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两千三百六十二章 四缕橙色天地之力!
    第两千三百六十二章四缕橙色天地之力!

    陈枫的话,宛如最为庄重的誓言,响彻天地。?燃文小说???? ?? ? w?ww.ranwena`com

    下一刻,他忽然盘膝而坐,闭上眼睛开始修炼。

    原来,此时,庞大无比的星辰之力依旧沉淀于陈枫的身体之上,让他感觉此时正是自己突破的契机。

    陈枫将金龙戒指里面哪些丹药,那些药材,全部拿了出来,然后开始往自己的嘴里塞,他就像是吃肉喝酒一般的,将这些珍贵无比,几十万块玄黄石都难以买得到一株的药材塞到了自己的嘴里去。

    如同牛嚼牡丹,看起来非常的浪费。

    但实际上,这些药材进入陈枫口中之后,立刻便是化作庞大无比的力量,涌入他的身体各处。

    转瞬之间,陈枫便将这些药材要完全吸收掉。

    若是换作以前的话,这些药材、药丸,化作的力量能够直接将陈枫给撑的活生生炸碎。

    因为,他的身体根本无法在短时间之内吸收如此多的力量。

    但是现在,这些力量刚刚一生出来,陈枫体内的那星辰之力,便立刻洗刷而下,将这些力量全部吸收。

    在陈枫身后,那天地骤然之间波动起来,这些力量从陈枫体内悄然逸散而出,融入到这方天地之中,似乎无穷无尽。

    刀叔等人都是远远退开,不敢打扰了他,甚至就连天武军那些受伤的士卒,都是屏住了呼吸,生怕扰乱了自己的大将军。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些药材药物的力量全部都被陈枫给吸收了,而那些星辰之力也是消耗殆尽。

    下一刻,陈枫身体之后,那一方天地,扭曲颤抖起来。

    然后,这一方天地便是开始变得虚无。

    接着,这一方天地忽然之间化作三缕橙色的天地之力,落入陈枫手心之中。

    陈枫身体之中,那一缕原先就有的橙色天地之力悄然出现。

    四缕天地之力在他的指尖之上不断的游走着,散发着庞大无比的力量!

    陈枫身上的气势也是已经变得极为庞大,比原先还要强出许多。

    这,正是一星武皇的气势!

    陈枫,已然突破到了一星武皇境界。

    颜承文发出一声惊呼:“四缕天地之力,陈枫竟然拥有四缕天地之力,简直是不敢置信呀!”

    “是啊,”旁边的震蒙断了一条手臂,但此时他似乎忘记自己伤势,震惊地张大了嘴巴,颤声说道:

    “别人在一星武皇之境,只拥有一缕天地之力,二星武皇为两缕天地之力,三星武皇才有四缕!”

    “而大将军不但拥有四缕天地之力,而且是橙色天地之力,这就相当于是十六缕青色天地之力啊!”

    “太厉害了,这几乎相当于四星武皇巅峰的境界!”

    陈枫此时,也睁开了眼睛,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握紧了拳头。

    在他丹田之中,一股气流转而出,游走全身,他的肚腹之中发出一声如同洪钟大吕一般的嗡鸣,一直向上。

    最后,浑身都是发出震响,如同有着天地在他的体内震荡一样。

    陈枫握紧拳头,感受到自己身体之中那强大无比的力量,轻声自语道:“我现在,哪怕是面对全盛时期的枯木长老,也足以将他击杀。”

    陈枫现在的实力已经相当于四星武皇巅峰,甚至更高。

    虽然他只有一星武皇的境界,但却堪比枯木长老全盛之时。

    要知道,枯木长老,可是堪称南荒百族第一高手!

    陈枫,现在可以越三级击杀!

    此时,远处,一个高大人影看着远处消散的红色赤海,脸上露出极度惊骇之色。

    此人,正是古塔。

    他奉命前来斩杀陈枫峰,身上杀气腾腾。

    而此时,他身上气势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转身离去。

    很快,来到一处山洞之中,山洞里面,有人正等在那里,见他回来,急切的问道:“古塔大人,怎么样了?”

    “不怎么样。”古塔冷淡道:“回去告诉你主子,我现在不杀陈枫,但迟早,我会把他的头颅给你家主人。”

    那人顿时一愣,问道:“古塔大人,为何不杀他?”

    古塔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冰冷的看了他一眼,直接把此人吓得一个哆嗦,一句话不敢多说。

    古塔冷冷道:“若不是还要让你给你主子传消息,早就把你废了!”

    看着这遍地的尸体,陈枫整个人呆在那里,他踉踉跄跄的在这尸体之间行走着,他在每一具尸体旁边都蹲下来,看着那熟悉的容颜。

    这每一个人,都是跟随他从天元皇城来到南荒的,这每一个人,陈枫都很熟悉,甚至能够叫得上名字。

    他们在一个时辰之前还是鲜活的生命,而此时,则是化作一具具尸体,躺在这里,再也没有了丝毫的生机。

    陈枫心中的悲痛积累到了极点。

    他忽然仰天长啸,啸声里面充满了痛苦与悲伤,还有那无边无际的愤怒。

    他发出凄厉无比的吼叫:“老天爷,为什么要如此对我?”

    “这些都是我的兄弟,是我的兄弟啊!”

    陈枫忽然之间,身子一软,直接跪倒在地,

    他抱着面前的一具尸体,这具尸体,陈枫很清楚是谁的。

    他是邹佳阳,是那个出身贫寒但极有天赋,而且拥有着强大上进心的年轻人,是自己一手从百夫长提拔为万夫长的那位年轻人。

    昨天,他还笑嘻嘻地盛了一碗玄黄白珠米和兽肉拌成的米饭递给自己。

    而现在,他躺在了这里,一动不动。

    陈枫将他抱在怀里,忽然之间,眼眶湿润,泪水涟涟而下。

    陈枫嚎啕大哭,伤心得如同一个孩子。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陈枫痛楚到了极点,他疯狂的捶打着自己的胸膛,哭声喊道:“是我对不起你们,兄弟们,是我对不起你们!”

    “是我陈枫将你们带上了这条死路!”

    在他身后,震蒙默然站立着,他此时也满身血污,左臂都断了一条,凄惨无比。

    他看着陈枫,轻声说道:“大将军,这不怪你,这不怪你啊!”

    陈枫却仿若听不见一般,依旧在那里哭着。