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两千三百四十一章 也是时候了结了!
    第两千三百四十一章也是时候了结了!

    曲阳大长公主缓缓点头,说道:“颜承文,你率领十名最强的玉昙紫金,跟随陈枫,前去南荒。ranwen w?w w?. r?a?n?w?e na `c?om”

    “你们的职责很简单,那就是保护陈枫的安全,听从陈枫的命令,他的命令就如同我和皇帝陛下的,明白了吗?”

    颜承文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之色,他知道曲阳大长公主很是看重陈枫,却没想到看重到这般地步,连作为皇家侍卫的玉昙紫金卫都舍得给陈枫。

    而且是整整十名。

    要知道,整个天元皇朝的玉昙紫金卫也不过就是百人而已!

    但他还是点头说道:“臣遵命!”

    又说了几句,陈枫便是告辞离开。

    而陈枫离开之后,曲阳大长公主脸上的笑意消失不见了,忽然露出一抹懊恼之色。

    她使劲地拽了拽自己的头发,感觉就像是浑身不得劲儿,浑身难受一样,心里说不出来的别扭。

    忽然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低声骂自己:“曲阳啊曲阳,你怎么就这么不会说话呢?”

    “你刚才与陈枫说的话,对待他和对待其他的下属有什么区别?”

    “这样的话,怎么能够生出亲近之意?”

    曲阳大长公主心中对陈枫魂牵梦绕,一直想要跟陈枫表现出一番亲近了,但是她似乎是生杀予夺执掌大权习惯了,所以说,尽管想表达,却是根本做不到。

    这让她感觉跟陈枫越来越生疏。

    她越想越是气恼,但却毫无办法。

    这种事不是修为高,地位高就能解决的。

    回到大营中之后,陈枫却发现刀叔已经等在那里了。

    他挑了挑眉头问道:“刀叔,你怎么过来了?”

    刀叔最近一直待在坐忘崖,若是没有什么重要事情,他是不会过来的。

    刀叔说道:“小少爷,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陈枫微笑道:“刀叔你请说。”

    刀叔忽然看向陈枫说道:“小少爷,明天就要出征了,此去南荒,凶吉未卜,毕竟要面对的是整个黑水玄蛇部,或许正确来说,应该是整个南荒百族。”

    陈枫点点头说道:“没错!”

    刀叔接着道:“南荒百族,强者不知凡几,兵力更是数亿,是我们的上百倍,就算是我们士兵的单个战斗能力比他们强,但是也架不住对方数量太多。”

    陈枫再次点头:“没错。所以,咱们能够依仗的,就只有咱们的速度,不与他们正面接战,而是不断穿插,不断袭扰,就像是一只在撕咬大象的豹子一样。”

    “就算大象的体型比它大许多倍,但最终,他让大象身上出现无数伤口,这大象也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刀叔说道:“说的是,但是战场之上,到底有什么情况谁也无法预料到,老奴我说句难听的话,有可能这次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陈枫深深吸了口气:“没错,我明白的。”

    他看向刀叔:“刀叔,你到底想说什么?”

    刀叔也不再拐弯抹角的了,他看着陈枫,一字一句说道:“小少爷,你是不是还有一桩恩怨未曾了结?”

    “此次出征之前,要不要将它了结掉?”

    陈枫顿时浑身一震,他立刻就明白刀叔说的恩怨是什么。

    是他和云破天之间的恩怨!

    那已经不能说是恩怨了,应该叫仇恨,浓得化不开,必然有某一人的鲜血来洗刷,才能够解除掉的,深仇大恨!

    陈枫咬着牙,嘴角亦露出一抹冷笑说道:“是啊,他欠我的血债太深,现在是该还回来一点才是!”

    云破天手上沾染的无数鲜血之中,有着许多都是陈枫亲近之人的,更别提他对母亲的那般折磨。

    陈枫是绝对不会饶了他的!

    陈枫霍然站起身来,对刀叔说道:“走,咱们现在就去大将军府!”

    大将军府,此时已然是一片愁云惨淡。

    往日在大将军府下面广场之上等待前来拜访云大将军的各路豪商,各路显贵,各路将军,不计其数。

    甚至能够在下面排起长长的队伍,就算是等上个十天半月,也未必能见大将军一面。

    但他们就算是这样也甘愿,因为云大将军权势显赫。

    云大将军是站在天元皇朝权力最巅峰的人之一,所以门庭极为的热闹,但是当陈枫击杀池盐家族那位三星武皇巅峰强者消息传来的时候,大将军府下面的拜访之人唰的一下便是少了八成。

    而当曲阳大长公主任命陈枫为天武军大将军,统领大军前往南荒的时候,唰的一下,剩下的那两成也走的干干净净。

    现在,整个广场之上,门前冷落鞍马稀,一个等候接见的人都没有。

    甚至,就连广场上那些杂役下人,一个个也都是蔫头蔫脑,无精打采的。

    广场旁边,有几名行人路过,看到这一幕,一个个脸上都是露出幸灾乐祸之色。

    其中一人说道:“大将军府现在跟之前比起来,那真的是天壤之别呀!”

    “原先这广场上的人,黑压压的一大片,现在却是一个都看不到了。”

    “谁说不是呢?”他旁边那人也是笑道:“对了,我还记得,两个月前咱们路过这儿的时候,这里人堆的连广场上都站不下了,只好站到大街上来。”

    旁边的人感叹道:“还真是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

    “活该!”他的同伴不屑的说道:“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还不是怪他自己!”

    “想那陈枫如此天赋绝伦,竟然被他逼得反出了家族,他若是对陈枫好一点,何至于如此?”

    “现在,傻了吧,人家陈枫连三星武皇巅峰就能击杀,就算是云破天也不是他的对手,而且权势更是煊赫无比,直接成为了天武军大将军,年轻一辈之中有几个比得上的!”

    他旁边的人感叹说道:“是啊,陈枫当真是如流星一般崛起,太快了,太强了!”

    “现在他都不用再经营了,也不用在等了,他一个人的实力,一个人的权势就足以压过云破天这么些年的积累!云破天现在根本就比不上陈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