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两千二百五十一章 跪下,叫爷爷!(第四爆)
    他狰狞的吼道:“我不相信你还能躲开!”

    陈枫微笑道:“抱歉,我就是能躲开。燃 文小说   w?w?w?.?r?a?n?w?e?n?`o?r?g?”

    整个右边肩膀都是一拧,消失了,那长剑擦着陈枫身体划了过去。

    应鹏池几乎被刺激的快要疯了,发出连连怒吼,长剑刺出。

    这一剑刺出,直接刺向了陈枫的胸口,而陈枫胸口则是陡然间出现了一个大洞,那长剑直接刺到了空处!

    此时,陈枫要杀应鹏池简直易如反掌,但是他依照之前的约定没有任何的主动出手!

    十招,转眼即过。

    应鹏池眼睛血红,怒吼连连,还在向陈枫发动攻击。

    他几乎疯了。

    陈枫目光变冷:“找死!”

    一脚踢出,直接把他踢得筋断骨折,狂喷鲜血,身体飞了出去,砸在地上。

    陈枫微笑说道:“应鹏池,现在,赶紧跪下,叫爷爷!”

    应鹏池咬着牙,一言不发。

    陈枫盯着他,目光逐渐变冷,鼻中发出声音:“嗯?”

    应鹏池浑身重重的一个哆嗦,他现在基本上冷静下来了,立刻意识到,自己和陈枫的差距是何等巨大!

    他不敢再抗,砰地一声,直接跪在地上,颤声道:“孙儿,孙儿见过爷爷。”

    陈枫朗声长笑,快意之极。

    应鹏池没有脸面再留在这里,告辞都没有告诉一句,便铁青着一张脸离开。

    只是他临走时候,那目光中的怨毒代表着今日的事情绝对不会就这么完了。

    不过,陈枫也根本没有将他的记恨放在心上。

    这等人,陈枫根本不屑于理会。

    他微微笑道:“此人已经滚蛋了,现在咱们可以好好喝酒延续。”

    众人都是苦笑:“你这几首诗一出,谁还能吟诗呀?”

    林墨雨此时却颇有些感慨,他忽然举起酒杯来,敬向月大家。

    月大家顿时一惊,说道:“林大学士,这可是不成,哪有您敬我的道理?该当我敬您才对!”

    林墨雨摇摇头,脸上露出一抹真诚之色,说道:“这杯酒不是敬你,而是敬你们红袖楼的。”

    “犹记得,我和夫人第一次相识,便是在五十年前你们红袖楼的曼陀罗花节诗会之上。”

    月大家点点头,说道:“这件事我,曾经听师尊提起。”

    林墨雨脸上露出一抹黯然之色,声音低沉,面容凄苦:“只可惜现在夫人却已离我而去,我们两人已是天人永隔!”

    陈枫看到他这般神情,轻声叹道:“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岗!”

    听闻这句话,林墨雨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的身体呆在了那里,他蓦地抬起头来,眼中有泪水飞溅而出。

    他忽然凌空跃起,如痴如醉,如癫如狂,大喊道:“明月夜,短松岗!”

    “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他整个人就如同疯魔了一般!

    实在是因为,陈枫这句话,切切实实的说到了他的心底最深处。

    忽然,他一声厉啸,如同一把长剑骤然出鞘,竟是在这天空之中泼洒出一路剑法。

    这剑法,凌厉至极,却又带着一丝黯然**,悲伤痛楚之意!

    众人都是看的目眩神迷,纷纷压低声音说道:“这是什么剑法?之前从没见过,也没听过。”

    “看起来,其意境,与刚才那句诗极为的相似。难道说,这是刚才……”

    “这是林大学士因为刚才那三句而悟出来的剑法?”

    这句话一说出来,众人皆惊。

    不过想想,这却是最合理的解释。

    有人感叹说道:“这剑法最起码也达到了天级五品,林大学士当真是境界极高,学究天人呀,随便就能创出如此剑法来。”

    许久之后,林墨雨方才落于地面。

    而他现在情绪似乎比当初疏朗恬淡了不少,一直萦绕在他脸上的那一股郁郁之气,现在似乎也消减了许多。

    他忽然看向陈枫锋,轻声道:“陈枫,今日我积累多年的烦闷痛苦,被你排挤,我心中很是感激,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

    众人都是怦然心动,用充满艳羡的目光看着陈枫。

    这可是当朝翰林院大学士,这可是天元皇朝最顶尖的五个人之一,这可是传说境界最低也达到了二星武皇甚至三星武皇的一位顶级强者呀!

    这样的人一个承诺,是何等之珍贵?

    他们都是看着陈枫,想知道他会提出什么样的要求。

    这个时候,陈枫却是心中一动:“刚才林墨雨忽有领悟,随意创下的一门剑法,竟如此高绝,如此强横,可见此人剑法有多高!”

    “而师姐韩玉儿,她的武器不就是剑吗?”

    他看向林墨雨,然后牵着韩玉儿元的手,走了过来。

    韩玉儿似乎知道陈枫想说什么一般,她脸上神色有些掩不住的激动。

    陈枫微笑说道:“林大学士,我想求您收我师姐为徒。”

    “什么?”收你师姐为徒?”林墨雨于愣住了,没有想到陈枫竟然会提这么一个要求。

    而不光是他,所有人几乎都愣住了,都是没有想到。

    他们都以为,陈枫会替自己求一桩好处,却没想到竟然是替他身边这个女子求的。

    不少人脸上都是露出不理解的神色,要知道,这可是武皇境高手的一桩承诺啊!

    这是何等巨大的好处?

    他却是犹豫都没有,就给了他身旁的那个女子。

    但旁边不少女子脸上却都是露出艳羡之色,心中暗道:“我若有这么一位体贴的如意郎君就好了。”

    陈子媛在旁边看着,心中说不出来的酸楚,而这酸楚之中又带着无比的艳羡。

    她在心中轻声告诫自己:“陈子媛?你这是在想什么呢?”

    “陈枫大哥得此如花美眷,两人如此恩爱,你应该为他高兴才对啊!”

    她心中在不断告诫自己,但是那眼泪就是止不住的簌簌而下。

    林墨雨看向陈枫的目光之中,赞赏之意反而更浓了,从他现在还在怀念他的亡妻就知道他对亡妻感情极为深厚,而陈枫对他旁边的女子如此深情厚意,他自然也是颇为认同。

    他沉吟片刻,说道:“陈枫,我终究乃是一名孤身男子,收你师姐为徒,多有不便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