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两千二百四十一章 摇尾乞怜(第七爆)
    他身旁簇拥着几十名男女仆役,排场极大,显然身份非同寻常。ranw?en w?w?w?.ranwen`org

    他刚刚要走进去,忽然回头看到了陈枫几人。

    陈枫这一行人之中,女子有三个,而且每一个都是容颜绝丽,很是引人注目。

    这胖子眼中立刻色光弥漫,被勾起了兴趣,他呆呆的看着几人,哈喇子几乎都要流下来了。

    而且,他眼睛眨了眨,在陈枫和刀叔脸上转了转,脸上便是露出一抹放心的神色,心中暗自说道:

    “这小子,穿着如此简陋,而且这么年轻,我看着也有点眼生,应该不是城中的权贵子弟,他应该没什么来头,不像是有权势的人。”

    “他旁边那名护卫实力还算不错,可惜在城中我也没有见过。”

    “我没有见过的,那肯定不是城中有数的高手,说明这小子要么汲汲无名,要么就是个外乡人。”

    他嘿嘿一笑,立刻有点动心了:“调戏那几个女子没有任何的风险,因为这小子根本不能把我怎么样!”

    向着,他便是晃晃悠悠地走上前去,没等陈枫拿出请帖来,便满是轻蔑嘲讽的说道:“小子,别装模作样了,就你这穷酸样,怎么可能会有请帖呢!”

    陈枫眉头皱了起来,盯着他一言不发。

    而这胖子色眯眯地看着陈子媛,韩玉儿等人,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说道:“几位大美女,我说,你们也别跟着这小子了。”

    “这小子,一看就没什么实力,地位又低,他连请帖都没有,你看看我……”

    说着,他晃了晃手中的银色的请帖,满是傲然说道:“这可是有数的银色请帖,我可是城中大族赵家的未来家主,你们跟着我进去,极有面子!”

    “哦?赵公子是吗?”陈枫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那么,你可知道我是谁吗?”

    赵公子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哪个耐烦知道你是谁?反正不过是个贱民罢了!”

    陈枫看着他,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只是轻轻吐出四个字:“我是陈枫?”

    “什么陈枫?压根儿就没有听说过!”赵公子脸上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说道:“就是个无名之辈,没有什么实力,也没有什么势力!”

    他不耐烦的说道:“赶紧滚,把这小妞给我留下来!不然连你们一起杀!”

    而在这赵公子身后,那名五六十岁的老管事,在听到陈枫这个名字的时候,脸上却是露出一抹沉思之色。

    而片刻之后,这一抹沉思就变成了浓浓的震惊,然后,则是化作了极度的恐惧。

    他赶紧拽了拽自家少爷的袖子,连连给他使眼色,示意他别再说下去了。

    而赵公子却还沉浸在即将得到美人的欢愉之中,他感觉自己袖子被拽了好几下,不耐烦的瞪着管事说道:“老东西,拽什么拽?”

    见老管事给他连连打眼色,他也不是笨人,老管事压低声音说道:“少爷,他是陈枫!陈枫啊!”

    “什么?陈枫?”此时,他才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般,陡然之间,他发出一声如同被杀的鸡一般的尖叫,指着陈枫说道:“什么,你,你是陈枫?”

    “那个和烈阳大公子决战于落日峰顶的陈枫?”

    陈枫看着他,依旧在笑,只是那笑容极为的冰冷:“若是没有别人的话,那多半就是区区在下了。”

    此时,赵公子的脸色已经是变成了一片惨白,他的身子剧烈的颤抖起来,牙齿打颤,额头之上却有冷汗渗出。

    他看着陈枫,刚才脸上的嚣张已经完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浓浓的恐惧之色。

    他嘴唇哆嗦着,似乎想要说什么,但牙床一直在打架,却是一句话说不出来。

    陈枫嘴角露出一抹冰冷的笑:“刚才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你再重复一遍。”

    赵公子哆哆嗦嗦的说道:“我没说什么,我什么都没有说,你听错了。”

    他旁边的管家也是满脸谄媚的说道:“陈公子,您实力极强,别跟我们一般见识,我们根本就不配和你相提并论,您高抬贵手放过我们。”

    陈枫微笑道:“哦?你们说让我放过你就放过你,你们面子在我这可没有这么大!”

    说着,他目光投向赵公子,嘴角露出一抹冰冷的笑意,右手微微抬起。

    赵公子看到他这个动作,立刻吓得心魂尽丧,扑通一声,竟是直接跪在了地上。

    他想起了陈枫之前的战绩,想起了他的恐怖,他知道陈枫只要是一抬手臂,一出手,就可以将他杀死。

    而他,则是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

    陈枫脸上露出故作诧异的表情,伸手在赵公子肩膀上弹了弹,微笑说道:“赵公子,你这是做什么?”

    “我不过是见你肩膀上有点灰尘,替你弹去而已。”

    赵公子一张脸红得如同猪肝一般,他这就是被陈枫在所有人面前狠狠的打脸。

    但他却不敢多说一句,只是陪着一连声地笑。

    陈枫目光忽然冰冷起来,一个大耳光子狠狠的扇在他的脸上,淡淡问道:“谁是贱民?”

    赵公子被打了这一耳光,却是不敢有任何反抗,更不敢有任何反动的情绪,他颤声道:“我是贱民,我是贱民。”

    陈枫取出一封金色请帖,在他面前亮了亮,微笑说道:“看清楚这是什么了吗?”

    “看清楚了,是金色请帖。”

    “啪!”又是一个大耳光狠狠甩在他的脸上。

    “这金色请帖跟你的银色请帖想必,哪个高一点啊?“

    “当然是您的金色请帖。”赵公子说道。

    陈枫一脚踹出,直接踢在他的心口之上,砰的一声,赵公子被踢出去百米远,狂喷鲜血,摔在地上,惨叫连连。

    但是,他心中却是一片庆幸,他知道,自己的命保住了。

    陈枫冷哼说道:“这次念你初犯,若是下一次再让我碰到,废了你的下面,让你这辈子再也无法调戏女子!”

    赵公子跪在地上,砰砰磕头:“多谢陈公子您大恩大德,多谢陈公子饶我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