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两千二百七十七章 深入南荒(第一爆)
    他一转身,直接离去,没有丝毫的犹豫,而他的方向赫然也是向南!

    这里,是一处极为繁华的城镇,位于山边江畔,极为的富庶。?ranwe?n? w?w?w?.?r?a?n?w?en`org

    而更重要的则是,这里乃是沟通南北的要道,要从天元皇城去往南荒,必然会经过此处。

    若是去往别的地方的话,则需要绕路而行,白走很多路程。

    一个老者悄然出现在这城市之中,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挥了挥手,似乎要辨别着空气之中的气味一般。

    而许久之后,他嘴角微微露出一抹笑意,轻声说道:“陈枫,你的气息被我捕捉到了!”

    他微微一笑,绕过城市,继续向南追击而去。

    这座城池距离天元皇城足足有数百万里之遥,而这也是他追击陈枫的第十天了。

    他并没有着急及杀陈枫,而是一点一点的跟着确定他的行踪线索,准备到了南荒之后再行动手!

    因为,他还别有所图。

    一个月之后。

    陈枫望着面前的这茫茫丛林,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

    这里,就是南荒了。

    陈枫此时,站在一条大江之畔。

    这大江宽度,足足有百里,上面烟雾蒸腾,而若是一般武者的话,对面什么情况都看不清楚。

    陈枫却是看得仔仔细细,只见这条江的南岸,便是一片茫茫丛林,这片丛林似乎无边无际一样,不知道有多少大山,上面更是生长着茂密的树木。

    仅仅是隔了一条江,但那边的树木就给人一种极为浓郁的感觉。

    实际上也正是如此,此时,这边的树木还刚刚吐出嫩芽儿,那边的树木已然是一片苍翠,那股绿色浓得几乎已经有点发黑了,抹都抹不开!

    “那里,就是南荒啊!”

    “这条南江河以北,就是天元皇朝的地盘,以南,就是南荒的地盘。”

    而陈枫这一路走来,也是见识到了这些南荒蛮族的凶狠之处。

    在这条江以北千里之内,陈枫没有看到任何人,不对,应该说曾经这里是有过人烟的。

    他一路走来看到了许多废弃的城池、城镇。村落,但是已经没有一个人了。

    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从路过的行商口中,陈枫知道,他们是被南荒的蛮族给杀掉的。

    南荒百族,不计其数,官军围剿,他们便藏于山林之中,官兵一退,他们又重新出来杀戮。

    而且,真正强大的南荒蛮族,都躲藏在蛮荒深处,官兵根本都接触不到。

    官兵不胜其扰,最后干脆将这片土地让出来。

    只是在这片江北千里之外的地方设要塞,南荒蛮族倒也无法再次袭扰了。

    陈枫深深吸了口气:“治好刀叔的希望就在那里。”

    他身形连连闪烁,很快便是跨过这条大江,出现在他面前的是那片如同泼墨一般的森林。

    陈枫大步走了进去。

    这里,是一处小小的村落。

    不,严格说来,应该是一处蛮荒的部落,不过就是千余户,丁口最多也就是四五千而已。

    他们居住在一处小小的河谷之中,河谷长不过几十里,中间一条宽约四五丈的河流,穿山谷而过,村寨就在这个河流的旁边。

    村寨多半都是用竹子建造,看上去颇为的简陋。

    但是却也有例外。

    在这村寨的正中央乃是一处殿堂,高有三层,竟罕见的是用大石巨木建造而成的。

    只是,虽然比别的竹楼要高大许多,但却丝毫不见辉煌大气。

    因为,整个殿堂都是被一种诡异的颜料涂抹成了一片漆黑之色!

    而在殿堂之前,更有两个木头雕刻的图腾柱,上面雕刻着诡异的人像。

    在图腾柱的上面,更是挂着一串骷髅头,这些骷髅头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炮制过,通体漆黑,更是收缩的只有小儿拳头一般大小,看上去恐怖异常。

    此时,一道人影进入了这座村寨。

    他并没有刻意掩饰行踪,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进来。

    事实上,他也不需要刻意掩饰以他的实力,就算是光天化日之下走进了这村,在里面也不会有人能够发现。

    当然,前提是他愿意。

    他一扫眼,便是瞧见了这处殿堂,然后缓缓点头:“没错,就是这里了。”

    此人,自然就是陈枫。

    只是此时他的神色有些狼狈,身上衣衫有些破裂,更是有着几个大大小小的伤口,还未完全愈合。

    陈枫轻声自语道:“我进入南荒以来,走了数百个村寨,每座村寨都是如此!”

    “村寨之中,规模最大,最为华美的建筑,肯定是巫医的住处。”

    “而巫医又是这座村寨之中最为博学之人,太乙地灵雪莲的事情,问他们准没有错。”

    陈枫直接大摇大摆的就走了进去。

    这殿堂之中,有一个老者正盘膝而坐,他身上穿着一件五彩长袍,是用各色禽类的羽毛穿成的,上面还挂着各种乱七八糟的装饰品。

    比如说烧成漆黑的骷髅头,野兽的牙齿脚趾之类的。

    他不知道多久没有洗过澡了,头发结成一绺一绺的,身上散发着一股臭味儿,面目黝黑。

    此时,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面前。

    在他面前是一个火塘,火塘里面似乎在烧着几条毒蛇,这些毒蛇在扭曲翻滚着,口中发出嘶嘶的声音。

    而等着毒蛇被烧到半烂不烂,一片焦黑的时候,这巫医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漆黑的牙齿。

    对于他来说,似乎手中这一团东西是极为美味的食物一样,他馋的口水都流下来了。

    嘿嘿一笑,张开大嘴,就将那团还没有彻底死干净的毒蛇向着自己嘴里塞了过去,然后一通乱嚼。

    血液乱溅。

    许久之后,他长长的叹了口气,脸上满满的都是惬意舒爽之色,似乎吃到了无上的人间美味一样!

    这个时候,旁边一个声音传来:“好吃吗?”

    “什么?”这个巫医吓得差点跳起来。

    不,他一定跳起来了,一蹦三尺高,然后骤然回头看去,便看到一个年轻人此时正站在自己身后,脸上含着笑意看着自己。

    这巫医惊恐的喊道:“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