子媛。

    而陈子媛却是咯咯一笑,笑声之中充满了凌厉的味道:“哥哥呀哥哥,我的好哥哥,你可还记得吗?”

    “在我十三岁的时候,你见我美貌,有一次便要非礼于我,幸亏我大声尖叫,引来了别人,你才悻悻住手。”

    “而后来,你更是三番几次想要非礼我,直到我进入武动书院,这种情况才有所改观。”

    “之前我都忍了,而现在我决定,我不要忍下去了!”

    她忽然一声尖锐的吼叫,如同女鬼一般,凌厉而又强悍:“今天,我就要将过去的帐跟你好好算一算呀!”

    说着,她身形向前急速一闪,两只手成爪一般,直接抓在了她哥哥的胸膛之上。

    咔的一声,她哥哥一声惨叫,胸膛竟是被活生生的撕开了,露出了里面砰砰乱跳的心脏,露出了里面森白的骨骼。

    她哥哥脸上露出极度恐惧之色,刚才的嚣张全都不见了,哀求道:“你住手,住手,求求你不要杀我!”

    “我倒要看看,你长了一颗什么样的狼心,长了一个什么样的狗肺,竟然做出那般天理难容的事情来!”

    陈子媛咬着牙,轰的一声,将她哥哥直接撕碎了!

    她发出尖锐无比的吼叫,疯狂地撕扯着她哥哥的身体,几乎将其撕成了无数碎片。

    她如同发泄一般的做着这一切,就好像要将过去受的那些痛苦,那些委屈全都发泄出来。

    许久之后,方才身子一软,软倒在地,哀声哭泣着。

    陈枫走到她旁边,轻声低语道:“不要哭了,放心,一切会好的。”

    “离开那里,只会让你失去痛苦,而不会让你失去任何的其他。”

    陈子媛低低嗯了一声,陈枫笑道:“走吧,咱们过去。”

    一行四人便继续向前走着,陈枫回过头去,正巧碰到了韩玉儿的目光。

    韩玉儿促狭地向他挤了挤眼睛,显然他对陈枫是极为相信的,并不会因为陈枫跟其他女人那略有一丝不寻常的亲昵便大吃飞醋。

    往前走了一段,陈枫却又是碰见了一个熟人,竟是阙芊芊。

    阙芊芊不是跟着谁来的,而是自己来的。

    显然,她是有资格得到请帖的,可见她的身份确实也不一般。

    两人说了几句,阙芊芊便是笑道:“我与那红袖楼的月大家,算是有几面之缘,只怕她还记得我的名字,所以才会邀请我来。”

    陈枫知道,她这是谦虚的说法,只怕两人交情还是非浅的。

    很快,几人便是走到了离着红袖楼不过百余米的地方。

    在那里,有几人拦在那儿检查请帖,以免无关人等混上船去。

    陈枫几人刚刚走到那个时候,前面一个身着华袍,身材颇为肥胖的青年刚刚检查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